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运动中之潮音问题

识录:现在我们学习使用汉语拼音,从小学开始,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自然而然,一段时间下来,小学生都可以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然而在民国时期,潮汕地区普及国语之前,能操流利国语的人是很少的。我们的前辈们曾经为了在潮汕地区普及国语进行了各种探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当年那种艰难的条件下,先辈们筚路蓝缕,不懈努力,发起并持续开展了国语运动,甚至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放弃过努力,体现了老一辈文化人、教育工作者对国家民族的历史使命感和对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心。最近,我依据中山大学陈哲先生提供的PDF格式文件,用手机识录下伯父吴珏(双玉)先生抗战期间撰写的专论《国语运动中之潮音问题》。由于字迹比较模糊,识录有点吃力,但还是勉力完成了。伯父的这篇遗作对我来说只是为家族再挽回一份小资料,然后束之高阁,意义不大。我更希望此文能借助学术媒体公之于众,以便有兴趣者收藏利用,庶几能为潮汕文化、教育史册添加片瓦。这篇专论既有潮音注音符号早期的学术探讨,也有潮汕国语运动的历史记载。文章论述提纲挈领、内容简明扼要,对潮汕历史文化研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吴珏先生(1906~1959),字双玉,原名元华,号谷堂,系潮汕知名学者,声韵学专家。其部分著作之定稿或初版本由于历史原因失落或收藏于私人家中,未能公之于世。其编著之《潮州志•方言志》完整定稿,于1949年由饶宗颐先生带往香港,至今仍未出版。饶先生曾于《潮州志补编》出版时郑重表示,他将继续寻找吴珏先生编纂的《方言志》。他说:“赶紧找,会找到的”。在为各分志题签时,饶先生也为尚未找到的《方言志》题好了签。对此,我等依然殷殷期待。吴珏先生部分存世著作可见诸《潮州志》和一些图书馆、潮汕史料、民国时期多种报刊杂志,等等。
   吴游
   黎锦熙先生在其民十五年全国国语大会宣言中,曾举出国语运动的方针为两纲四目。所谓两纲,一曰国语统一,二曰国语普及。两纲中,又各分为统一与不统一两纲目,其后黎先生又在此四目下隶十事。其第一纲第一目为推行国音字母与传习国语语文,第二目则为添制各地方音闰母、调查整理方言、征集并改良方言文学。盖推行国语教育最大的窒碍,在于各地方音之歧异,欲使此操殊异方音之人民,言文与全国归于统一,着手必先将其地之方音与国音作通盘之比较,观其异同,求其会通,然后能因势利导,治丝不紊,事半而功倍;若尽弃故步于不顾,圆枘方凿,比于中国人之习外国语,自觉其难于收效。关于“国语运动中之潮音问题”,向来注意及者不多,所以际此潮汕国语运动中落时期,吾人特别提出来讨论。
   潮汕国语运动,大约可分为五个时期:
   1,酝酿时期:起自五四运动以后,至民国十三年。其时潮汕各校起初注意国语教育,课程中有“国语”科目,但南腔北调、纷然杂陈,其能操纯粹的标准音者极少。
   2,萌芽时期:迨民国十四年,东江第一次行政会议在汕头举行,教育部份决议案中,有小学教学一律应用标准语,及积极推行注音字母一项。各县对于国语教育乃较前重视。民十五年,岭东国语运动大会在汕头开幕,各县相继举行,自此国语运动遂普遍开展于潮汕各地。
   3,成长时期:民十六年全国国语教育促进会汕头分会成立,工作允称努力,影响所及,各县亦积极提倡。每年暑假,各县教育当局均有国语讲习所之举办,召集中小学教师施以短期之训练。国语师资之养成,间接使到民众国语更加普遍化。
   4,全盛时期:民十七年至廿五年间,可称为全盛时期。汕头市政府曾先后通令:一,中小学教授一律应用国语。二,集会演讲应用国语。三,体育术语应用国语。四,市校教职员不能操标准国语和使用注音符号者不得聘用。五,每年定期举行中小学学生国语演讲比赛一次。而各县亦有类似办法,通饬执行。这一时期的国语运动,由于政府与人民之合作,获得极大收获。
   5,停顿时期:全盛时期经过数年之后,国家踏入抗战阶段,汕头、潮安相继沦陷,国语教育促进会会务停顿。汕头各市校停办,缺乏领导与观摩机关,国语教育乃一落千丈。所幸在自由区方面,仍时有零星光芒,间断呈现。潮汕国语运动之命运,盖已不绝如缕。
