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的情歌

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都是广大人民群众集体创作和传承的民间口头文学,它抒发了群众喜怒哀乐的思想感情和理想愿望,展现一定的历史风貌与时代色彩。著名诗人、散文家朱自清在《中国歌谣》一书中说:“歌谣起源于文字之先,全靠口耳相传,心心相印,一代一代地保存着。”“它并无定形,可以自由地改变、适应。它是有生命的。”他在《诗经》中指出:“诗的源头是歌谣。上古时候,没有文字,只有唱的歌谣,没有写的诗。一个人高兴的时候或悲哀的时候常愿意将自己的心情诉说出来,便用歌唱,一唱三叹地叫别人回肠荡气。”歌谣对于史学、文学、民俗学都是一种重要资料。“五四”运动既是政治运动,也是新文化运动,征集民间歌谣是运动的一项主要内容。由北京大学成立的歌谣研究会发起歌谣的征集活动,共征集歌谣13000多首,编辑出版歌谣周刊近百期,可见歌谣学运动的意义。
   民间歌谣内容多姿多彩,情歌是重要的一项。《中国民俗通志•民间文学志》载:“爱情是民间文学最古老、最普遍、最永恒的主题之一。因此,情歌是民间歌谣中数量最多、艺术性最高的种类。早在《诗经》时代,情歌就是民歌的主流。……我国许多少数民族往往有对唱山歌结成姻缘的风俗,有‘五句山歌做媒人’之说。”[1]
   一
   客家山歌和潮语歌谣是两个民系不同的民间口头文学。由于客家民系的形成,经历了比较复杂的历史过程,唐宋以后客家先民逐步由赣、闽、粤边区流入各省,所以客家人分布广泛,客家山歌也数量多,流播广。仅是1981年梅县地区群艺馆出版的《粤东客家山歌》,就收集到一万八千多首山歌,经整理之后仍有八千多首,后精选近二千首编印出版。客家山歌是情歌唱主角,这二千首中情歌占一半以上。而潮语歌谣数量就少得很多。林朝虹、林伦伦《全本潮汕方言歌谣评注》,是当前集潮汕歌谣大成的优秀版本,他们也只能从二千多首歌谣中筛选出一千首,情歌也仅有一百多首。
   但本文着重述说的是情歌的内容、情调及其产生的背景与意义、作用。这两个不同民系交差、错落在同一区域,使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也有部分是相近、相似,甚至少量是雷同的。从下面的歌谣可见:(客家山歌称“客歌”,潮语歌谣称“潮歌”)
   1、客歌
   岭岗顶上种布荆,唔使淋水也会生;
   总爱两人心甘愿,唔使媒人也会成。
   潮歌
   高山顶上种布凉,唔使淋水也会生;
   只要两人感情好,唔使媒人也会成。
   2、客歌
   新打镰刀十八张,张张割草利霜霜;
   哪有镰刀唔割草,哪有妹子唔连郎。
   潮歌
   新买镰刀白芒芒,支支割草利过霜;
   哪有镰刀不割草,哪有阿妹不恋郎。
   3、客歌
   八月十五看月光,看到鲤鱼照水上;
   鲤鱼唔怕漂江水,连妹唔怕路途长。
   潮歌
   八月十五看月光,看见鲤鱼顺水上;
   鲤鱼唔怕长江水,恋情唔怕路途长。
   4、客歌
   送郎一条花手巾,日里洗面夜洗身;
   手巾肚里七个字,永久千秋莫断情。
   潮歌
   阿妹送条花手巾,日里洗面夜洗身;
   手巾绣有七个字,永久千秋不断情。
   5、客歌
   八月十五看月华,郎出月饼妹出茶;
   食郎月饼甜到肚,食妹细茶开心花。
   潮歌
   八月十五看月华,阿哥出饼妹出茶;
   食了哥饼甜落肚,食了妹茶开心花。
   6、客歌
   八月十五月团圆,粉丝炉面对;
   妹子有情郎有义,交条人情万万年。
   潮歌
   八月十五月团圆,粉丝炒面了;
   哥有情来妹有义,交条人情万万年。
   7、客歌
   邻家带得书信归,书中何事侬不知;
   待侬亲口问渠去,问他比侬谁瘦肥。
   潮歌
   厝边相告情郎归,阿妹惊喜心花开;
   细声偷问厝边嫂,阿兄是瘠还是肥。
   8、客歌
   柑子跋落古井中,一半浮来一半沉;
   汝爱沉来沉到底,切莫浮起痛吾心。
   潮歌
   蜜柑跋落古井心,一尘浮来一尘沉;
   你爱沉来沉到底,尘浮尘沉伤人心。
   9、客歌
   一朵红花在高山,山又高来路又弯;
   想来黄峰飞过去,蜘蛛牵网又来拦。
