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海丝”文化特质及其价值刍论

“海丝”文化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产生的文化。历史上,汕头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在中外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中外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从而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富有特色的“海丝”文化圈,造就了丰富灿烂的汕头“海丝”文化。那么,汕头“海丝”文化具有哪些特质与价值呢?本文试就这一问题作粗浅的探讨,愿乞教于同仁。
   一、汕头“海丝”文化特质
   文化特质就是组成文化的能够发挥一定功能的文化元素,是一种文化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区别于他文化的内在规定性。汕头“海丝”文化缘起、发展于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的海上丝绸之路,记录了汕头先民战天斗海、开疆拓洋的艰辛历程,凝聚“自强不息、海纳百川”的潮人精神,具有鲜明的文化特质。
   ㈠开放性
   开放是文化的一大特质。相比较而言,大陆文化封闭而海洋文化较为开放;农业文化封闭而工商业文化较为开放。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是一条海上商业贸易之路,是一条文化交流之路,是积极主动走出去、引进来的开放之路。
   15世纪开始的新航路开辟,欧洲人开启了一个开拓世界市场的大浪潮,强有力地推动着世界从古代封闭社会转变为近代开放社会,古老的中国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这一浪潮。明清两朝初期,尽管统治者都实行海禁政策,但开放的世界浪潮难以逆抗,因而随后都及时调整政策,开海禁,通商贸,尽管很不情愿,无可奈何。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汕头,在通往东亚、东南亚、南亚、非洲的海洋航线上,与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交往。通商行文的汕头人,把丰富的瓷器、茶叶等物产和风情万种的文化推销出去,把异邦物产和异国文化带了进来。从交流的主体看,走出去的汕头人,面对浩瀚大海,随风浪无涯地漂泊,本身就需要广阔的胸襟,加之他们为了海上交通活动的需要,为了适应各种环境的需要,经常要在异国他乡生活几个月,甚至数年之久,他们的文化接触面比较广。在海上奔波的汕头人,能够亲身接触形形式式的异质文化。这种生活经历使他们产生了广采博纳的动机,使他们对海上交通活动中耳濡目染的事实直接进行辨析加工,直接接受相关的文化信息,进而融入本族群的文化,从而加重加厚了以海洋文化、商贸文化、港口文化、华侨文化为主体的汕头“海丝”文化。同时,不少外国商人、传教士、文化使者纷纷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东来,踏上汕头,把他们独具特色的异域文化,包括语言文字、服饰礼仪、饮食习惯、建筑风格、宗教信仰等带到汕头。在长期的接触与磨合过程,形成了汕头人积极主动接受异域文化的开放襟怀和风格。
   “南澳一号”是一艘满载外运瓷器的明朝万历商船。当年这艘商船沿着开放的海上丝绸之路,顺着世界开放之浪潮,带着冲动,冒着风险,撞击海禁之坚门,不幸遇难,触礁沉没。“南澳一号”是悲哀的,也是壮烈的,但又是勇敢的。它破禁求放,显示着对开放的强烈追求,对交流的积极参与,是汕头“海丝”文化开放特质的代表。
   汕头的商埠文化、红头船文化、港口文化、瓷器文化、侨批文化等,都与大海结缘,都非常活跃,十分奔放,无不鲜活地体现着汕头“海丝”文化的开放特质。
   ㈡兼容性
   不相容或相异的文化在经过抗拒与冲突之后,逐渐进入相对稳定的时空内,通过各种文化的相互渗透、互补和共生,从而构成文化内部的结构张力,这就是文化的兼容,也称文化整合。兼容性是文化的又一大特质。不同文化的兼容性会因类型、构成、形式的差异而存在一定的差异。传统的农耕文化兼容性就相对弱些,而封闭性、排他性相对强些。
   文化的兼容实质上是异质文化重新组合的过程,当然整合后新的文化中保留各种文化成分的多少取决于各种文化的势能高低。原来渊源不同、性质不同以及目标取向不同的文化(最关键的是文化价值取向的不同),经过相互接近与冲撞,彼此协调接纳,它们的内容与形式、性质与功能以及价值取向等为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不断进行修正,逐渐变化、融合,从而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文化体系,这种整合兼容是一个有机的动态过程。