   从以上五个时期观之,可知潮汕国语运动自酝酿至全盛,中间最少有十六七年。十六七年中所养成的国语师资,人才也不算少,何以在最近三五年来,就遽归式微?此中原因,一半是受战事的影响,一半还是传播教导之方法问题。吾人认为教授国语,不仅在于使用直接注入式,并且应当注意到国音与方音之关系与演变。吾人将近四百年来中国古音学家研究之结果,以与潮州方音比证,已灼知潮音源流之古远。更从音理上求得潮音某韵之字,在国音常入某韵,潮音某声合某韵,在国音常化为某声的一般通则。因而可以审辨准确之音读,此即观其异同、求其会通之谓。
   潮州人操国语最普遍之病象,声类多于韵部,试举其要:
   一,舌叶(知澈澄)各纽与舌齿(精清从)各纽不能分。
   二,齐齿与撮口各韵混淆。
   三,轻唇(非敷奉)各纽多不能发。
   四,舌前与颚多不分别。
   凡此种声类皆非潮人之习惯音。若从声韵学上讲,则舌叶(即舌上)古出于舌头,轻唇古出于重唇。语言进化通则,古侈而今敛,撮口者乃后韵敛之极,潮州向无此音。举例言之:“知(读如知县之知音低)、澈、澄、哲、张(姓氏字)”于潮音皆发舌头声,此在国音当入于舌叶,而不入于舌齿;“精、清、从、葬、增、综”在潮音皆发舌齿声,则与国音同而无异。凡潮音重唇字,其后随以合口韵者,于国音多发轻唇,如“弗、敷、富、粪”是;其在潮音流入于浅颚(近乎摩擦者)亦然,如“风、方、府、分”是。唐守温三十六母中并无舌前声,即明兰廷秀韵略之早梅诗二十母中,此声亦阙。可见舌前声之出现,其时代必甚近,故潮音“纪、起、结”等字,尚发颚声。总括言之,凡古舌头重唇深颚之声,因受齐、合、撮三韵影响,或其舌之位置上升接于前颚,或其上齿接于下唇,而往往变成舌前舌叶前轻唇之声。潮音保存古音成分极多,故表面与国音差异特甚,苟于国语运动中之教者读者,察而知之、审而明之,口舌之间,有条不紊,触类旁通,厘然胸次,则于学习国语之功可收其半。
   此外连类论及闰音问题。所谓闰音者,谓各地方音所特有,而与国音不同之语音。国语罗马字附有增制闰母以拼切各地方音之规定。潮音有闰音之拟订,约当民国九、十年间。各县虽先后有人提及,而正式由政府倡导主办者,则自民十一年陈君亦修所主持之“潮安县立注音字母传播所”始。当时拟定之声纽闰符凡三,计双唇阻(吴游注:此处闰符无法打出,上部冖、下部ㄅ。)(文之双声)。舌根阻(吴游注:此处闰符无法打出,类似“开”字换其丨为乚。)(牛之双声)。舌齿阻(吴游注:此处闰符无法打出,冂中间加“-”,类似卪。)(而之双声)。鼻韵不添制闰符,仅于原韵之上加一国际音标之鼻音符号“~”,如潮音“柑”以“ㄍY”标注(吴游注:“Y”之上加有鼻音符号“~”,此处一时无法打出。),“庚”以“ㄍㄝ”标注(吴游注:“ㄝ”之上加有鼻音符号“~”,此处一时无法打出)。复合韵与声随韵,亦未特制音符,如潮音“街”以“ㄍㄛ丨”标注。民十二年以后,各县对闰符多随意添制。潮安县立注音字母传播所乃请由潮安县教育会召集各方拟订统一符号。当时大会决定将新增闰符改为ㄅ、ㄍ、ㄙ(吴游注:这三个闰符之上各附加有符号“,”,此处一时无法打出),其余办法,一如传播所之原定。
   但试细绎潮音文纽之音,虽近于帮纽,而究其源流,实出于明纽。如“帽、武、亡、描”,皆今明纽字;牛纽音近于见纽,而实出于疑纽,如“误、鹅、月、艺”,皆今疑纽字;而纽之字,出于日纽而非心纽,如“戎、让、人、忍”,皆今日纽字。今以ㄅ、ㄍ、ㄙ附饰以为潮音文、牛、而三纽闰符,殊觉未妥,将来重修潮州闰音,实有加以改正之必要。
  
   □吴珏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9年7月30日)
w 陈荆淮等考证品鉴潮剧老唱片
w 陈荆淮等考察濠江区青林社区古建筑历史遗址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三)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
w 善堂跟进汕头埠——以汕头诚敬善社为例
w 潮汕善堂闪烁着的爱国主义光辉
w 儒学在萧氏四序堂
w 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w 认祖归宗的“寻根指南”——回眸潮州古民居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 第二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汕歌册)1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4期
w 《侨批文化》第31期
w 《侨批文化》第30期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0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8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