   潮歌
   妹子住在对面山,阿哥爱去路又弯;
   想变黄峰飞过去,蜘蛛结网又来拦。
   10、客歌
   梁上燕子双双飞,朝晨同出暮同归;
   阿哥出门无信转,眼泪流干无人知。
   潮歌
   梁上燕子成双飞,朝朝同出暮同归;
   阿哥出门无信转,偷偷流泪自家悲。
   以上1-3为初恋,反映情窦初开的情郎情妹,以纯真挚爱的情怀,坚定的信念,去追求美好、甜蜜的男女之爱。4-7为热恋。展现沐浴在温馨、甜美爱河中的情侣,互相关怀,互相爱护,无限欢乐,拥抱幸福,同心同德去缔造理想的未来。8-10为怨情。指男女双方在爱恋过程中或遭受阻拦,或一方三心二意,态度暧昧,引起了思想感情上的郁闷积怨。
   上述十组客歌与潮歌比较,可以说出自同一印模,主题、内容完全相同,词句差异也微小,有的只是方言表述的不同而改变字眼。为什么两个语言不同的民系会出现这些相似以至相同的情歌(上面10组只是举例,不是全部),这跟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深受畲族歌谣的影响关系重大。畲民“擅长以歌代言,以歌对话,通过唱歌记时令、劝耕织、比睿智、争巧愚、调诙谐,甚至以歌辨亲疏、度优劣、正人心。”[2]“南宋前后,大量迁到梅州的客家人,进一步与畲族融合,形成最具客家人特征的客家民系”。[3]梅县志也载,在客家先民迁入梅县之前,梅县已有畲、瑶族人居住,畲族民歌必然会对客家山歌产生影响,潮汕历史上有几十个村落畲汉杂居,从前还有把潮语歌谣称“畲歌仔”的,畲歌对潮歌的影响,当也不言而喻。张志姚《客家山歌概述》述说他们从原来畲族村的客家区域中收集畲族山歌,发现畲歌已与当地的客家山歌“略无二致”。如其中一首:“妹系有意罗郎有心,哪怕山高水又深,山高自有妹开路,水深郎子撑船寻。”客家山歌同一内容的一首是:“妹有心来郎有心,唔怕山高水又深,山高自有人开路,水深自有摆渡人。”潮语歌谣也有相类的歌谣:“兄今有心妹有心,有心唔怕水路深,山高也有人开路,水深也有划船人。”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说:“各民族的民间文学之间,存在着互相交流、影响的明显现象”但它“并不是生吞活剥,照样生搬硬套。反之,它都是以自己民族生活和文化为基础,又对它进行选择、取舍和改造加工。”客家与潮汕还不是两个民族,而是同一民族中的两个民系,况且客家多个市县与潮汕历史上曾辖属同一州府,又有上述的畲族的相互关系,产生了歌谣内容与体式的相似相同,是一种正常现象。
   二
   不同民系在它们形成的漫长历史历程中,相应也形成了各自的文化传统、民俗民风。最能反映广大劳动人民心灵深处的所思所感和地方民情习俗的民间歌谣,当然会因民系不同而有所区别。上文我们讲了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的相近相似,但那毕竟是少数。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各自的特点是十分明显的,本文讲的情歌,当也如此。
   人们认为“客家山歌是男女传达私情的媒介”,这种情歌常在山野田间与渡口对唱,并常与生产劳动连在一起。如山歌所唱:“一阵日头一阵阴,一阵狂风吹竹林,狂风吹断嫩竹笋,山歌打动老妹心,(老妹:未婚少女自称)请山歌做媒人。”情歌中有表示仰慕爱恋诉说衷情,或投石问路,探询对方的,如下面对唱:
   男:
   山歌又好声又靓,借问阿妹乜个名?
   阿妹住在哪只屋?等上下好来行。
   女:
   远不远来近不近,共个圩场各个村;
   一把长弓系我姓,名字安做五色云。
   男:
   画眉眼来黄蜂腰,相貌系好声又娇;
   妹个姻缘有份,玉石来造洛阳桥。
   女:
   山歌爱唱情爱交,真心恋妹唔使桥;
   竹叶撑船你爱过,妹送金簪做浆摇。
   通过山歌对唱,互相了解,表明态度,倾吐情意,为爱情的建立发展奠定基础。[4]
   客家地区山峦层迭,农作物种在山坡或山上是很多的,人们耕作往往要走很远的路。青年男女喜欢边走路边唱山歌,谈情说爱,娱乐身心,路子也似乎变短了。如下面山歌:
   妹在这岗郎那岗,两人热法正难当;
   歌系鸡春(蛋)妹鸭卵,样得(怎能)打烂共菓盘?
