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新加坡著名潮籍侨领陈振贤

陈振贤字少铭,号即我,祖籍潮安彩塘镇金砂陈村。他的祖父陈旭年,是19世纪新加坡、柔佛的著名港主、富商和侨领。他的父亲陈金藩,清光绪年间曾任江西南康知府,颇有清正声誉。光绪二十年(1894),陈振贤在江西南康出生,少时聪敏好学,青年时就读于汕头普益社英文商业学校,毕业后仍手不释卷,因此中、英文基础知识皆好。上世纪初年,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在海内外各地蓬勃开展,陈振贤心怀爱国进步思想,当时对清朝政府政治腐败和丧权辱国的行径十分不满,毅然参加中国同盟会,积极从事民主革命活动。到了1926年,当他32岁的时候,为了继承祖业,携家眷前往新加坡,管理和经营其祖父遗下的商行和房产等,从此定居新加坡,经过数十年的奋斗,崛起成为新加坡著名的潮籍侨领,业绩十分显著。
   众望所归成为新加坡著名的潮籍侨领
   陈振贤到新加坡后,专心管理和经营其祖父在那里创设的数间商行,以及一些房地产等。他广泛结交当地各界人士,暇时以诗书丝竹自娱。至1935年,陈氏出任新加坡四海通银行司理,积极协助该银行董事长李伟南(祖籍澄海)拓展金融业务,充分发挥其经营才能,在当时新加坡商界和金融界中颇有声望。1937~1942年,陈振贤众望所归,先后被推选为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副总理、总理,同时兼任新加坡潮人信托慈善机构义安公司副总理、总理,1937年还被推选担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第二十一届会长,成为近代新加坡一位著名的潮籍侨领。
   爱国爱乡积极支持祖国军民抗击日寇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以后,日本军国主义加紧侵略中国。在此民族危难之际,海外广大侨胞与国内爱国军民同仇敌忾,掀起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运动。当时,陈振贤担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他怀着热爱祖国的深厚思想感情,振臂高呼,发起组建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伤兵难民委员会(简称新加坡筹赈会,或星华筹赈会),发动广大侨胞捐款支援祖国抗战。因当时海峡殖民地当局不准许华侨有公开的筹助祖国战时经费的活动,华侨捐款支援祖国抗战只能以筹款救济国内战区伤兵难民慈善活动的名义开展。在陈振贤和中华总商会诸同仁的共同努力下,筹赈工作取得很大的成效。其中新加坡潮籍侨胞就捐款国币35万元,同时还购买救国公债国币65万元,并代新加坡潮人文艺团体余娱儒乐社义演售票得国币4万多元①。以上款项,全部作为捐款汇至国内,支援祖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
   1937~1938年,陈振贤还担任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副总理,他与该会馆诸同仁向马来亚潮州公会联合会(简称马潮联会)建议,征集潮籍乡亲的饭干寄往潮汕助赈,此建议获得马潮联会通过。结果,由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负担运输经费,把先后三次从马来亚各地潮籍乡亲征集到的饭干共262包,运至汕头存心善堂,并委托该善堂代向潮汕各地饥民施赈。
