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聿怀的成长血肉相连——怀念潮汕知名老校长陈泽霖

汕头聿怀中学始创于1877年(前清光绪二年),她经历百余载风雨沧桑在漫长的历史途程上艰苦跋涉,奋发图强、终于带着盛誉和业绩,即将迎来125周年的校庆。陈泽霖与聿怀的成长血肉相连。陈泽霖的一生,与聿怀和国家民族同一命运。
   1891年,陈泽霖出生于广东省普宁县陈厝寨。先祖是农民家庭,父亲是医生,基督教传道者,1898年到汕头聿怀学校高小就读,毕业后升上华英中学(后改名南强中学,1927年收归国有,又改名汕头第一中学)。1912年,陈泽霖在华英的大学预科班毕业,被学校评定品学兼优,聘任留校任教。1917年,考上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回汕头任华英中学学监,主管教学业务。历时六年。1925年转到私立大中中学任教。1929年,被中华基督教岭东大会汕头区会聘为聿怀中学校长。是时,聿怀在赶跑洋校长华河力之后,已停办了十年之久。陈泽霖肩负在百孔千疮一片废墟上复校的重任。自此.汕头市开启了由中国人自己办教会学校的一代新风。陈泽霖不负众望,凝聚全校教职员工的心志、奋斗拼搏,苦心经营、把一所简陋破烂、规模很小的初级中学,逐步改造成政府立案的完全中学。1937年,学生人数已达695人。校舍已扩建了西楼教学区,又建了图书馆、博物馆、基金宿舍和“乙初堂”。陈泽霖用他的心血、毅力和才能,在他担任校长以后短暂的八年中、使聿怀复苏并迅速茁壮成长。学校喜得了社会公认的好声誉,他自己也逐渐在社会上树立了一位令人尊敬的教育家形象。这时候陈泽霖年届46岁,年富力强,风华正茂,他表示将一辈子献身于教育事业、为社会为祖国培养有用人才。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泽霖凭一股对这所与他血肉相连的学校的热爱,设法迁校到揭阳县五经富乡复课,艰难困苦度过了八年抗战。日寇投降后,复员回汕。这时,学校全部校舍和设备破坏怠尽,满目疮痍,不忍目睹。摆在陈泽霖校长面前的,是又一次劫难之后百废待兴的局面,以及与一切困难作斗争的艰巨任务。经过一番艰苦奋斗和锐意整顿之后,学校才逐步恢复元气,步上正轨。尔后又有了新的发展:“在校学生,数逾千人,规模之大,冠于岭左”(聿怀校史记载)。1945年10月,陈泽霖到英国考察教育,尔后又到美国进入沙特士洲大学攻读教育专业。
   在美国留学时,陈泽霖就地考察了美国办大学的经验,常常把他的见闻和学习心得写信给聿怀师生,鼓励大家朝着办大学的目标努力工作、奋发学习。校刊编者把他来信用《纽约来鸿》作为标题发表。他在信中提到潮汕地区急需医务人才,潮汕也具备大学所需的医科师资力量,可就地取“才”,因而建议第一步先办岭东医学院,第二步筹办岭东大学。
   B正当陈泽霖在美国留学,筹谋办大学之事,不料他夫人在家乡病危,1949年秋,他匆促从海外归来了。这时候,人民解放战争已把蒋介石四大家族在整个大陆的反动统治打垮,汕头市正面临解放的前夕。
   1949年10月24日,汕头市解放了。陈泽霖兴奋地带领学校师生到郊区欢迎“解放军入城”。1949年11月,他欣然接受人民政府的委任,继续担任聿怀中学校长一职。
   为加强对教会学校的领导,1950年秋,市委调动我从海滨(华侨)中学到聿怀工作,但还需要学校发出一纸红色聘书,名义上是聿怀中学校长陈泽霖联同聿怀董事会会长郑少怀两人签名,聘请我到校工作的。老校长为人慈祥和蔼,做事认真谨慎,他热情接待了我,一见面便坦诚表示要我助他一臂之力,共同把这所在粤东地区既有悠长历史又有社会声誉的名校继续办好。
   作为聿怀人,难忘聿怀事。从1950年到1953年虽说仅仅短暂的三个年头,但回忆起在聿怀工作的一千个日日夜夜,心中仿佛装着满满一千个故事,说不尽,道不完。许许多多往事烙印在我脑里,很深很深,忘却不了。在莘莘学子中,有不少人长久以来仍然与我保持着密切联系,既是师生情,又是友情和亲情。至于陈泽霖校长,虽则他比我年长32岁,应该说是我的长辈了。但是,在工作上、生活上,他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亲密无间。我们相晤相识相聚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八个春秋。