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提督黄武贤军旅生涯及追随将领

提要:关于黄武贤的从军之路及追随将领,在学界中存在一定的争议。笔者在查阅相关史料后发现,清政府在平定爆发于广西桂平县金田村的太平天国起义时,从全国各地增派兵力前来镇压,黄武贤属于奉派之列。此后黄武贤因军功实授甘肃西宁镇总兵、云南临元镇总兵,官至云南提督。
   关键词:黄武贤军旅生涯追随将领
   黄武贤(1821-1897),又名侯光,字琼林,潮阳直浦都厦林(今属关埠镇下底村)人,是晚清时期的一位著名将领,官至一品云南提督。对于黄武贤的从军之路,潮汕学界一直认为黄武贤是因曾追随曾国藩、左宗棠南征北战而在仕途发迹的。黄素龙老师在查阅黄武贤的相关史料时,发现有学者提出不同的观点,于是撰文将这些观点整理并罗列出来,他在文中强调:“由于笔者才疏学浅,加之没有掌握有关黄武贤的一手材料,未能做出科学的结论。本文旨在抛砖引玉,以引起更多学者的关注与研究,还原历史真相。”[1]2017年11月19日,黄淡清先生在《汕头特区晚报》发表了《争鸣文章不宜当资料——与〈黄武贤究竟是谁的部将〉一文作者商榷》一文,笔者发现他在行文中将某些观点错当成是黄素龙老师的观点,误解了黄素龙老师写作《黄武贤究竟是谁的部将?》的初衷。同时,笔者也认为黄淡清先生所引用的史料仍有不足的地方,从而引发了笔者对黄武贤的军旅生涯及追随将领的关注。
   清朝后期,各地爆发农民起义,清政府为了镇压农民起义,在全国大规模招募人员入伍。道光二十七年(1847)黄武贤应征入伍[2],他被编在潮州镇标右营马兵[3]。
   三十年(1850)八月,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逼近广西省城桂林。初八日,咸丰皇帝下旨两广总督徐广缙“酌调广东各标兵一二千名,迅速带赴广西会合夹击,以期早殄尽逆氛”[4]。潮州镇派出了一千名官兵出征,黄武贤就在这个时候奉派出师[5]。
   当时广东高廉(今茂名、湛江)地区也爆发多起农民起义,其中最出名的是信宜人凌十八领导的太平军分支,凌军驻扎在广东罗定县罗镜圩。
   包括黄武贤在内的这一千名潮州镇官兵,没有直接奔赴广西,而是被时任两广总督的徐广晋调至罗定平息凌十八领导的农民起义。
   初始,清军由分巡道道员宗元醇带领,几次都被凌十八的起义军打败,损伤惨重。到咸丰二年(1852)四月底为止,清兵共伤亡三千二百多名。徐广晋把这些归结为宗元醇指挥不力,决定更换主帅,调高州镇总兵福兴接替宗元醇的总指挥职务。
   咸丰二年(1852)四月二十二日,福兴走马上任,进驻水摆大营。他认为宗元醇指挥之所以屡战屡败,是因为没有重用有才能的将领。福兴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决定起用一批职位较低的将领,遂选中了守备张腾蛟(潮阳棉城人)、千总(应该是外委)黄武贤、把总戴文英、冯日坤和李鸿勋,皆破格重用,视为心腹[6]。六月十三日凌晨,福兴指挥三路清兵手持火把齐扑入圩,凌军英勇抵抗,凌十八被记委李鸿勋、勇目冯日坤追及,两人将凌十八斫伤,李鸿勋割取凌十八首级。历时三载的信宜凌十八起义,就这样悲壮地失败了。
   两广总督徐广缙、巡抚叶名琛奏报,剿办罗镜墟逆匪,全股荡平。
   咸丰下旨:卿等鞠躬尽瘁,昼夜剿办,得以扫数歼擒,皆卿等力也,览奏深慰朕怀。所有在事出力各文武,首尾一年,前后几及百战,歼擒六千有奇,皆能同心协力,灭此凶顽,洵属著有劳绩。着即确切查明,据实保奏,候朕施恩[7]。
   七月十一日,总督徐广缙加太子太保衔,巡抚叶名琛加总督衔,仍下部优叙。总兵官福兴赏花翎、刚安巴图鲁名号。八月初一日,广东高州镇总兵官福兴,被任命为广西提督。
