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梁氏与揭阳京岗孙氏的亲密关系

福建泉州梁氏家庭,历来与揭阳京岗孙氏家庭感情特别深厚。其所以如此,乃源于南宋初期泉州才子梁克家青年时游学潮州,至揭阳县京岗孙白家中当塾师达7年之久,宾主感情甚好。其后,梁克家至揭阳县城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诗得妻,在潮州和泉州都广泛传为美谈。自南宋初期至今,泉州梁氏家庭与揭阳京岗孙氏家族,都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感情其笃,成为闽南地区和潮汕地区亲密家族关系的典型范例。研究泉州梁氏和揭阳京岗孙氏家族的亲密关系,对研究闽南和潮汕两个地区的历史和人文关系,促进这两个地区的社会和文化合作与交流,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梁克家游学至揭阳京岗当孙白家塾师
   梁克家字叔子,号毅斋,福建省泉州人,出生于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年),自幼聪敏好学,“书过目成诵”,很有文才。宋高宗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当他24岁的时候,游学至潮州府揭阳县京岗时,揭阳县原县令孙乙(致仕后留居京岗村,成为京岗村孙氏始祖)之子孙白,见梁克家谈吐风雅,饶有才学,就恳切聘请梁克家留居孙家当塾师,给孙家子侄教授经史诗文,宾主互相敬重,历时7年之久。
   可是,7年后的一天,梁克家为孙白家书写匾额之后,濡笔拂墨,墨沁透过窗纱,无意中污及邻居曾氏女儿之衣,曾氏误认梁先生戏弄其女,告之孙白。孙白虽知道梁先生一向为人庄重,但他当时对此事信疑参半。过了数天,梁克家见孙白对他的情绪有异,便于是晚在所居住的屋壁上题写《八疑诗》四韵,然后于凌晨拂袖离开孙家。他所题写的《八疑诗》曰:
   曾母投杼意可嗟,角弓射影实非蛇。
   尘余甑饭疑偷饭,纳履瓜田岂盗瓜?
   马援无心归薏苡,广陵有意赋梅花。
   通宵秉烛犹薪继,何况寒儒隔窗纱。[1]
   这首《八疑诗》,首先以古早七件因怀疑而致误会的事件,揭示有人在没有实据的情况下,怀疑他人有不轨的行为,这确实很不应该,有的还是很冤枉的。其中“曾母投杼意可嗟”的诗句,以“曾参杀人”的典故,说明春秋末期孔子的好学生曾参(即曾子),一向以孝道和修身而闻名,而当时有一个与曾参同姓名的人杀人。曾母在投杼织布的时候,有人告诉她曰:“曾参杀人!”曾母相信自己的儿子没有杀人,听后即曰:“吾子不杀人!”说后织布自若。过了片刻,又有一人告诉曾母曰:“曾参杀人!”曾母又曰:“吾子不杀人!”仍然织布自若。再过片刻,又有一人告诉曾母:“曾参杀人!”曾母听后惊惧,投杼逾墙而走。虽然,曾母相信自己儿子的良好品性,不会杀人,但当时连续有3人先后告诉她曰:“曾参杀人!”曾母在听第三个人告诉她“曾参杀人”之后,也曾感到惊恐。后来,人们以“曾参杀人”比喻流言可畏。[2]梁克家以“曾母投杼意可嗟”之诗句,揭示告诉曾母“曾参杀人”的3个人,只是捕风捉影,张冠李戴,诬说后来成为大贤人的曾参杀人,这是很不应该的。
   又如梁克家的“马援无心归薏苡”之诗句,根据东汉初期伏波将军马援在出征交趾期间,因交趾地方湿气重,而常用薏苡果实制作糕饼,食之可以去湿省欲,至马援班师回朝时,要以交趾出产的薏苡果实作为种子,以期种植后生产大量薏苡,可作药用,便运载一车薏苡果实回国。至马援逝世之后,有人向朝廷上书诬告马援从交趾载回的一车东西,是交趾的名贵物品“明珠文犀”。后来,人们因此称蒙冤被谤者为“明珠文犀”。梁克家用“马援无心归薏苡”之诗句,揭示当年马援从交趾载回的一车薏苡果实,只是拟作种子使用,这是为帮助人们治风湿病的一件好事,而后来有人诬告他载回的是一车“明珠文犀”,这确实是很冤枉的。
   梁克家所题写的《八疑诗》,以古早七件因怀疑而致误会,使人蒙不白之冤的事件作为铺垫,然后特别以“何况寒儒隔窗纱”之诗句,诉说自己只是一名寒儒,并没有非份之求,而且当时拂墨致墨沁污及邻居曾氏女儿之衣,实是无意之事,何况墨沁拂出窗外,还隔着窗纱,自己完全是清白无邪,是不应该被怀疑的。
   孙白见梁克家所题写的《八疑诗》以后,恍然大悟,知道这是一场误会,深悔自己不该对梁先生发生怀疑,于是立即命管家急速追上梁先生,向他表示深刻道歉,并敦请梁先生回孙家继续教授其子侄,但梁克家坚辞不回,管家只好按孙白的吩咐,向梁先生赠送黄金50两,梁克家也婉言谢绝。接着,梁克家起程前往揭阳县城,准备拜谒揭阳县令陈彦光,然后回归泉州。
   梁克家在揭阳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
   诗得妻
   当时的揭阳县令的陈彦光,福建同安县人,是梁克家的远房亲戚,一说是表叔。梁克家到揭阳城县衙拜见他时,两人亲切交谈,陈彦光见梁克家才优志高,很进取心,便留他住县署馆舍。
   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九月的一天,揭阳县署东斋梅花盛开,满园芬艳,城中许多人见东斋梅花比往年早开放,甚感奇异,有一些士子以此赋诗逢迎县令,梁克家见此情状,也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诗一首。其诗云:
   老菊残梧九月霜,谁将先暖入东堂?
