普宁市盘龙阁寺新发现的宗教文献资料及其解读

普宁盘龙阁寺,位于广东普宁市西南面约20公里的梅林镇埔美村,毗邻高埔镇福田村、云落镇古安村,方圆4平方公里。它既是粤东十方名刹之一,又是重点旅游景区,影响也愈来愈大。它创建于晚清,时间不早,但无论作为研究宗教圣地的历史变迁,还是研究内地宗教与海上丝绸的关系等问题,它都是一个引人入胜的个案,具有独特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虽则如此,但相关资料在地方史料记载委实不多,日前发现两项有关寺院前身的重要文献资料,可以填充部分史实空白,予以介绍解读。
   一、《惠来县正堂告示》碑
   此碑现存寺内。碑宽、高为:64cm×154cm (单位下同);落款为光绪二十四年(1898)十二月十日。这是一方有关盘龙阁创建人、缘由以及早期史料的石碑,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盘龙阁被居民占用,“文革”时大破四旧,盘龙阁无人管理修缮,变得颓废不堪,此碑散落在山涧中。1990年光镇法师(1952-2010)住持盘龙阁,主持大规模重建改建工作,1993年因为宣传的需要,邀请揭阳部分学者、艺术家前往参观考察,孙淑彦先生重新发现该碑并提醒法师注意保护[1]。由于时间紧迫,加上石碑字迹模糊,孙淑彦并未全文抄读,仅在其札记文章摘录一小段,并作初步分析。
   现在首次把该碑全文辩识抄录,并加标点发表如下(个别字仍可能有错误)。
   惠来县正堂告示
   钦加同知衔署惠来县事即补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陶为出示严禁事:
   现据生员郑惠章等联名呈称:窃思圣朝自开创以来,劝善之书,须行叠出。而其间最是以重人伦、睦宗族、和乡党、息争讼、隆学校、端士习者,莫如《圣论广训》一书。其说理至明,其感人至捷。虽以历任宪台于五都捐资宣讲,独伊等僻壤幽居,虽城宝(?)远求,谓理义致,迩来乡愚好争好讼,甚至违例犯条,自罹法网。虽曰愚民无知,究由鲜于讲导。兹幸揭邑卢松光先生,平素老成练达,好善乐施。屡在伊等各乡宣圣论,俾山野村夫,颇有获益。现伊等专请卢松光于六楼境内倡建讲堂,名曰盘龙阁,庶几宣讲,知有定处,远近皆得听闻。但恐此处有不肖匪徒以及无知妇女,在讲所杂踏往来,喧哗滋闹,使讲者厌闻,将何以成美举而肃地方?用取佥叩示禁等情到县。据此,除批揭示外,合请出示严禁为批示,仰军民、诸犯人等知悉,皆示之。夜凡遇开讲圣论,务各悉心静听,不得喧哗。兹闻。如有不肖子弟及无知妇女。在讲所哗踏往来。不遵约束。有意故违,定行严究不贷!各宜凛遵,毋违指示。
   右谕通知
   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十日
   二、新发现“小西天”等建筑文献资料
   1、现存盘龙阁寺左侧山头文物资料
   笔者于2017年春节(1月29日)偕家人至盘龙阁寺瞻仰游玩,见盘龙阁寺左侧山头上被削平,约呈圆形,目测面积25×25平方以上,山头平台外围筑有一圈石篱加固,高约一米,说明这块圆形平地原属一处建筑遗址。
   在建筑遗址旁边散落着多个建筑石构件,包括石匾额、石栏楯,石拱门等。
   计有“小西天”石匾额一方,瑞兽石浮雕栏楯三个,石拱门一个。
   其中“小西天”石匾额,宽、高为:165×64;落款左右分别为:“大清光绪壬寅年道铭子卜建”(壬寅年为光绪28年,公元1902年)。“金山砂老越喜捐银六千四圆”。
   瑞兽石浮雕栏楯三个,高宽规格一样,均为165×64。其中一方倒扣地上,无法翻动,无从拍摄抄录;另两方落款,其一“狮子背花瓶”浮雕栏楯,左右落款为:“光绪已亥年道铭子至兴募建”(已亥年为光绪25年公元1899年)。“槟城喜捐银六百四十二元。”
   其二“麒麟”浮雕栏楯,“光绪庚子年道铭子道俗□”(庚子年为光绪26年,公元1900年)。“万里洞喜捐银壹千零八元”。
   石拱门一个。规格165×70。无题款。
   2、盘龙阁寺外及寺内尚存石匾、石刻、石雕像、石香炉等资料
   其中有文字者计有:
   “盘龙阁”石匾一方,132×71;无题款。
   “修真楼(残)”石匾一方(“楼”字残缺,图11),154×62;无题款。
   “行仁义”、“遵道德”石刻二方,143×62;
   石香炉一个,高40 炉沿阴刻“安定炉”。
   以上所列石匾、栏楯、石刻等,当为盘龙阁光绪年间修建时的文物,其中“盘龙阁”即是原有的石匾额。
