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弼笔下的揭阳闹元宵习俗

明代揭阳人怎样闹元宵?崇祯年间揭阳县令张明弼在其《榕城二集》卷三中有《揭山元夕信步观灯》四首七律,描写其节日之夜所见所闻并抒发其感受,诗曰:
   其一
   烛市喧阗可奈何,放衙我亦趁笙歌。
   鱼龙腹火溪光动,狮豹衔灯岭色酡。
   未有洛神乘月到,可无游伎逐香过?
   虹桥画阁何由见?故国烟花梦里多。
   其二
   岭外春工未可裁,百枝千炬向君开。
   踏歌声满云吹去,络舞人轻月掉来。
   炎野自应饶火树,榕城知不让花台。
   柴桑漫有门前柳,谁似双江遍影梅?
   其三
   三岁栽桃揭水湄,焉知此夕发丹滋。
   月波助炬为容色,灯影藏花作粉脂。
   笳鼓六街编户喜,纱笼数点使君随。
   不须更忆东华路,燕市飞尘染玉羁。
   其四
   此夜春狂满八都,粤乡何必减东吴?
   木皆缯绮灯为屋,草亦神灵帚有姑。
   面茧卜官添蚁梦,火蛾斗胜逞蜗图。
   独怜犹抱弥生鼓,弄遍渔阳月未苏。
   笔者不揣浅陋,试以第一人称解读这几首诗:
   “元宵节傍晚,街上烛市传来购蜡烛点花灯人群熙攘欢笑之声,让我有些急不可待。属吏依例晚参,我交代完工作后退衙,在一片笙歌声中,赶往榕城大街小巷去观赏花灯。但见鱼龙百戏各色花灯腹中灯火通明,映得榕江南北两河波光闪闪。署有官衔或某种标记的狮、豹灯笼,其光焰照得几乎让黄岐山岭也染上一层酡红色。虽说洛神未能乘满月的光辉降临,但街上岂能没有出游的歌伎?你看,她们浑身散发着香味与人们擦肩而过,似在进行“逐香”比赛。城里小溪上那些虹形拱桥,花灯布置得像画阁一样,我从中看到的是什么呢?这不正是我常在梦里见到的家乡烟花拱桥元宵夜的盛况吗?”
   “此夜榕城成百上千的花朵有如火炬对着人群盛开,让岭南春季造化万物的天工也无从着手剪裁。阵阵踏歌声随云飘去远传四方,人们边唱边舞动作轻盈,引得天上月亮也落下来兴奋参与。向称炎野之地的岭南,此时刻应是处处银花火树,而榕城各处花台繁花似锦,据我所知概无他处能出其右。东晋柴桑人陶潜空有门前几株垂柳,哪能像榕江两河四岸烛光灯影里遍地梅花漂亮?”
   “榕水之滨栽种了三年的桃树,没料到粉红色的花朵今夜纷纷绽放。月光伴着各色花灯的光焰为桃花美容,灯影让花枝掩映,花瓣似涂上了一层脂粉。笙歌鼓乐队伍巡游穿行六条街道,沿街两旁挤满了兴致勃勃观看的居民。队伍中有几盏纱笼花灯后面簇拥着一群男士。还是不要回忆京城东华路闹元宵的情景吧,那里的沙尘天气连街上巡游马匹玉饰的马络头也染上尘沙,比这里逊色多了。”
   “今晚揭阳八都乡村到处是春的狂欢,地处粤东的揭阳闹元宵怎能说比不上我老家东吴一带呢?你看,树木张灯结彩简直成一座座灯屋。妇女围在一起“迎紫姑”,被当成“紫姑”的稻草束或扫把似乎也很神灵。男人们在吃“面茧”占卜,做着当官的南柯一梦。灵活轻盈的飞蛾也围绕着灿烂的花灯兴奋得上下腾跃,其画面就像在笨拙的蜗牛面前斗胜逞能一样。唯独揭阳闹元宵的盛况深深吸引着我,让我忽然想起了东汉名士祢衡被曹操谪为鼓吏,于元宵‘击鼓骂曹’之前试鼓,演奏《渔阳掺挝》鼓曲,‘渊渊有金石声,四座为之改容’的典故。人们今晚好像抱着弥衡的鼓,敲击演奏整夜狂欢,直弄得天上一轮圆月也沉醉在欢乐中不知疲倦而不想休息。”
   张氏这四首七律,以自己的亲闻目睹,用与京城、家乡对比的手法和艺术夸张的笔墨,生动形象地描画了一幅明崇祯年间揭阳城乡闹元宵的风俗画卷。读者可从中看到春意盎然,花台遍地,百花盛开的榕城,闹市街巷,处处张灯结彩,火树银花,鼓乐喧天,载歌载舞,花灯巡游,画阁红桥,游人如织观赏花灯闹元宵的情景。在八都乡村,则到处有“迎紫姑”和“吃面茧”的民俗活动。“迎紫姑”也称“卜紫姑”,此俗始于六朝。相传紫姑又称紫姑女,名叫何媚,生前是位妾,因大老婆嫉妒,被害死于正月十五夜。后来每当元夕,妇女们三五成群在一起“迎紫姑”,表达对这位可怜少女的同情怜惜并借此卜吉趋利避害。“吃面茧”的习俗始于唐代,五代时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就有“正月十五造面茧卜官位高下”的记载。面茧系用面做成的包子,里面包入写上官职的竹木签,看谁能吃到,以测做官的运气,此风原在官场盛行,后来也风及民间。“迎紫姑”或“吃面茧”习俗,自古在京城及江北江南各地流传,明代揭阳看来也颇风行。这些习俗在今人眼中未免有些滑稽,但在当时,却反映了揭阳人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希望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命运,过上好日子的良好愿望。
   张明弼在诗中并未提及榕城著名的“行彩桥”习俗。一种民俗的产生、形成和发展是个漫长过程,其内容、形式和被赋予的文化内涵,是随着岁月的流转而不断变化和丰富的。诗里“红桥画阁何由见”一句,应是人们熙熙攘攘过桥赏灯情景的概括之语,虽未着意渲染,但读者或可从中看到了逐渐形成的榕城元宵“行彩桥”习俗的前期身影。从以诗证史的角度讲,张明弼这四首诗,不失为研究明代揭阳迎春节庆民俗文化活动的难得史料。
  
   □陈作宏
   摘自2017年第1期(总第54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8年3月30日)
w 侨批文物馆设立征信文化教育基地 副理事长陈荆淮出席仪式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第五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第四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
w 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调研侨批文物馆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行“2018潮学年会”
w 侨批从征集到申遗成功
w 意义深远的潮商文化
w 从汕头《巡道行署碑》说起
w 刘禹锡在连州和韩愈在潮州之比较
w 清末澄海县训导梁廷楠及其《海国四说》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近现代美术史略》
w 《汕头埠史话》
w 《王弘愿年谱冯达庵年谱简编》
w 《吴雨三先生家书集》
w 《海防名城碣石卫》
w 《侨批文化》总第27期
w 《侨批文化》总第26期
w 《潮学通讯》总第5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