   1938年10月,在新加坡著名侨领陈嘉庚(祖籍福建)等的积极筹备下,南洋各属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在新加坡成立,立即发动南洋各地侨胞积极捐款支援祖国抗战。陈振贤于1939~1940年担任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总理和南侨总会执委,他与诸同仁积极响应南侨总会的号召,发动当地潮籍侨胞踊跃义捐,义捐的项目有特别捐、月捐、“七•七”捐、“九•一八”捐、寒衣捐等。陈氏自已带头捐款,达叻币10万元以上。至1940年,共募得捐款叻币47万余元,全部汇至国内支援祖国军民抗战。与此同时,陈振贤还发动潮籍侨胞捐款,供购买汽车支援祖国西南交通运输线运载抗日物资之用。
   多才多艺受到当地各界人士赞扬
   陈振贤博学多能,诗文、戏剧和医术等,均爱好或擅长。他在工作之余,常很有兴趣地参加文艺活动和义务诊病,受到居住地各界人士的热烈赞扬。
   他先后担任新加坡潮人文化娱乐团体醉花林俱乐部总理和潮人文艺团体余娱儒乐社总理,多次捐资加强这两个团体的建设,积极发动潮籍侨胞参加文化娱乐活动。他喜欢文学创作,并乐于与著名作家、诗人交往,还曾欣然与他们相互吟诗。1938年,新加坡报业机构特邀当时中国著名作家、诗人郁达夫前往新加坡,担任《星洲日报》和《星洲晚报》的副刊编辑。1940年12月的一天,陈振贤等潮籍侨领高兴地邀请郁达夫到醉花林俱乐部一起欢宴。宴会期间,宾主共同欢聚畅谈,频频举杯互相祝贺,兴高采烈地品尝潮州美食。欢宴之后,当他们移步至醉花林俱乐部前厅品尝潮州工夫茶时,陈振贤高兴地献出他撰写的一首七言律诗,送给郁达夫,并恭敬地向郁达夫说:“郁先生,不才献丑,大胆班门弄斧,请多多赐教。”陈诗曰:
   中年时有采薪忧,入洛机云未与游。
   执笔虽然两月旦,论文同是一春秋。
   诗传杜甫吟方好,檄诵陈琳疾自瘳。
   思欲双沾时雨化,春风②许坐庭阶否?
   陈氏此诗,显现了他对当时郁达夫的思想和心境十分了解。他赞扬郁达夫到新加坡担任《星洲日报》和《星洲晚报》副刊编辑以后所发表的诗文,与在国内发表的作品一样,很受读者的欢迎。陈氏在诗中以人们喜欢唐代大诗人杜甫诗篇饱含现实主义精神,以及东汉末年文学家陈琳所作檄文很激动人心的事例,赞扬郁达夫的诗文具有杜甫、陈琳作品的风格,对读者很有感染力。在诗的末尾,陈振贤以“思欲双沾时雨化,春风许坐庭阶否?”之句,诚挚地询问郁达夫先生:“你想以诗文激发人们抗日救国,但此时国内的最高统治者能容许给你一定的社会地位吗?”以此表达他对郁先生当时处境的十分同情。陈诗用典贴切,音韵和谐,寓意深刻,堪称佳作。
   郁达夫亲手接过陈诗,微笑吟诵,稍加推敲,便执笔奉和。当时,在他面前一杯茶尚温热的一瞬间,他即写成一律诗。其诗云:
   百岁常怀千载忧,干戈扰攘我西游。
   叨蒙宾主东南美,却爱园林草木秋。
   去国羁臣伤独乐,梳翎病鹤望全瘳。
   穷来欲问朝中贵,亦识流亡疾苦否?
   中国抗战初期,国民党统治集团执行消极妥协政策,郁达夫与国内其他爱国进步文化人一样,针砭国是,动辄得咎,甚至备受迫害。他当时离开祖国到达新加坡,借酒和诗,发泄胸中块垒,乃是必然之事。郁诗声韵铿锵,词藻优美,博得在场众人赞赏。
   陈振贤对汉剧(外江戏)有深刻研究,尤其是他时常在一些汉剧剧目中扮演红净角色登台表演,唱做俱佳,很受观众欢迎。1926年8月26日至28日,新加坡余娱儒乐社为纪念孔子诞辰和庆祝该儒乐社成立14周年,一连3晚在华丰园公演汉剧,陈氏在《探瞧楼》和《进寒宫》两出汉剧中,扮演红净角色,唯妙唯肖,博得全场观众喝彩。1936年8月,余娱儒乐社为庆祝该儒乐社成立24周年,在新加坡大世界游艺场公演汉剧,陈振贤不仅登台扮演《征北海》的红净角色,而且在扮演完毕后,还到后台为其他戏目的表演拉弦司乐。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他曾被海外一些唱片公司邀请灌唱汉剧戏曲片,其中有《探瞧楼》、《云台山》等唱段,音调清晰宏亮,十分悦耳。他在所灌唱的戏曲片上,署名“即我”,其后还以此名作为己号。