   上了一岗又一岗,一身大汗热难当;
   路上遇到有情妹,衫尾拨到两人凉?
   日头又辣山又崎,又无客店又无圩;
   又无细茶妹止渴,又无糕饼妹充饥。
   上了高岗过横排,跌撇扇子跌撇鞋;
   跌撇鞋来还得过,跌撇扇子热死。
   过了一窝又一窝,风吹竹子尾拖拖;
   竹子低头承露水,妹子低头等情哥。
   情哥还有表现情郎情妹化情爱为动力,在生产劳动中互相配合,精耕细作,搞好生产的。如:
   阿歌蒔田(布田)妹分秧
   (一)
   三月蒔田乱忙忙,又寻灰来又寻秧;
   又爱心头挂虑妹,又爱目箭丢禾行。
   阿哥约妹两三番,无奈蒔田妹唔闲;
   再过几日田蒔尽,嬲(玩)到阿哥心意满。
   你爱蒔田紧蒔田,切莫起眼看娇莲;
   看了娇莲蒔欲乱,手提秧把蒔乱田。
   (二)
   新买秧盆圆丁当,阿哥蒔田妹分秧;
   妹子分秧眼线好,阿哥蒔田打岔行。
   蒔田唔使几多人,总爱两人紾(转)对紾;
   总爱两人会对会,蒔来蒔去会兼身。
   山上布荆开蓝花,蒔完了田转外家;
   听到阿哥无衫着,三更半夜就纺纱。
   山歌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情哥约情妹前来帮忙插秧,情妹怕两人在一起情哥会分散精神,影响插秧,便借故推脱,理智回避。下部分是劳动中男女互相配合,合理分工,节奏紧凑,有条不紊,在生产上互不退让,在生活上体贴入微。
   上面两首山歌着重叙事。客家山歌的情歌,主要是抒情,请看被称为经典的一首情歌:
   藤树
   入山看见藤树,出山看见树藤;
   树死藤生到死,树生藤死死也。
   情歌用藤与树的生死相,比喻男女爱情的生死不渝,含蓄深刻,耐人寻味。
   近代中国杰出爱国主义诗人黄遵宪(1847-1905)很重视客家山歌,(黄是梅州人)他的《入境庐诗草》中抄录了十多首山歌,“这十几首山歌,都是情歌,根据廖子东先生考究,又多是女方唱的,是妻子思念丈夫的歌。故此,后世客家山歌中,也是情歌居多。”[5]在上部分客歌与潮歌对比的第7组“邻家带得书信归”的那一首山歌,就是黄遵宪录下的。黄抄录的山歌,也是客家山歌此时才真正有文字记载。黄遵宪《入境庐诗草笺注》写客家山歌与南方少数民族的好歌习俗传统相类似,“瑶峒月夜,男女隔岭相唱和,兴往情来,余音袅绕,犹存歌仙之遗风。一字千回百折,哀厉而长,俗称山歌,惠、潮籍尤甚”。[6]有首山歌:
   客家山歌特有名,条条山歌有妹名;
   条条山歌有妹份,一条无妹唱唔成。
   客家妇女喜爱山歌,超过男人。在封建社会里,客家妇女受封建礼数的压制,生活以至婚姻在家族里要受管束,而走出家门她们会像放飞的鸟,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在山岭或田野,在路中或劳动场地,她们都可以毫无顾忌,借助山歌抒发自己的情怀,甚至以歌为媒,寻觅情侣。对情哥不求年少貌美,家资富足,只望真心相爱,是苦也甜:
   (一)
   中了伢(我的)意唔嫌,苦瓜腌生喊甜;
   灯草跌落盐水缽,入了伢心样得淡。
   (二)
   白白嫩嫩唔贪,乌乌赤赤唔嫌;
   阿哥好比当梨样,越乌越赤心越甜。
   (三)
   别人虽嫩唔贪,阿哥虽老唔嫌;
   阿哥好比荔枝样,虽然皮皱肉里甜。
   (四)
   别人有钱唔贪,阿哥虽穷唔嫌;
   无耳锅子当天煮,无鱼无肉也清甜。
   (五)
   讲着钱财妹唔贪,只贪人情长久行;
   百万家财借手过,膝头无肉贴唔生。
   (六)
   三间当铺唔爱,情愿跟郎挑石灰;
   左肩抛到右肩转,
   “喫牙线齿”(咬紧牙根)心花开。
   这是客家妹子表述择偶的心思,是真心相爱,合乎心意。妹子心胸开阔,不计较男方的相貌体态,也不讲求财富家产,只要情投意合,也乐意与情哥同艰苦,共患难,战胜困难。
   客家山歌还有许多情歌故事:
   儿媳驳家官
   有一富翁,独生一子,因传宗接代心切,儿子未成人就给他娶妻,但多年未见孙子降世,因而对儿媳很不满,一天浇花时对媳妇哼山歌:
   门前种棵月月红,朝朝淋水望枝荣;
   谁知花艳无结果,月月花落肚子空。
   儿媳嫁了那样一个小丈夫,早就怨恨在心,听了家翁的责难,更为恼怒,以歌还击:
   田坵大大任你耕,牛仔细细拖唔行;
   犁深都无半寸土,喊禾苗样般(怎么)生。
   秀才何不嫁官人
   古时有一富家子弟,很想做官却又浪荡成性,考了秀才之后就屡试不第。一天见一位三十上下的女子挑着柴担从面前经过,就用山歌奚落他取乐:
   娘子生得好斯文,每日担柴受苦辛;
   早知今日担柴买,何不当初嫁别人。
   女子听了山歌,觉得不但自己受轻薄,且丈夫也贬损。她也听说秀才劣质,故针锋相对回敬:
   贫贱夫妻情义深,卖柴度日自开心;
   官人本系秀才做,秀才何不做官人。
   山歌后两句正好戳中了秀才的痛处,使他十分丧气,悻悻而去。[7]
   “客家山歌歌词的内容极为丰富。传统山歌中,大多属于情歌”,“有客家人的地方,就有客家山歌”,客家山歌“是随客家民系的形成而诞生发展起来的。[8]客家民系是怎样形成的?据福建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客家研究中心主任谢重光考证,唐宋时期客家先民两次由江淮和吴越地区向赣闽粤边区移民,那里地旷,历史上是獠蛮也即是畲瑶等少数民族娶居之地。那里“丛山峻峙,林菁深阻,交通闭塞,瘴疠蔓延”。客家先祖迁居此地后经历了与当地土人的斗争、融合、同化的过程,逐步形成了客家民系。可以推断,早期的客家山歌,可能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了。在赣闽粤边区形成的客家民系,大体按照由赣入闽再由闽入粤的路线迁徙。[9]梅州虽现在是客家中心,但较之赣闽客区开发较迟,宋末明初,客家民系才逐渐迁入梅州。据光绪《嘉应州志卷七》载,当年粤东“无平原广陌,其田多在山谷间,高者恒苦旱,下者恒苦涝”。“凡膏腴之地,先为土著占据,故客家所居地多涝瘠”。前期客家先民迁入闽粤赣边疆与山区土著畲瑶族人融合后形成客家民系,后来他们迁徒到梅州,又再融合此前已聚居梅州的畲族人,这就是人们评说客家山歌产生早、数量多、流播广的受畲族民歌影响的原因。
   潮语歌谣就少有客家山歌那种直率、热烈、朴质、奔放演唱于山间野岭、男女对唱、融合劳动酬唱的特点,但潮语歌谣的情歌另有自己的特点,它诚挚、纯真、隽美、婉约展现潮汕青年男女对爱情的珍惜,对缔造美好婚姻和幸福未来的期待与追求。潮语歌谣情歌虽然数量较少,但门类还是较齐全,并具上述特色,从下面情歌可见:
   1、探情
   唱条歌仔准杯茶
   挎只篮仔去摘梅,行到梅下梅开花;
   遇着阿兄无意思,唱条歌仔准杯茶。
   挎只篮仔去摘桃,行到桃下桃生毛;
   遇着阿兄无意思,唱条歌仔准槟榔。
   2、爱慕
   新打耳环四点金
   新打耳环四点金,新交老婆真有心;
   目囝金金中兄意,面囝白白分兄唚。
   3、追求
   一群娘仔穿红裘
   一群娘仔穿红裘,恁呀未嫁好风流;
   恁呀未嫁嫁给阮,待阮抱布来做裘。
   一群娘囝穿红衫,恁呀未嫁留到;
   恁呀未嫁嫁给阮,待阮抱布来做衫。
   4、恋念
   夜来想兄到天光
   日落西山是夜昏,想起孤灯照孤床;
   日来想兄得暗,夜来想兄到天光。
   5、阻隔
   父母严条唔敢来
   上头东风下头西,父母严条唔敢来;
   初一十五来一次,亲像山伯祝英台。
   阿兄在东妹在西,父母管束唔敢来;
   心坚唔惊风涌大,夜夜梦兄到面前。
   6、迷恋
   神魂随兄去漂流
   东风吹来直溜溜,三顾食头梳;
   百样工课我做,神魂随兄去漂流。
   四月日头长,唔思綕筐只思郎;
   思父思母有时候,思君思郎割人肠。
   7、相思
   情郎出外信未来
   情郎出外信未来,阿妹得病兄唔知;
   百般药物医唔好,专等情郎药方来。
   8、嘱咐
   家中自有一枝梅
   十指尖尖擎一杯,不知君去何时回;
   路边野花君勿采,家中自有一支梅。
   9、同甘苦
   不是姻缘不配君
   灶前点火灶后烧,不是姻缘不配娘;
   日来有食同甘苦,夜间无被盖围腰。
   147
   文化广角
   灶头点火灶后熏,不是姻缘不配君;
   日来有食同甘苦,夜间无被盖围裙。
   10、诉苦情
   共君坐床头
   共君坐床头,合君细呾目汁流;
   在家受尽兄嫂苦,受尽柴烧熨我头。
   共君坐床边,合君细呾垂垂啼;
   在家受尽兄嫂苦,受尽柴烧共铁钳。
   以上10个方面的歌谣,多视角、多侧面反映了潮语情歌的基本主题,具有相当的典型意义。这些情歌与客家山歌一样,都是继承《诗经》赋、比、兴手法的,既有直敷心曲爽朗明快的,又有比喻相关意蕴隐蓄的。它们抒发了人物情真意切的脏腑之言,又是生活真实的写照。
   潮语歌谣中有一首颇受推崇情歌:
   一双银箸插落河
   一双银箸插落河,八幅罗裙水上波;
   新科状元你唔嫁,情愿嫁给作田哥?