   以商贸文化、海洋文化、港口文化、华侨文化等主体的汕头“海丝”文化,实质上就是汕头传统的本土文化与各种外来文化相容、整合、融汇贯通而形成的。唐朝之后,尤其是郑和下西洋之后的明清时期,一直到近代汕头开埠,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商人、使节、僧侣,沿着海路东来,带来了语言文字、图书文物、服饰礼仪、宗教信仰等文化载体与文化信息,在汕头大地安营扎寨,广为传播,更是与本土文化相互融合,开花结果,“生儿育女”。
   始建于1910年的澄海陈慈黉故居,占地25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500平方米,主要由“郎中第”、“寿康第”、“善居室”和“三庐”书斋4座第宅组成,共有大小厅房506间,是汕头乃至全国解放前稀有的华侨住宅建筑群,堪称“岭南第一侨宅”。陈慈黉故居的装饰,无论是圆体的支柱,还是附着墙上的的支柱,都采用西式花柱头;圆形和拱形的西式窗与方形的中国式门窗相得益彰;饰纹有的是采用汕头式的、以贝灰为材料的灰塑,有的是以西方石膏为材料的塑造手法;装饰花纹既有潮式的花鸟图案与寓意,又有西式的几何图形与意念,在某些通廊石柱梁上的花纹中,干脆刻上英文字母“ABC”,这是最明显的中西渗透的直接表现……陈慈黉故居是汕头“海丝”文化的标志,也是汕头“海丝”文化兼容性特质的代表。
   南澳作为一个重要的贸易港口,一个繁忙的交通要道,实现的文化交流与兼容也是非常可观的。南澳岛上的街头巷尾、鱼市、商店,仍通行与国际接轨的“公斤制”,并自古至今顽强地坚持着,这与南澳在古代潮州沿海对外贸易中无可比拟的重要地位,不无关系。这确实就是一种明显的文化兼容,是汕头“海丝”文化兼容性特质的体现。
   汕头的其他文化遗产,无不反映着外来文化与汕头本土文化融合的成功,彰显着汕头“海丝”文化的兼容特质。
   ㈢冒险性
   中国古代文化属于大陆文化、农业文化,造就了古代中国人安土重迁,封闭保守,缺乏冒险精神。而处于南中国海的汕头人,很早就与大海结缘,“耕三渔七”,[1]勇于向大海索取生活资料。明清时期的汕头人,特别是海盗海商,甘冒风险,向海洋进发,发展海上交通,进行国际贸易,开展文化交流。虽然经常遭遇狂风暴雨,不少人葬身鱼腹,但在奋发图强和富有冒险精神汕头人的面前,大海不但没有成为汕头人的障碍,反而成为汕头人征服的对象。他们气矜而凌人,“出没巨浸,与风涛争顷刻之生”,[2]敢于“黩货而蹈险”,[3]倾其一切财货、乃至生命而作商业冒险。汕头人富于冒险、勇于拼搏的精神,是海洋文化所具有的特性,对沟通中外政治、经济、文化交流起了重要作用。
   承载大批青花瓷器向外运送而沉没于三点金附近海域的“南澳一号”、勇立潮头的红头船等等,充分有力地表明,历史上的汕头人,冒着生命危险,勇于冲破种种海禁政策。他们的勇气、意志和冒险精神在以保守著称的古代中国农耕社会里,无疑是出类拔萃的,即便在同时期的西方也是令人惊叹的。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在阐述“潮人善经商”时精辟地指出:“尤不可及者为商业冒险进行之精神。其赢而入,一遇眼光所达之点,辄悉投其资于中,万一失败,犹足自立,一旦胜利,倍蓰其赢,而商业之挥斥乃益。”[4]冒险性无疑是汕头“海丝”文化的一大特质。
   ㈣互动性
   文化是流动的,流动是双向的。文化传出去,文化也引入来,互相往来,相互补充,相得益彰。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外文化,尤如大海,潮起潮落,永不停息。人的流动是文化传播最直接、最有效的形式和途径;人的流动,就意味着文化的流动。“人是观念、信息、文化的载体。当人迁移流动时,不论是迁移流动的个体,还是群体,所具有的各种文化特征,所遵循的文化模式、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生产生活方式,毫不例外地随之而移动。以生活方式为例,生活方式以人为载体,个人有个人的生活方式,群体有群体的生活方式,因此人口迁移的同时也迁移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等也同样如此。”[5]