   精心研究医术,长期当一名业余义务医生,这是陈振贤多才多艺和高尚品格的又一种表现,他长期利用业余时间,涉猎许多医学典籍,请教一些名老中医,并重视搜集和研究民间验方秘方,使自己精通岐黄之术。他在居住地为邻居、朋友义务诊治疾病20多年,虽然自己事务繁忙,但他乐此不疲,对来请他诊病者,不分贫富,一律不拒。对贫穷而无钱购药者,他还施以药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两广监察使刘侯武(潮阳人)前往新加坡治病,陈振贤精心为之治愈。刘侯武因此特书赠他“国医称圣手,仁术依天心”一联,表示对陈氏的谢忱。
   老当益壮继续为当地潮人社团作贡献
   从1947年起,陈振贤因年岁关系,基本上不再担任当地潮人社团和华人团体的主要领导职务,但他从1947~1976年即他54岁至83岁期间,仍被推举担任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董事、副总理或名誉总理,继续为维护当地潮籍乡亲的合法权益,以及潮人公益慈善事业而作出积极贡献,他丝毫不以老辈或老资格自居,而是诚心诚意帮助潮州八邑会馆新辈领导人搞好工作,很受新辈人士的尊敬。
   新加坡醉花林俱乐部,虽然是当地潮人的文化娱乐团体,但它与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和潮人信托慈善机构义安公司,皆有密切的关系,当地潮籍侨领大多担任和兼任这几个机构的主要职衔。新加坡潮人社团的重要工作和重要活动,十之八九是由当地潮籍新老侨领假座醉花林俱乐部,经过充分商议形成初步方案以后,才提交各潮人社团的领导机构讨论决定的。陈振贤曾担任醉花林俱乐部总理,他退居二线以后,还时常参与当地潮籍新老侨领假座醉花林俱乐部共商潮人社团重要工作或活动的初步方案,继续为当地潮人社团的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1948年,醉花林俱乐部经过修葺和整理,重新恢复活动,陈振贤感到无比高兴,特撰写《重兴醉花林俱乐部记》,表示热烈祝贺。他在此文中高度赞扬该俱乐部“集同侨之英才,执商界之牛耳,捐资救国,筹款赈灾,凡公益事业,各尽其力量而行之,所以国内外人士,无不知有醉花林者也。”③他在文中还愤怒痛斥日寇侵占新加坡期间百般肆虐其中包括毁坏醉花林俱乐部的罪行,欢庆抗战胜利后醉花林俱乐部重兴的盛事,指出“日寇自作孽不可活,行不义必自毙。突然霹雳一声,联军胜利,纳粹败北,敌寇投降,星洲光复,遍地欢呼,普天同庆,而醉花林俱乐部乘时重兴也。”“同人咸集,旧雨新欢,一堂济济,其中之乐,非笔墨所能形容也。”④以上可以窥见,陈振贤爱国爱乡和融入居住地社会的思想感情,是何等浓厚啊!
   1976年,陈振贤在新加坡不幸病逝,终年83岁。他一生爱国爱乡,积极支持祖国抗击日寇,多才多艺,胸襟阔达,乐意助人,为居住地和潮人社团作出许多贡献的业绩,一直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赞扬和深切怀念。
  
  
   □杨群熙
  
(发表日期:2017年8月9日)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采访拍摄
w 中央电视台《海在城中央》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2017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立项公告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学委会召开工作会议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榕城祠堂览胜》浅说
w 汕头大埔会馆因何成为 南昌起义部队临时指挥部
w 上社王公惊猪头 江东老爷惊麦包
w 古寺今犹在 “留桌”传佳话——澄海董坑村资福寺寻踪
w 潮阳凤山乡民众 抗击敌寇载史册
w 从南海观音碑刻到天后庙见证——濠江:海丝之路的重要节点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w 《瞻六堂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