   状元头戴是乌纱,只顾朝廷不顾家;
   情愿嫁给田家婿,日来耕种夜来回。
   做官做府名声香,不如田夫来做翁;
   夫唱妇随同见面,这个怎呢无主张。
   这首歌谣汕头市民歌集成资料本转录丘玉麟《潮汕歌谣集》只有前8句,后4句怎么来的呢?据郭马风先生介绍是后来补进去的。他说,民间传说这位愿嫁田夫的农村美女,因美色惊动州府,许多人托媒求婚。为新科状元求婚的媒婆以荣华富贵诱之,却遭村姑拒绝,状元不解。事隔数年,状元仍不忘山野的这朵玫瑰花,一次坐轿经过,见这美丽的村姑正捲起八折罗裙在河滩里洗衣,下轿探部问:“为何要嫁田夫婿?”于是就有了歌谣最后4句的回答。世俗女人所奢望的婚配理想偶像,在这村姑眼里却变了颜色。这首歌谣成了反世俗、反潮流的爱情观、婚姻观的宣言。[10]
   潮汕还有一首颇有意义的民歌:
   外头唱歌畏闲言
   外头唱歌畏闲言,厝内唱歌闲大人;
   想来想去无处唱,坐落尿桶唱一双。
   这首民歌反映了旧社会潮汕妇女连唱歌的自由都被剥夺了。这是封建礼教对妇女的束缚和迫害。上文我们提及潮语情歌少,只有100多首,而客家情歌仅从一书目《客家情歌精选1900首》就约略可见客家情歌比潮语情歌多10多倍。潮语情歌这么少,首先是封建礼数的束缚。旧时代潮汕妇女被禁锢在高墙深院或茅房草屋之中。绣花、织麻、缝缝补补,与外阻隔。妇女不能在外抛头露面,也就没有机会接触外界男人。其次是封建婚姻制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儿女定终身。双方家长根据门风是否相对,男女出生时辰八字是否相合,聘金礼仪是否适意等条件,确定婚事成败。男女结婚前一般是没有见面机会的,更由于旧风俗同姓不可连婚,嫁娶大都是外乡,这些都是婚前潮语情歌少的原因。
   客家妇女的处境和遭遇与潮汕妇女比较就大不一样。由于客家人大都居住山多地少的贫困山区,生活艰难,不少男人为寻觅生活出路,有的外出经商,有的漂洋过海到异国他邦,还有一些有条件的外出求学,妇女留在家中,承担原来应是男人干的活。据光绪《嘉应州志》礼俗卷记载:“州俗土瘠民贫,山多田少,男子谋生,各抱四方之志,而家事多任之妇人。故乡村妇女,耕田、采樵、织麻、缝纫、中馈之事,无不为之,挈之于古,盖女工男工皆兼之矣。”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风俗类也记载了大埔妇女的勤劳艰辛,“至其职业,则以终日跣足,故田园种植,耕作者十居七八。即以稻言之,除犁田插秧必用男子外,凡下种、耕田、施肥、收获等事,多用女子……除少数富家妇女外,无不上山樵采者,所采之薪,自用而有余,即担入市中买之。”[11]
   客家妇女承受各种繁重劳役,但倒摆脱了家族礼教纲常的约束压抑,她们充分发挥演唱山歌的天赋,在山岭田间的大自然舞台上,引吭高歌,畅抒情怀。客家男女在苦难生活的砥砺下,情感生活并非完全空白,男女两性在共同的劳动生活中往往非常容易产生私情,山歌即为男女传达私情最好的媒介。[12]这正是客家山歌情歌多,尤其是婚前情歌多的重要原因。
   三
   情歌中有极少量涉及幽会偷情的,但很少被编歌者收录,因为它容易涉嫌猥亵,致“一粒老鼠屎坏掉一锅汤”之失。在客家情歌及潮语情歌中,各有的几首偷情歌,大都比较隐蓄,无伤大雅。
   在《近代客家山歌》中载道:“特殊的人文环境,铸造了特殊的性格和心理,使她们大胆喊出了偷情的歌声:
   南风唔当北风凉,亲夫唔当夜来郎;
   夜来郎子有话讲,亲夫一觉到天光。
   龙眼花开千百枝,唔当牡丹开一枝;
   枕上夫妻千百夜,唔当心肝嬲(玩)一时。
   新买笠麻圆叮当,笠麻流水妹留郎;
   笠麻流水当当嘀,老妹留郎到天光。
   今番风流打帮天,云遮月光入妹间;
   大风吹乌灯盏火,郎系有福妹有缘。
   嫩娇郎来嫩娇郎,今夜个冷脚床;
   睡到一更思想起,目汁双双挂念郎。
   “这些大胆直率的言辞,正好反映了客家妹子粗犷的性格。这些行为,不但在三从四德的封建社会里不能容许,就是在解放后“性压抑”的年代里,也是不能宣扬的。以上的几首歌谣,是从日本昭和十九年(公元1944年)出版的《客家之山歌》中录下的。[13]
   被称为客家男女”离经叛道情感生活真实写照的《偷情歌》”:[14]
   两人牵手入屋下,望路唔到沿壁摸;
   吓生吓死心肝跳,心肝跳出手来拿。
   两人牵手来入间,细言轻语讲郎听;
   上棚下棚有人睡,被人晓得收命根。
   一条交椅两人倚,绫罗帐内绣花被;
   双手打开绫罗帐,阿哥爱睡先脱衣。
   阿哥爱睡先脱衣,妹做席子郎做被;
   妹做席子先睡倒,郎做绣球滚上身。
   心肝老妹心肝妻,多惜老妹好情意;
   今夜同你睡一练,三日唔食肚唔饥。
   这首《偷情歌》主要流传在福建永定一带,说它是“离经叛道”,又说它是“情感生活的真实写照”,无非是肯定它的“脱俗”,又承认不是个别现象。现代诗人李金发曾经描述过客家男女热烈的感情生活:他们的结合是这样的,男子们知道某姓的妇女在工作,遂三三五五结队去游山,隔远便唱山歌去引诱她们,女人们有意交结,便回应酬唱,迨愈行愈近,男子们便开始调笑,或强迫地抚摩其自然伸展的奶子,再放肆一点,他们就席地干起他们所愿意干的事情来,此即歌上所谓“上手”、“上身”、“兼”、“恋”者也。自此之后,女子便向家庭托言要回外婆家去,潜来男子处勾留三数天,这种勾留的地点,不在男子的家庭,而在乡村中某人所设的嬲馆中,日间行踪全要秘密,夜间则置酒菜,给来访的朋友吃一顿饱。还有一种办法,是名“进窑子”,即是男子潜进女子家中……[15]与此相类的偷情歌,歌本里几近空白,可见编歌人的戒心。
   潮语歌谣的偷情歌上册的也很少,《全本潮汕方言歌谣评注》录入下列几首:
   嫂嫂你个心勿青
   嫂嫂你个心勿青,如今乃是长长夜;
   做用见着喝喝叫?胜如猴囝食烧茶。
   该书“解题”:歌谣运用比喻、夸张手法,描绘了偷情时嫂嫂心慌情急的神态。
   一只船囝挨呀挨
   一只船仔挨呀挨,娘仔船内绣花鞋;
   花鞋绣凤鸟,风鸟教飞胶落溪。
   一只船仔撑呀撑,娘仔船内绣鞋踭;
   鞋踭绣凤鸟,凤鸟教飞胶落坑。
   该书“解题”:这首歌谣运用比喻手法,写得很含蓄,表面说的是鞋子上的“凤鸟”,落入水中,实际上暗写着一对恋人的偷情。
   摇鼓
   摇鼓叮咚声,行到白灰庭;雅娘开门叫摇鼓,转嘴就叫摇鼓兄。
   “你个白布做呢铰?”“雅娘生好又幼脚。”
   “你个丝线若钱?”“雅娘生好免用钱。”正手提乞雅娘接,倒手偷摸雅娘奶。
   雅娘摸着笑吧呅,转嘴叫伊做郎君。“郎君哙!今夜爱来对后门。”
   天曈昽,母亲叫囝来开门。
   “奴哙!你个房门做会开?花纱罗帐做会垂?鬃边头毛做会散?胸前纽囝做会开?”
