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许颖何时任达濠营游击

达濠岛为牛田洋上最大的岛屿,扼守榕江出海口,古代为潮阳、澄海边界,由于远离棉城统治,历来为海盗侵扰、安插之地。直到康熙十九年清廷击败丘辉后,于康熙二十年“置达濠营堡在招收都马滘赤沙埔,设副将一员,管辖中左右三营,经制兵三千名”,加强了中央王朝对达濠岛的控制,海岛社会秩序逐渐恢复,社会经济迅速发展。曾任达濠营游击的福建漳州海澄人许颖对达濠社会秩序的恢复做出重要的贡献,得到达濠百姓的爱戴,并为他修建“许公生祠”。但由于清代地方志没有详细记载许颖任职达濠营游击的具体时间,且民间流传其曾参与修建达濠城,使得人们对他的任职时间更加迷惑。本文依据相关史料对许颖任职达濠营游击时间进行简单的梳理,与专家商榷。
  
   首先,嘉庆版《潮阳县志》卷十三•武职中记载“达濠游击:许颖,福建海澄人,康熙四十三年任”。光绪版《潮阳县志》根据嘉庆版的记载也同样写着“康熙四十三年任”。实际上,康熙十九年清政府击败久据达濠的邱辉,收复达濠岛,并于康熙二十年置达濠营,设副将一员。当时为了平定台湾郑氏武装势力,达濠营统辖的三营官兵竟达三千人之多。到康熙二十三年台湾平定,遂裁达濠恊副将改设游击一员。到了康熙四十三年又改达濠游击为守备。如若许颖真是康熙四十三年任职达濠营,那么应该是达濠守备而非游击。且康熙版《潮阳县志》成书于康熙二十六年,该志中已经明确写明许颖任职于达濠营游击一职。因此许颖开始任职于达濠游击一职应在康熙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之间,嘉庆和光绪版的《潮阳县志》所载时间有误。
  
   第二,据修纂于雍正七年的《高阳圭海许氏世谱》卷二记载,“汝绪公讳颖号锐庵……康熙二十三年(1684)奉旨以左都督管广东达濠营参将事,诰授荣禄大夫。”因为许颖是康熙二十三年任职于达濠营,所以康熙版《潮阳县志》记载其职务为达濠营游击,符合达濠营建制的演变。
  
   第三,根据乾隆版《海澄县志》卷十记载,“许颖,海澄七都人,管闽粤南澳镇达濠营游击事,特授荣禄大夫,左都督。时海岛新复,抚之以恩,民安而颂之。”从《海澄县志》可以看出,许颖任达濠游击一职,且就任职时值“海岛新复”。也就是说,许颖任达濠营游击的时间与康熙十九年清政府收复达濠岛的时间距离应该不远,绝不是康熙四十三年,康熙二十三年更为合理。这也说明了修纂于雍正七年的《高阳圭海许氏世谱》关于许颖生平的时间记载较为可信。
  
   综上所论,可以推断许颖开始任达濠营游击时间应该是在康熙二十三年,嘉庆版和光绪版所载的时间“康熙四十三年”应该是二十三年的笔误。另外根据《高阳圭海许氏世谱》中记载“汝绪公讳颖号锐庵……以年老,于丙子(康熙三十五年)解组归乡……卒于清康熙癸未 (四十二年)。”可推断,许颖任达濠营游击一职的时间是从康熙二十三年到康熙三十五年,并于康熙四十二年去世。所以,嘉庆版《潮阳县志》所载“康熙四十三年”是不可能的。而康熙五十六年修建达濠城时,许颖不仅已经离开达濠营,且已不在人世了,根本就不可能参与达濠城的建设。
  
   □陈爱辉
   摘自2017.07.16《汕头特区晚报》
  
(发表日期:2017年7月25日)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采访拍摄
w 中央电视台《海在城中央》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2017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立项公告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学委会召开工作会议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榕城祠堂览胜》浅说
w 汕头大埔会馆因何成为 南昌起义部队临时指挥部
w 上社王公惊猪头 江东老爷惊麦包
w 古寺今犹在 “留桌”传佳话——澄海董坑村资福寺寻踪
w 潮阳凤山乡民众 抗击敌寇载史册
w 从南海观音碑刻到天后庙见证——濠江:海丝之路的重要节点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w 《瞻六堂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