   三、有关文献的初步解读
   (一)盘龙阁的来历
   盘龙阁所处原地名为龙狮岗,地属梅林镇埔美村,有山有水,高低错落,历来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由梅林镇及其周边云落、高埔、船埔、南阳、大坪、后溪等乡镇构成的南阳山区,位于普宁市西南,惠来县西北,西边与陆河县接壤,占普宁市国土面积十分之四,为普宁客家人世代聚居地。此地原属惠来县管辖,即清雍正《惠来县志》所提到的惠来“五都”(惠来、酉头、大坭、隆井和龙溪都)之一的龙溪都所属“六楼”地区(云落、北溪、高埔、梅田、梅洋、梅林),“六楼”于1950年连同原属陆丰县的大坪镇划归普宁县管辖。
   盘龙阁为揭阳人卢松光所建。此人资料失载,从其姓氏推测他可能来自现揭阳市月城镇一带卢姓村镇。南阳山区历来地处深山,交通闭塞,经济落后,清雍正《惠来县志》称“龙溪都居深山之中,有云落、北溪、高埔、梅田、梅洋、梅林为六楼,抗官法、逋粮租,颇称强悍。”[2]官府为了实行有效管辖,采取了软硬兼施两种手段,一是设立“葵潭巡检司”[3]和“梅林千总”[4],就近防守弹压,二是官宣教化,刊刻条谕,遍加劝戒。与潮汕大部分地区不同的是,南阳山区因地理、交通等问题,直至清光绪年间仍属“僻壤幽居”,化外之乡,乡民“鲜于讲导”,“好争好讼,甚至违例犯条,自罹法网”。经济、文化发展依然滞后,卢松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来到南阳山区宣教的。
   碑中所言“历任宪台”在惠来县各都宣讲《圣论广训》,官方教化效果不错,但龙溪都“六楼”地区效果不彰。雍正年间县令张玿美抵任后就曾单骑进山,“清查保甲,刊刻条谕,遍加劝戒,事事皆从宽政”,但最后还是设立“梅林千总”,派员弹压。“官宣”流于形式化或过于强制性,所以官府想到了“民宣”,由民间宣教人士和乡民进行“亲密接触”,庶几效果更佳。卢松光早年就在他家乡宣教,颇有成效,所以被专请来宣讲《圣论广训》,教化乡民。“圣论广训”是雍正皇帝对康熙十六条圣谕的具体阐释,颁行于雍正二年(1724)。《大清会典》载:“雍正二年,御制《圣谕广训》万言,颁发直省督抚学臣,转行该地方文武各官暨教职衙门,晓谕军民生童人等,通行讲读”①。乾隆以后甚至被颁为士子各级考试内容,无非程朱理学思想教条及其解释,目的是告诉老百姓所谓做人的道理和应遵守的规章制度,实行思想禁锢和道德训戒,以达到“重人伦、睦宗族、和乡党、息争讼、隆学校、端士习”的目的。
   然而,看来卢松光的宣教效果依然不好,碑中提到“不肖匪徒以及无知妇女,在讲所杂踏往来,喧哗滋闹,使讲者厌闻,”乡民并不把宣教“广训”当回事,常常不专心听讲,扰乱讲堂秩序,让宣教无法进行下去,卢松光只好请惠来县令陶祖培[6],以立碑形式宣布讲所纪律,“夜凡遇开讲圣论,务各悉心静听,不得喧哗。兹闻”。这就是此碑的由来。
   官方叙事当然讲得比较好听。碑中的卢松光被称为“先生”,是一热心协助官方进行地方教化的人士,所设立的“盘龙阁”起初似为一座讲所——专门用于宣讲《圣论广训》的场所。实际情况可能不完全是这样。其实,从现在盘龙阁下庵的形制可以看出,如果有意专门民众宣化,阁内应该更为宽敝,类似于学堂校室之类的,但盘龙阁实为单层高阁,分上下两阶,下阶进门为小天井,上阶摆放玄天上帝神龛以供乡民膜拜,阁内昏暗迫狭,除设佛神像供人膜拜外,很难让更多人同坐听讲。坊间文章认为它“最初建为讲堂,宣讲《圣谕广训》,后改为道教场所”。笔者经分析认为,盘龙阁创立的最初性质就是宗教建筑,即用于崇拜玄天上帝的道教道场,也兼为对众宣讲“圣谕广训”。而创始人卢松光的真实身份即为道士。这一点可以在新发现的“小西天”文献资料中得到印证。
   “小西天”三方石刻落款都有“道铭子”字样,时间从光绪25年到28年,道铭子无考。而《惠来县正堂告示》碑落款是光绪24年,其时卢松光健在。笔者为慎重起见,询问盘龙阁门前算卦者得知②,盘龙阁二世祖为卢德海,并无听说道铭子其人;其次,民间口口相传卢松光曾到南洋募化建阁资金,这与“小西天”资料相互印证。故道铭子应为卢松光的道号,卢松光就是道教徒裔,只不过一般人或者不知道其道号而已。而原盘龙阁上庵,原名为“修真楼”,也是道教殿堂,据受访者说,上庵是卢松光做藏经阁以及惩戒信徒之用,信徒如有违规违戒时会被关进修真楼进行面壁思过③。修真楼到文革时已残破不堪,1990年后被拆除,在原址建成现在盘龙阁寺院,残匾“修真楼”被摆放在寺门左侧树下。