   十二月十二日,咸丰皇帝谕内阁:以广东剿办罗镜股匪出力,预立都司张腾蛟、姚麟等花翎,即补把总高州镇外委冯子材,著俟把总补缺后以千总补用,先换顶戴。潮州镇外委黄武贤、黄冈营外委方展鹏、三水营外委黄镛、高州镇外委梁成桂、均著以把总补用,并赏戴蓝翎。候补县丞刘镇、候补府经历潮州府司狱牟考祥,均著免补本班,以知县尽先补用。高州营记委李鸿勋、勇目冯日坤,均著以千总遇缺即补,并赏戴蓝翎。[8]余升叙有差。该部知道。单并发。钦此。
   黄武贤这次受福兴提拔并立功,由外委提升为把总,赏戴蓝翎。
   回头再说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由广西进入湖南,冲破重重包围开始攻打湖南省会——长沙。咸丰皇帝马上要徐广晋令福兴带兵赴湖南援剿。福兴这个时候带黄武贤这支广东兵到广西郁林剿办“七匪”,他们行抵濛江(今广西藤县),八月初三日,他接到徐广晋信札,要他挑足二千名赴湖南会剿。
   福兴立即回师梧州,挑选兵勇速赴湖南。他选挑了潮州、黄冈等营兵四百名,潮州壮勇五百名,余计兵勇共二千六百余名。八月初八日,福兴带领兵勇在梧州起程,由贺县、江华间道驰赴郴州大营。[9]咸丰急令福兴毋庸绕道郴州,应速由间道驰赴长沙会剿。
   十月初,福兴才到达长沙,扎营于湘江西岸的象鼻坝,开始与向荣之军合力堵剿太平军。
   十九日夜,长沙上空电闪雷鸣,天昏地暗。杨秀清组织太平军乘风雨交加的时刻,强渡湘江,与西岸的石达开会合,然后翻越金牛岭,向西北而去。福兴闻讯,立即带领官兵由小路渡河,追至牛头山地方截击。
   十一月十二日辰刻,太平军黄玉昆、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等率领的水路大军抵达武昌江面。十二月初四日,太平军攻占湖北省会——武昌。
   咸丰三年(1853)正月初四日,太平军放弃武昌,洪秀全率领的船队千余只浩浩荡荡沿长江顺流东下。向荣即刻命令各营挑选奋勇兵壮,共得二千四百余名,不带锅帐。他亲自督带总兵和春、秦定三、李瑞、玉山及革员福兴等管带兵勇,沿长江南岸,由湖北陆路昼夜疾追,欲抄往江西九江堵截太平军东下之路。
   二月十一日,太平军沿用挖地道埋地雷的方法,炸开南京城仪门,太平军蜂拥而入。守城清军溃败,江苏省城失守。太平军定都南京,改名“天京”。
   向荣、福兴等率领的清兵追至南京城外,逼至孝陵卫一带扎营,在东郊的紫金山共扎大营十八座,史称“江南大营”。
   咸丰六年(1856)六月二十一日,威胁天京达三年之久的江南大营被太平军攻破。同时,福兴近来与张国梁意见参差,兵勇亦多不服福兴。远在北京的咸丰皇帝获知此事,便下了一道谕令:或将福兴调赴江北、或令其自领一军[10]。最后令福兴自领一军至江西东路和浙江西路协助曾国藩攻剿石达开部队。
   咸丰八年(1858)六月,朝廷旨召福兴到京另候简用。另谕浙江巡抚晏端书将福兴所带兵勇派员管带,前往福建浦城助剿。晏端书奏请由云南楚雄协副将张腾蛟督带起程,从江山驰赴浦城,得到朝廷的允准。
   十月二十九日,咸丰皇帝旨谕福建巡抚王懿德:饬令总兵衔、副将张腾蛟统领兵勇二千五百名,先行取道浙江驰回金陵,听候和春调遣策应。[11]在顺昌,张腾蛟两次金疮并发,但他乃抱病兴师支援南京,行抵延平府时,张腾蛟因伤病去逝。这二千五百多名广东兵,由游击冯日坤接替管带,继续取道浙江,援赴金陵。
   十月二十八日,冯日坤、黄武贤他们到达杭州,浙江巡抚胡兴仁立即传旨令其带这支“有用之兵”,迅速改道由四安前赴安徽宁国,听候浙江提督邓绍良调遣。十一月十二日帮办皖南军务、浙江提督邓绍良与太平军接仗,力竭阵亡。由浙江提督郑魁士接办宁国军务,冯日坤、黄武贤等也听从郑魁士指挥。
   咸丰十年(1860)正月,陈玉成和李秀成率太平军再次攻打清军江南大营,江南大营存兵不多。二月,江南大营主帅和春咨商郑魁士迅将游击冯日坤所带潮、黄兵勇二千名,调赴江浦听候张国梁调遣,对付陈玉成太平军。闰三月二十一日,重建两年多的清军江南大营又被太平军摧毁。四月二十一日,和春与张国梁退守丹阳。二十九日,太平军攻占丹阳,丹阳失守,张国梁策马过丹阳河,被太平军安插在清军中的力士击中后脑勺,溺水而死。咸丰谕令冯子材、冯日坤和黄武贤等收聚残军,退往镇江,与巴栋阿等文武员弁保卫孤城。镇江军务由巴栋阿主持,冯子材协助。