这期间,我调职到第一中学,但一中没有宿舍,我仍继续住在岭东基督教会为陈泽霖专建的那座花园式楼房里,与陈老校长出入同一扇门,煮饭烧菜用同一座灶台,饮食用水同一条水龙管、同一口井。我们彼此和睦相处,亲如一家。在这期间,不仅是学校教育,连宗教活动和社会工作,陈老校长都乐意坦诚地跟我商量,我也真情地敬重他、信任他、鼓励他、帮助他。我还曾应他的邀请,到“伯特利”礼拜堂演讲关于“爱国主义与宗教信仰”的专题。我深深感受到汕头市的教育事业和宗教界的统战工作,有像陈泽霖这样有高度爱国精神和高尚品德的长者,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我们多年在合作共事和共同生活中培养起来的纯挚情谊,也同样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和衷共济,光大聿怀”,这八个字是聿怀的精神和优良传统,同时也是我与陈老校长的共同心愿。
   陈泽霖先祖务农,家境清贫。父亲是基督教传道士兼医生。他自幼聪颖勤学,家教和社会影响,加上教会学校的熏陶默化,逐步塑造他具有造福社会和人类的崇高理想;有宽阔博大、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豁达胸襟;有勤俭节约、清高廉洁的工作精神和生活作风;有借鉴西方现代教育兼继承中国优秀教育传统的辩证思维。我曾经到市档案馆查阅有关资料,又访问郑少怀牧师等教会长辈,举行老教师、老校友座谈会,又与在美国的陈泽霖的儿媳通信,从各方面搜集和整理了不少的资料。我特别珍重陈泽霖亲笔写的文章和函件。譬如他在五经富办学时写的《本校战前发展与战后的计划》,在美留学时写的《纽约来鸿》、《纽约城的图书馆、博物馆和学校》……这些资料在某些方面反映了陈泽霖的教育思想观念和他献身潮汕教育事业的思路:
   (一)物质文明与教育的关系,应是教育优先发展。一国之贫富强弱,在与教育之优劣,欲解脱我国人民之牛马生活,只有从教育之途径迎头赶上。
   (二)中国教育十分落后保守,要向西方现代化学习。以自身留学攻读《教育观察》课程为例,具体说明在教学中采用启示式、自学式,以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增强学生创造思维和实践能力的重要意义。
   (三)寄语聿中员生对教育的功能、宗旨和目标,应有正确深切的认识。勉励大家或在国内升学研究,或到欧美深造,以期将来聿怀能逐步走上现代化道路,在潮汕教育界大放光明,且能对国家民族作出宏大的贡献。
   (四)我身虽在外,而心则常在校中。聿中之建设与发展,第一步为充实改善;第二步为筹办医学院(必须让学生学好生理学和化学两门课程并建设好实验室);第三步争取国家政府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支持赞助,以十五年至三十年的时间,创办岭东大学……
   读陈泽霖的书信和著述,半文半白,但思路敏捷,文笔流畅,言简意赅,目标明确,都是他亲身经历的真实感受,出于肺腑之言,表露内心愿望,读之令人感动和敬佩。我想,没有对一个人作较为深入的调查研究,就难以正确全面认识其人其事。至此,我感到我是越来越走近陈泽霖了。
   在评说陈泽霖的思想品德和人格力量时,我以为最突出的是他的爱国精神。他的爱国心很强烈、炽热,可说是高于一切的。他之所以在汕头市临近解放时不跟随一些人外逃;他在反对美国国务卿奥斯汀的诬蔑诽谤和动员学生参军时,是那么的激情慷慨;他在宗教界“三自革新运动”中表现得那么自觉和有勇气、有魄力;他在书房里长久贴着“听毛主席的话,跟着共产党走”这么一副对联……这些都有充分理由归根于他具有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罗惠恬老师是陈泽霖的学生和儿媳妇,她在美国写给我的信中,描述陈校长高度的爱国精神,她写道:“汕头解放初时他有思想包袱,但事实使他逐渐看到共产党的政策是那么英明伟大。他写信催促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陈庆诚回国工作,说祖国解放了,亟需各方人才,赶快回来为祖国效劳,不要贪恋读博士学位了。1951年初,庆诚回来了,他对我俩讲述解放后祖国是如何一步步走上富强的道路。他说,中国的抗美援朝一定胜利,中国人民的伟大力量是无法抵御的。他的音容和话语,给我俩很大的教育和鼓励,确确实实结下了忘年的交情和纯挚的友谊。”