   不因造物于人厚,肯放寒枝特地香。
   九鼎燮调端有时,百花羞涩敢言芳。
   看来冰玉浑相映,好取龙吟播华章。[3]
   梁克家这首诗,描述当时揭阳城县署东斋在九月霜冷老菊残梧的时节,有谁将光暖照射入东堂呢?假如不是天时对人优厚,那里能使东斋九月梅花开得特别香艳呢?!等到国家政通人和的时候,一定有特别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好像百花羞涩而梅花独显芬芳一样,可以充分发挥其卓越的才能,如同冰玉互相辉映一样,到了此时,就可以取出龙吟琴曲,播出热情欢乐的乐章,以表示热烈的庆祝。而更重要的是,梁克家这首诗,寓情于景,意境非凡,抱负远大,很自然地抒发了他立志勤学以夺取高魁,并要在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为国为民施展自己的才能。揭阳县令陈彦光见梁克家这首诗以后,深感此人才能和志气皆高,他日必成大器,遂将美丽和贤惠的女儿配给梁克家为妻,并热情支持女婿继续刻苦攻读,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当年梁克家在揭阳县城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诗得妻,一直至今在泉州和潮汕地区成为民间美谈。南宋文学家洪迈所著《夷坚志》中,把当年梁克家和陈氏的美满姻缘,也载入书中。上世纪八十年代,泉州剧作家杨波也以梁克家在揭阳县城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诗得妻作为题材,创作闽南地区高甲戏《梅镜记》[4]在闽南地区不少戏院演出,博得广大观众的赞赏。自南宋以来,海内外泉州梁氏的族人,总喜欢把“梅镜堂”或“梅镜传芳”,作为梁氏宗庙的堂号。
   梁克家考中状元为官清正办不少好事
   梁克家在揭阳县令陈彦光的鼓励和支持下,继续刻苦攻读,文才更加高深。宋高宗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他返回泉州,然后赴福州参加省乡试,结果名列乡试第一名(即考中解元)。至绍兴三十年(1160年),他上京城临安(今杭州),参加会试,考中会元,再被选参加皇帝主持的殿试,名列第一,由宋高宗钦点状元及第。接着,梁克家被朝廷受任平江府(今江苏苏州)签判,再调秘书省正字,又再迁著作佐郎。在此期间,他曾上疏论国家大政六事:“一正心术,二立纪纲,三救风俗,四谨威柄,五定庙算,六结人心。”这六事都切中时弊,为宋孝宗所采纳。宋孝宗乾道年间,梁克家累升为中书舍人,迁给事中,宋孝宗曾命他分析当时风俗存在的弊病,梁克家直言不讳地曰:“当今风俗存在弊病,一是瞒上欺下说假话;二是苟且偷安无进取心;三是唯唯喏喏毫无主见;四是争权夺利趋炎附势。这种腐败风俗导致世风日下,国力不振。”[6]对梁克家上面所奏,孝宗大加赞赏。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梁克家升任右丞相,积极为振兴国家经济和巩固边防,作出不少贡献。至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梁克家因与知枢密院事张说在廷议时对金国的处置意见不同,而请求辞去右丞相职务,先后出任建宁(今福建建瓯)、福建知州。孝宗淳熙九年(1182年),他又再度回朝廷任右丞相。梁克家为了实现自己当年在揭阳县城赋《东斋九月梅花盛开》诗所立下的豪情壮志,为国家为民众办了不少好事,如奏请宋孝宗广开言路,革除弊政,力主从将、兵、财三项着手,锐意巩固边防,并请筑楚州城(在今江苏淮安)等,更有效地抗击金兵南侵。梁克家还任用王十朋、陈良翰等一批贤才担任重要官职。以上各种措施和行动,都使当时朝野为之悦服。
   泉州梁氏家族和揭阳京岗孙氏家族关系密切
   梁克家青年时在揭阳京岗当孙白家塾师,他尽心教授孙家子侄,使他们文才都有长进,其中有些人后来取得科名,在各地担任官职受到当地民众赞扬。与梁克家有7年厚谊的京岗村孙白,后来任隆兴军(今江西南昌)司理参军,因负责向朝廷进贡牛皮误期,有的地方官诬告他有意贡牛皮误期,致孙白阖家将遭治重罪,孙白立即上京疏辩,经宋孝宗任命梁丞相审理此案。梁丞相经过充分调查了解之后,确认孙白经办所要上贡的牛皮,因受天气久雨的影响,无法在限定上贡的日期内晒干,是在当时人力所不能克服的情况下,才致上贡误期的,情有可原,不是故意误期,不应给予治罪,这才使孙白全家免遭入狱受刑。孙氏全家都深谢梁丞相的恩德。