   “母亲哙!昨夜房门狗仔来撞开,花纱罗帐风吹垂,鬃边头毛枕边散,胸前纽囝热解开。”
   该书“解题”:潮汕歌谣中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歌很少,这是少有的叙事爱情歌中写得最大胆的一首,有故事的开端、发展和结果。歌谣中从摇鼓兄与雅娘相悦时答非所问的对话,到两人相约以及偷情之后与母亲的对话都十分诙谐。
   上述三首潮语偷情歌谣,一、二首较为隐晦、含蓄,如果编书者不评析,恐怕会有不少人看不出是偷情歌。第三首《摇鼓》(也称《摇鼓兄》)大家比较熟悉,这首歌早先曾被视为淫歌,丘玉麟、金天民将它录入歌谣集出版后,“世人还是接纳了它,可知社会思潮已采宽容态度,有的还给予肯定和艺术上很高的评价。”[16]1982年马风、洪潮《潮州歌谣选》收入这首歌谣时也加“注”说“这是潮州歌谣中独一描写私幽的叙事情歌,叙事精炼、含蓄、自由活泼。从情节看,似有轻佻之嫌,但旧时代男女难有恋爱自由,一朝相悦,又往往约会私幽。从情节看,雅娘与摇鼓兄相悦已有时日,不能与草率淫奔者同看。[17]
   郭马风据1985年后澄海民歌普查资料本主编蔡英豪说,流传的《摇鼓兄》一首还有后面的8句未被录入,那8句是:“欤,唔对。你个面仔怎会红?你个裤底怎会??花鞋怎会颠倒穿?问你还欲勿做人?”“阿姈哙,梦见花开面就红,梦见露水裤就?,梦见花轿鞋倒穿,阿奴正在学做人。”在将歌收入资料本时,因怕“黄”之嫌而将此8句砍掉了。[18]蔡英豪还向马风述说澄海县在普查民歌时记录到的另外四首描述幽会、性爱、性器官等的情歌:
   《姑仔池墘去洗衫》、《灰工阿兄》、《草针恨》、《斗米误我三十年》。都因为怕“黄”之嫌而没有录入资料本。十年之后,蔡英豪先生用他文艺批评的笔触,写了一篇题为《潮汕情歌摭拾》文章,在汕头《潮声》1995年第6期发情,着重对《摇鼓兄》及四首描述幽会性爱而未被录入资料本的情歌进行评说。郭马风先生对蔡文略有述议,他说:“蔡文还列举了反映夫妻性关系不理想而偷情以及性禁锢、性无知所造成的苦果、恶果的四首民歌,肯定这些歌谣的社会研究价值,是在那个社会里的‘情教文学’……笔者认为资料本是对内上报的本子是可以录入的,公之于众,有所不宜,因为并非有所研究价值的民歌都是美的。”[19]马风对四首偷情歌内容作简扼介绍,略加评议,并在文后用“(外附)”抄录各文。
   本文不拟对那四首情歌逐一评议或全部抄录,只期举一反三,录下一首:
   灰工阿兄
   灰工阿兄补瓦槽,见着虾脯笑呵呵,一条一条惦惦食,通身痒痒存把头毛。阿娘叫食(指吃午饭)声声催,灰工阿兄无施为,只因醉虾食落肚,许支圣货如铁锤。个腰龟龟爬落梯,个裤撑到冷锥锥。阿兄心头吊时钟;阿娘看着真可怜(羡慕)。“秀才无在免用惊,大门关紧房内行。”“阿娘有心我无意,过后投秀才爹。”“秀才昨日去上城,欲考举人争名声,笔仔虽硬大毛软,醉虾无食软成成(软绵绵)。”灰工听着愈欢喜:“阿娘半呾我全听。”
   软稜(蒸笼)掀开就是粿,大船驶入浅海坪,一水干了又一水,午后干到日西斜。原来秀才如稚姜,二月烧无一次香,有义无情摆好看,苦煞这个秀才娘。辞别两个情依依,“明日正(才)来算工钱”。“天窗会漏我来补,房墙会裂我来披。”
   郭马风先生认为这首歌“性状描写得详而具象,是歌谣的三级片”由于这首歌谣未能反映造成不合理婚配的社会因素,而是突显性状描述,它的命运难免要归入“低”字序列。
   民间歌谣的搜集主要有两上着眼点,一是着眼于研究,即从歌谣中开掘它所隐含的社会价值与生活意义;另是着眼于传播,即弘扬优秀的民间文化遗产。用于研究的则必优劣兼收;而用于报刊向广大群众传播的必须符合社会主义伦理道德,有利于两个文明建设。如上述的《灰工阿兄》反映旧社会妇女的性压抑、性饥渴而偷情的,有其研究价值,可以收录用于研究。但因为它较粗俗、低下,虽然用隐喻也会令讲说者难以启口,听者不堪入耳,所以不可公之于众。
   五四歌谣运动重要发起者周作人在《歌谣周刊》《发刊词》上提出征集的“歌谣性质并无限制,即语涉迷信或猥亵者,亦有研究的价值,当一并录寄”“在学术上是无所谓卑猥或粗鄙的”。在他主办的《语丝》,他发表《征求猥亵的歌谣启(事)》,表示“专门搜集这类猥亵的歌谣,希望大家加以帮助,建设起这种猥亵的学术研究之始基来。”“无论这些文句及名称在习惯上觉得是怎样粗俗”,“我们都极欢迎。在这里一切嘴里说不出来的话都是无妨写在纸上的。”[20]