   借助海上丝绸之路,汕头人积极善意地将中华民族文化以及汕头文化向海外传播。信仰崇拜方面,明嘉靖时,潮人翁万达三任兵部尚书,在北方筑长城,回家乡修水利,其偶像被潮人带到泰国奉为“翁勇大帝”,又称“英勇大帝”,仅在泰国就立庙百所以上;“护国庇民”的三山国王,从汕头传到东南亚国家与地区,为东南亚人民所敬拜;由潮阳和平人马贵德等创立、原本在汕头民间流传的德教,传入东南亚地区。文化艺术方面,潮剧在泰国等地广受民众的欢迎。风俗习惯方面,“营老爷”习俗在马来西亚新山市十分盛行,100多万人口的新山市,每逢“营老爷”,竟有三、四十万人参加,而且该俗成为马来西亚的非物质文化遗遗产;汕头“出花园”习俗在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十分流传;工夫茶等饮食习俗深受东南亚人民的喜爱……汕头文化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有效地向外传播。与此同时,海外文化也循着海上丝绸之路东来,传入汕头各地。天主教、基督新教、泰国佛教率先在汕头登陆;泰语、马来语、英语等外来语,融入汕头话之中……中外文化因海上丝绸之路而相互传播,交辉相映,汇成庞大的“海丝”文化,大大增强了汕头“海丝”文化的互动特质。
   二、汕头“海丝”文化价值
   文化是人创造的,创造必定有价值。文化以价值为轴心,价值是文化的灵魂所在。文化价值是指人类创造的文化产品所具有的能够满足人类文化需要的特殊性质,或者能够反映人类文化形态的属性。丰富的汕头“海丝”文化是汕头先民在长期海上丝绸之路中形成的,是汕头先民在频仍的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中创造的,必定有其价值。
   ㈠历史研究价值
   自从有了人,就有了人类历史。文化是人类社会的三大构成之一。文化是人创造的,文化史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研究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领域,文化具有丰富的历史研究价值。汕头“海丝”文化见证了汕头历史发展进程,凝结着汕头海上丝绸之路大量的历史信息,为研究汕头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
   南澳象山文化遗址见证了新石器时期南澳人民开疆拓海的历史,不仅为我们研究汕头史前史提供了珍贵的历史材料,而且有力表明,汕头的海上交通和水上活动起码有8000多年的历史,汕头“海丝”文化发育是相当早的。
   澄海凤岭古港考古发现的大量巨缆、大船桅、大批宋瓷片及船板,见证了唐宋时期澄海商业贸易的繁荣,为研究唐宋时期的澄海历史提供了丰富历史材料,有力证明了汕头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
   “南澳一号”出水的大量文物,包括大批青花瓷器,主要类型包括青花瓷大盘、碗、钵、杯、罐、瓶以及釉陶罐、铁锅、铜钱及铜板等,反映了明朝陶瓷生产的发达程度。“南澳一号”展示了明朝时期发达繁荣的海上贸易,以其丰富多彩的文物见证了南澳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为更进一步研究明朝特别是明代南澳海防史、贸易史、航海史、海盗史、造船技术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源,也为我国水下考古与研究提供更深层次的参考价值。
   对外商业贸易的繁荣,使樟林港一跃成为遐迩闻名的“通洋总汇”;[6]踏海而行的红头船,造就了一个庞大的红头船商人集团,形成红头船商业贸易圈;新兴街、安平栈、天后宫、永定楼、藏资楼等遗址和碑记石刻,这些都见证了清朝初期的汕头历史,是汕头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的缩影,它更是表明:在其他地方海上丝绸之路衰落之时,汕头海上丝绸之路以新的形式大踏步前进。
   汕头的开埠,汕头的崛起,汕头港的繁荣,见证了晚清至民国时期汕头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证明汕头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源远流长,而且经久不衰,为研究近代汕头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历史材料。
   ㈡社会价值
   人是离不开传统的,人类总是生活在传统之中。历史的、文化的传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当代,孵化着未来。汕头“海丝”文化是汕头先民在长期海上丝绸之路中创造的,经千百年锤炼,汇成一种具有鲜明开放性、海洋特征、华侨特色的文化传统。汕头“海丝”文化与当代汕头改革开放、特区建设等等方面有机融合起来,将产生可观的“化学反应”,释放出强大的社会正能量,有力又有效地推动了汕头经济社会的发展前行,其社会价值不可否认。