   我的思维又回到半个世纪以前的往事:当我到聿怀工作不久,陈泽霖便离开汕头,到伦敦出席英国基督教总会召开的海外布道百年纪念大会,三几天的会议结束后,他借此机会在英伦三岛认真考察教育长达半年之久。这一行为益发坚定他终身从事学校教育事业的信念,增强了他梦寐以求的留学深造的愿望。随后,他便从英国到美国攻读教育博士学位去了。陈泽霖学习英美的教育理论和办学经验,吸取现代教育之精华,以此提高了对中国旧教育之僵化、保守、落后的批判精神,促使他留学归国之后,在聿怀办学工作中,比较自觉地虚心接受人民政府很多改革旧教育创立新教育的政策指令和具体措施。我在聿怀的三年工作实践中之所以能较为迅速顺畅地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实施许许多多改革半封建半殖地旧传统教育的措施,正是得力于作为正校长陈泽霖的开明和进步。
   陈老校长在我心目中,是一位有学识、有才能、有理想、有抱负、有涵养,有真挚善良质朴谦逊之风的长者。我感觉到在他的个性和人格中,具有很多值得人们尊崇的东西。
   “文革”期间,聿怀自然地逃避不了浩劫和灾难。当时陈泽霖早已退休,在家勤于学习和写作,为儿子陈庆龙工程师翻译《世界甘蔗病虫害》(美国J•P•马丁编著),尔后又与二儿子陈庆诚教授合译《植物生态学》(丹麦瓦尔明名著)。就是这么一位年届77岁高龄的德高望重的老校长,竟也在劫难逃被批斗,1968年6月6日深夜,他含冤饮恨,离开人世。其时我正被一中的“造反派”押解到聿怀,囚禁在“西楼”,身心备受折磨,无法去解救陈老校长,这是我深感悲痛和遗憾的。
   1978年3月15日,汕头市教育系统为陈泽霖举行庄严隆重的追悼会(追悼会由市教育局王义炽、陈仲豪主持并致悼辞),给在天的冤魂送去平反昭雪的讯息和悼念之情。
   值兹聿怀中学校庆110周年,特赋诗四首庆贺,并以此献给陈老校长在天之灵——
   (一)
   祝聿怀中学恢复原校名暨校庆110周年。喜讯传扬,海内外齐声欢庆,自当献辞数句,聊表存心。
   百年大寿不寻常,美誉泱泱四海扬。
   小树天天枝叶茂,为民为国作楹梁。
   (二)
   颂老校长艰苦创业,办好聿怀,数十年如一日。他终生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值得钦敬。
   树人树木吐芬芳,乐育英才荫潮乡。
   眼看老红换新绿,何愁满鬓尽银霜。
   (三)
   赞老校长晚年退休,仍孜孜不倦,勤学力著,帮助儿女庆龙、庆诚两位科研专家翻译名著数十万字。
   高龄七七未心灰,寸圃犹栽桃李梅。
   夕照小楼无限美,老牛耕笔勤安排。
   (四)
   悲老校长操劳一生,晚年居家著译,在十年浩劫中仍不免遭受迫害。幸数年前已冤伸反平。值兹聿怀中学大庆,抚今忆昔,哀思无尽,怀念莫已。
   终生尽瘁育英才,孰料一朝万罪栽。
   喜见故园春暖日,擎杯迎你九泉来。
  
  
   □陈仲豪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1日)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采访拍摄
w 中央电视台《海在城中央》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2017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立项公告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学委会召开工作会议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榕城祠堂览胜》浅说
w 汕头大埔会馆因何成为 南昌起义部队临时指挥部
w 上社王公惊猪头 江东老爷惊麦包
w 古寺今犹在 “留桌”传佳话——澄海董坑村资福寺寻踪
w 潮阳凤山乡民众 抗击敌寇载史册
w 从南海观音碑刻到天后庙见证——濠江:海丝之路的重要节点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w 《瞻六堂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