   周作人对猥亵歌谣的重视,也许跟这类歌谣的源远流长有密切关系。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在“国风”和“小雅”中的民间歌谣,其内容最突出的是爱情主题和婚姻生活。民俗学和文学研究著名学者高有鹏教授说:“在‘国风’中,只有情爱即哼朴的男欢女爱的内容,并不存在所谓淫乱的指斥,这是当时社会生活的具体内容决定的。后世学者根据主流文化即统治者巩固社会秩序的需要,强调《诗经》的教化功能极力扼杀《诗经》之中所张扬的欢爱内容。相反在民间文艺的发展中最动人的内容恰恰正是这一部分表现男女情感世界的作品体现的‘淫荡’。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无耻、卑鄙、下流、淫乱,更多的是火辣辣的情感表达与抒发,是对美好、幸福、愉快、欢乐等境界的真切向往。”[21]
   我国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对歌谣学、民俗学研究有深重造诣的闻一多先生,运用西方文化人类学的方法,根据原始社会风俗和原始生活的特点,剖析了《诗经》情歌中关于性的描写,指出当时的人们“在一个指定的期间时,凡是没有成婚的男女,都可以到一个僻远的旷野集齐,吃着,唱着歌,跳着舞,各人自由的互相挑选,双方看中了的,便可以马上交媾起来,从此他们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22] 闻一多认为,“《诗经》时代的生活,还没有脱尽原始的蜕壳”。“现在我们用完全赤裸的眼光来查验《诗经》,结果简直可以说‘好色而淫’,淫得厉害”。但《诗经》关于性的描述,主要是用象征、隐喻、暗示等手法,并没有使用卑
   污、鄙劣、粗俗令人难以入耳的字眼。如“常用水鸟比男性、鱼比女性,鸟入水捕鱼比两性的结合”。闻一多还发现,《诗经》里多数情诗或淫诗,往往不能离开风和雨,“风和雨常常一块儿来,雨既含有性的意义,或许风间接的也和性发生关系了”。闻一多还说“为什么用鱼来象征配偶,这除了它的繁殖功能,似乎没有更多的解释”。《诗经》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情诗淫诗,闻一多一语道破,“在原始人类的观念里,婚姻是人生的第一大事,而传种是婚姻的唯一目的。这在我国古代的礼俗表现得非常清楚。”[23]
   《诗经》时代人类还未“脱尽原始蜕壳”,为“传种”目的,男欢女爱,自由自愿地结配,许多可能被我们今天看来属“淫”的,却是当时含乎时宜的社会风俗,因为人的思想观念是随社会的发展而变化的。我们既要尊重历史,又不能良莠不分。藏垢纳污。对待传统文化,必须吸其精华,去其糟粕。奏响振兴中华,推动时代前进的乐章。客家山歌与潮语歌谣刊录的少许偷情歌谣,基本是一致的,既承认偷情歌谣的存在,不回避历史事实,又没有什么不堪入耳伤风败俗的淫劣作品,都是读者能够接受的。这是我们应该肯定的。
  
  
   □吴奎信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1日)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采访拍摄
w 中央电视台《海在城中央》拍摄组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2017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立项公告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学委会召开工作会议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榕城祠堂览胜》浅说
w 汕头大埔会馆因何成为 南昌起义部队临时指挥部
w 上社王公惊猪头 江东老爷惊麦包
w 古寺今犹在 “留桌”传佳话——澄海董坑村资福寺寻踪
w 潮阳凤山乡民众 抗击敌寇载史册
w 从南海观音碑刻到天后庙见证——濠江:海丝之路的重要节点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w 《瞻六堂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