   培育社会意识、养育群体精神,是文化社会价值之一。汕头“海丝”文化具有培育汕头人社会意识、养育汕头人群体精神的社会价值。汕头“海丝”文化形成于海上丝绸之路,享用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与的地区的人民,它姓海名洋字丝绸,其更大意义在于激发全民族的海洋意识。揭阳港、庵埠古港、“南澳一号”、红头船、侨批、汕头商埠等等,以其丰厚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内涵,强有力地昭示:我们的国土不只是肥沃的广大陆地,还有这片蔚蓝色的广阔海洋。海洋资源丰富,是我们祖先创造生活的大舞台,也是我们这些炎黄子孙实现中国梦的大舞台。汕头“海丝”文化在对增强汕头人民海洋意识,强化汕头人民生态文明观念方面有着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而在长期海上丝绸之路中,勇敢的汕头人战天斗海,披风斩浪,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通商经贸,锤炼出自强不息、海纳百川的潮人精神。
   引领、指导经济社会发展,是文化的又一重要的社会价值。文化引领重在于引领人们更好、更科学地认识自身发展的历史方位,明确发展的正确方向,确定发展的正确道路,聚合发展的有生力量。汕头“海丝”文化发展历史向我们展示了一条商业贸易之路,一条港口发展之路,一条文化交流之路。汕头“海丝”文化更是规示了汕头现在及今后的发展方向与道路:必须坚定不移地走开放之路,充分发挥著名侨乡优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门户建设;必须加强港口建设,大力发展临港经济;必须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推动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播与发展。汕头“海丝”文化对引领、指导汕头经济社会发展的社会价值是相当可观的。
   激励、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是文化一个十分明显的社会价值。汕头“海丝”文化在激励、推动汕头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社会价值是十分明显的。汕头“海丝”文化遗迹、遗物、遗址的考古发现以及历史文献的发掘,不时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引发了世人的关注,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和社会效应,尤其是“南澳一号”。大量的出水文物与完整的古沉船,使“南澳一号”成为2010年中国十大考古之一;央视的多次现场直播,使“南澳I号”为世人瞩目,大大提升了南澳的知名度,也福惠汕头乃至整个广东,为汕头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积极的效应,产生了可观的社会价值。
   陈慈黉故居、樟林新兴街、小公园老市区等等,穿越时空,传承历史,延续文脉,总是唤起海内外汕头人的美好记忆,吸引着海外游子回家乡寻梦追忆,更是驱动着他们毅然踏上故土,以绿叶对根回报浓浓亲情,不遗余力,义无返顾地支持国家与家乡建设。
   汕头“海丝”文化作为汕头文化传递和保存的生动有效载体,完美地将中华民族精神、潮人精神传递到每一个汕头人、每一代汕头人身上。汕头“海丝”文化成于历史,就为传统,功在当代,利向社会,将强有力地激励、推动汕头积极融入“一路一带”国家发展战略,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门户建设。
   ㈢旅游经济价值
   价值是人类活动的效应。旅游价值是旅游活动的效应。当今世界,旅游业作为第三产业的生力军,已成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旅游本身是一种文化行为。在众多的旅游产品中,文化旅游最被看好,非常有市场潜力,最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汕头“海丝”文化是一笔重要的历史遗产,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一种珍贵的文化产品,具有明显的经济价值,当中最突出的是旅游开发价值。
   “南澳一号”的考古发掘,特别是中央电视台的现场直播,引发了国内外游客的极大兴趣与高度重视。近几年来,大批游客纷纷涌入南澳岛,一睹“南澳一号”风采为快,尤其是在国庆黄金周等节假日,南澳旅游井喷,给南澳乃至汕头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并推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陈慈黉故居、侨批文化馆、开埠文化馆、海关博物馆等等汕头“海丝”文化产品,也都游客接踵而来,络绎不绝。汕头“海丝”文化的旅游经济价值明显,潜力巨大,当值得积极开发,有效利用。