   小西天是何种形制的殿堂已无考,从名称推测应供奉佛教神祗。至于道教徒为何供奉佛菩萨则大可不必疑虑,在明清三教高度混融的大势下,正如佛教殿堂供奉道教神祗一样,道教宫观供奉佛菩萨的情况是极为普遍的。
   (二)盘龙阁与海丝之路
   “小西天”石刻资料的发现,其重要性在于为我们提供了本土宗教信仰与海外华人华侨紧密联系的又一个新颖个案。有关本土宗教文明建设与海丝之路关系的课题,此前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本土宗教人士到海外传教,或海外华侨传播和信仰本土宗教的状况,而有关本土宗教人员到海外募化资金的情况较为罕见。小西天的建造,其资金来源非常明确,主要来自海外善信的捐资。三方可见石刻款项分别来自马来西来砂劳越、槟城以及印度尼西亚的万里洞。万里洞即今勿里洞岛。《〈大德南海志〉中东南亚地名考释》“不里东”条称:“又作麻里东、勿里洞、万里洞、麻逸冻、麻叶瓮、麻叶冻,即今印度尼西亚的勿里洞岛”[6]。另一无法翻动的石刻落款不知何处。从捐资所在地上看,三地相隔很远,募资人得多次飘洋过海,其中备极辛苦,可想而知;其次从所募资金数量上看,数量较大,说明募化者卓有成效。三项相加共7654元。1901年米价为每旧石4银圆,也就是每斤2.2分钱。这时期的1块银圆大约折合今人民币70元左右。共约折合今人民币54万元。加上另一方未知石刻中的捐款数,数量会更多。建造一座面积不大的小西天就用了么多钱,这在当时是非常可观的巨款,须知当时在山区的生活成本非常低。而盘龙阁本身建造所需肯定超过此数。惜遍寻阁内阁外,找不到当时建造时的款项及捐资来源的资料。再次,从三地募化到的资金时间看,时间先后不一,这可能未必得卢松光多次下南洋,而是卢松光所到之处采取号召题捐的形式,然后人先回来,待资金募集到后,再统一由某地个人或机构寄回。至于“小西天”匾额右款题为“大清光绪壬寅年道铭子卜建”,不仅为三方石刻纪年最迟,句中且有“卜”字,笔者的理解是小西天建筑真正奠基的建造年。
   盘龙阁及其附属建筑的建造,一方面反映了创建人卢松光筚路蓝缕,呕心沥血,备极艰苦,其宗教信仰之热忱令人敬佩;另一方面,反映了海外华侨对家乡宗教文明建设的重视和支持,其中肯定也包含了功德和慈悲的意识,即藉自己的善举善行而得到本土神佛的庇佑。这从一侧面也说明了本土神明在华人华侨心目中的崇高的信仰地位。
   作为揭阳人的道士卢松光,多年奔走四方,“老成练达”,对东南亚一带华人华侨的生存状态必有一番了解,他之所以到这些地方募化并能取得成效,大致能说明当时这几个地方的潮汕尤其是揭阳华人华侨较多,生存状况总体来说应该不错。这种情况对潮汕华人华侨海外拓殖史的研究或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郑群辉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9年7月30日)
w “潮汕文化传播基地麦微纯潮州歌册工作室 ”挂牌
w 研究中心举行“灯谜进校园工作座谈会”
w 研究中心“潮州歌册培训基地”在海棠中学举办开班仪式
w 同平中学、红桥三小、鮀东小学等研究中心潮汕文化传播基地恢复灯谜教育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20年会工作报告
w 善堂跟进汕头埠——以汕头诚敬善社为例
w 潮汕善堂闪烁着的爱国主义光辉
w 儒学在萧氏四序堂
w 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w 认祖归宗的“寻根指南”——回眸潮州古民居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 第二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汕歌册)1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4期
w 《侨批文化》第31期
w 《侨批文化》第30期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0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8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