   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梁克家因病在京城临安(今杭州)逝世,享年60岁。宋孝宗对梁丞相的逝世,特为之流涕,并立即颁诏赐予谥号文靖。泉州梁氏家族的后代,皆尊称梁克家为文靖公。为了纪念梁丞相的历史功绩,以及他对揭阳京岗孙氏的厚谊和恩德,揭阳京岗孙氏家族特在该村兴建相祠,相祠的匾额书“紫阁流芳”四个大字,其祠联曰:“勋名昭宋史,德泽留京湖。”自南宋至今,揭阳京岗孙氏家族在每年春秋两季,都至相祠祭祀梁丞相。
   根据有关史料记载,明世宗嘉靖年间,梁克家的裔孙梁怀仁,又名学泉,字宅之,自幼聪敏好学,人们称之为神童,长大后很有文才,其文章翰墨,人们视之为珍宝。明世宗嘉靖八年(1529年),他赴京参加会试,考中进士。其时,揭阳县京岗村孙白的裔孙孙一校,看到嘉靖己丑科进士榜上有梁怀仁的姓名,也知道梁怀仁是梁克家丞相的裔孙,十分高兴,立即致书邀请梁怀仁在方便的时间到揭阳京岗村参谒相祠。其后不久,梁怀仁修书致孙一校,书中曰:“怀仁自龆龄,已闻吾曾祖父及乡人道:孙氏,梁文靖公故人也。”“广与闽为殊乡,宋迄今为异世,孙与梁为异姓,而传修不忘者。兹见尊门忠厚之意至,而吾乡人亦俱啧啧之叹称。虽在嫡孙,亦有愧矣!仁少孤,遭家不造,去年始获寸进,屡欲一扣门庭而酬厚德,拜吾先人祠下,而未敢遂进也。古人谓,报其祖先,必及其后,谅不相弃,当携遗像,不惮越疆以亲故人,而伸旧好。”[8]京岗孙白裔孙孙一校接到梁怀仁来信以后,又写信致梁怀仁,其中很热情地曰:“通家世晚生孙一校顿首,敬复学泉梁老先生阁下:先祖邑令公(即孙白的父亲、揭阳县原县令孙乙)其子四人,俱好学下贤。文靖公以声气相投,不远千里来结贫贱交,迨意气相孚,遂如家人父子之亲,数年聚首,公乃举凤池擢上第,先人亦各游薄宦。及公历任两朝平章军国(即丞相官职),先人入都者,考课升迁,多蒙内府致款,其荐拔有力,不信言者矣。”“今先生不以高发而弃寒微,惠然肯来。拜读玉缄,不觉喜尉交集。”“仰祈文斾贲临,闽与广如咫尺矣,宋迄明如一日矣,梁与孙如同体矣。不特蓬户生光,而先祖之灵,亦有荣施。东望来旌,不胜欣怅。”其后不久,梁怀仁从泉州至揭阳京岗村谒祖,[9],并致祭孙公。
   至明神宗万历年间,揭阳京岗村的相祠因年久失修,已经破败。于是,京岗孙白裔孙经过协商,决定合力积累资金,然后聘请建筑师和技工,在京岗村通衢,重新兴建堂皇的新相祠,至万历十六年(1588年)顺利竣工,并由孙氏裔孙孙谦吉撰写《孙家重建梁相祠记》。
   清乾隆二年(1737年)二月,泉州梁氏第十九代孙梁志琼,也曾到揭阳京岗村祭拜先祖文靖公,并抄录京岗村相祠中的记事,以及相祠的匾额和祠联的字样。
   在揭阳京岗孙氏家族和泉州梁氏家族所编修的村志或族谱中,都很重视记载这两个家族在历史上亲密关系的事迹,这对于发扬这两个家族的优良传统,弘扬这两个家族的亲密人文关系,都起着很好的作用。
   □杨群熙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9年8月1日)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出版填补了潮学研究的空白
w 本中心人员参观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w 研究中心传播办举办“我们的节日•中秋” 活动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办286期读书会
w 2019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立项公告
w 著名革命作家丘东平故居
w 郑旻诗文内容和文学价值刍议
w 张竞生生年辨
w 云南提督黄武贤军旅生涯及追随将领
w 一代名臣翁万达的人生轨迹与伟绩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