   ㈣审美价值
   文化是人创造的,凝聚着人的美好意愿,具有明显的审美价值。审美的精神是文化价值。汕头“海丝”文化是汕头先民在长期海上丝绸之路中创造的,无疑具有明显的审美价值。
   汕头“海丝”文化之美在于社会之美。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生产活动,是人类追求美、创造美的过程。劳动的过程充满着对丰厚收获的期待,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期待,人们才感到劳动的光荣,觉得辛苦劳动的“堪值”。汕头“海丝”文化是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活动的产物,它记录了汕头先民战天斗海,奋力拼搏,敢生敢死,追逐财富的艰难历程,体现了汕头人创造美好生活,建设美丽幸福家园的社会美。
   汕头“海丝”文化之美在于艺术之美。“这些带盖的彩瓷看上去做工比较细腻,有红彩、绿彩,还有镏金装饰”;“这些五彩瓷属于釉上彩……其画风不受拘束、大红大绿,有率直之美”;这些“新类型文物让人眼前一亮。”[7]一篇篇图文并茂,绘声绘色的报道,无不展示“南澳一号”出水瓷器工艺的精美、精致。陈慈黉故居既有汕头民宅的古朴民风和中国皇室的富丽堂皇,又有西方建筑的古典崇高,中西合璧,洋为中用,蔚为壮观。汕头“海丝”文化的艺术审美价值不容忽视,值得研究,必须开发利用。
   再次,汕头“海丝”文化之美在于情操之美。文化之美在其精神之美,在其情操之美。情操美是大美,是高尚之美。数以万计的侨批,熔铸着热爱祖国、情系故里、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勇于开拓、笃诚守信、乐施好善的文化精神,体现了汕头人的情操美。
   ㈤情感价值
   文化是一种情怀,充满情感。汕头“海丝”文化是汕头先民在长期海上丝绸之路中创造的,创造的过程充满情感,创造的产品凝聚着情感。
   红头船承载的不仅是大米,也承载着汕头与泰国人民的真情厚谊;陈慈黉故居建造的不仅是黉利家族的豪宅,也筑造起海外潮人的家乡情缘;数以千百计的侨批,充分体现着离乡背井,远赴南洋各种谋生的移民,永化不开、永挥不去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和朝夕相处的亲人的无限思念个牵挂,体现着众多潮籍侨胞对养育自己的父母及家乡的无限感激之情。汕头“海丝”文化为人们承载情感赋予,提供情感发泄,保证情感经营,推动情感传递,实现情感教育,无疑富有丰富的情感价值。情感无价,情感有值。
   ㈥教育价值
   文化以文化人,具有明显的教育价值。汕头“海丝”文化内容丰富,凝聚着一代代汕头人的血汗,体现着汕头人战天斗海,奋力拼搏的精神,是一种丰富的教育资源,具有明显的教育价值。将汕头“海丝”文化引入历史、地理等学科教学,可以帮助青少年学生更加鲜活、生动地了解汕头历史文化以至祖国的历史文化,增强自豪感,更加热爱家乡,热爱祖国,从而提高课堂教学效果,有效实现教育教学目标。
   就在“南澳一号”发掘不久,南澳中学吴兰君老师就把“南澳一号”引入历史课堂教学,拓展学生的知识视野,加深了学生对家乡历史的了解,从中培育学生的家乡情感,激发学生的爱国主义热情。包括“南澳一号”在内的汕头“海丝”文化,是一种重要的教育资源,具有重要的教育价值,当值得广大教师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积极开发,有效利用。
   □陈友义
   摘自2017年第1期(总第54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8年4月2日)
w 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九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开讲
w 《潮商.潮学》征稿启事
w 《潮商•潮学》与读者见面了
w 《潮汕文库》大型丛书项目申报通知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第八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开讲
w 侨批从征集到申遗成功
w 意义深远的潮商文化
w 从汕头《巡道行署碑》说起
w 刘禹锡在连州和韩愈在潮州之比较
w 清末澄海县训导梁廷楠及其《海国四说》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商•潮学》2018年第5期
w 《许昭雄潮州音乐作品总谱集》
w 《侨批文化》第28期
w 《潮学通讯》第55期
w 《潮学集刊》第六辑
w 《韩江闻见录》
w 《补纂叠石山房志》
w 《海陆丰诗词选征》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