   十一月十三日,常昭县失守。巴栋阿、冯子材令副将冯日坤管带劲旅二千三百余名,前往听候庞钟璐调遣。冯日坤藉口无船,逗留不发,继而又以候饷为名,屯兵不进。巴栋阿、冯子材奏请将保升贵州平远协副将冯日坤即行革职。冯日坤所带官兵,由谙练营务、驭兵有方、堪以接带的参将黄武贤带领前往常昭[12]。这支广东军(勇)从福兴管带到张腾蛟、冯日坤,最后由黄武贤带领,并由冯子材节制。
   咸丰十一年(1861)九月二十日,巴栋阿病逝。十月十五日,朝廷下旨令冯子材督办镇江军务。黄武贤一直追随冯子材防守镇江府城和克复丹阳县城立功。得到冯子材的保奏提升,最后提至甘肃西宁镇总兵实缺[13]和提督简放[14]。
   同治三年(1864)八月,镇江一律撤防。二十七日,朝廷下谕:甘肃西宁镇总兵黄武贤,著准其回籍,补行穿孝百日,著即传知,俟百日孝满后,即赴甘肃新任[15]。
   回到广东潮州,黄武贤被授予团练大臣,堵剿太平天国丁汰洋、汪海洋余部。同治六年正月十二日,朝廷下旨:以广东官军历年剿匪,暨广州等处筹饷团练出力,赏布政使张兆栋,总兵官黄武贤、黄朝恩从一品封典,按察使郭祥瑞、都司周升等花翎,通判丁祖望等蓝翎,余加衔、升叙、开复有差。[16]
   同治四年(1865)四月,署理陕甘总督都兴阿奏甘肃肃州、西宁、大通等处紧急情形,请催各路援军迅速赶赴甘肃。西宁郡城回民军剧增,大通县城被回民军占领。七月,朝廷下旨:“甘肃西宁镇总兵黄武贤,上年七月间,赏假两个月,回广东原籍省亲,令其假满赴任。现在历时已久,尚未有见该员赴任。著瑞麟、郭嵩焘,查明该员现在是否在藉?催令迅速赴任,毋稍迟延!将此六百里谕知瑞麟、左宗棠、徐宗干、郭嵩焘,并传谕孙长绂知之。”[17]
   六百里廷寄,是属于最快和特急公文。说明甘肃西宁的兵事是燃眉之急了。那么黄武贤为什么没有及时赴任?八月十四日,两广总督瑞麟和广东巡抚郭嵩焘在奏片中说“黄武贤奉催赴任,刻下晋省请咨,道过龙川,适嘉应告警,当与筹商,仍回潮郡会办防剿事宜。”[18]九月十九日接准兵部火票递回原片。
   同治五年(1866)七月,黄武贤等到达甘肃天水秦安县城东部的陇城大营。九月,黄武贤随陕甘总督杨岳斌到甘肃省城兰州。
   同治六年(1867)正月,杨岳斌任长江水师提督。朝廷任命陕甘总督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左宗棠还不能马上到任,朝廷命宁夏将军穆图善就代行陕甘总督的职务。同时急令黄武贤“奉文饬赴新任,以专责成。”[19]
   西宁一带名义上仍属清王朝管辖,实际上是马文义和马桂源的控制之下。朝廷官员没办法到西宁接任理事。黄武贤不得不住在距西宁九十里的威远堡。黄武贤把他一路所见所闻写了一封信给时任陕西巡抚乔松年,其中写道:“三月初三日接印任事。无如地方扰害已久,万民涂炭至甚,营伍绝饷多年,有兵即似无兵。弟自去年至今,到任以来,地方苦不可言,刻下衣食难堪,世间未有见过饿死总兵也。所有在城文武官员,被匪挟制多年,任其使唤,非朝廷之官也。至城乡内外汉庄,任从匪类日夜抢夺奸淫,如似己物,民不敢阻,官不敢办,任从匪意,惨不胜言!弟亦不得已暂且然之,如笼中鸡鸟无异。”[20]乔松年把此信转给左宗棠,左宗棠在把它转给慈禧太后和同治皇帝御览。朝廷下旨责备穆图善:对回民军不能老是依靠“安抚”的政策,必须采取“剿抚”相结合的策略,这样才能长治久安。黄武贤写给陕西巡抚乔松年的信的重大意义,是促使朝廷和左宗棠下决心以武力解决回民问题。符合朝廷和左宗棠的本意。一向性格高傲的左宗棠这个时候对黄武贤刮目相看,开始重用黄武贤。主要有:
   同治八年(1869)十一月,左宗棠派黄武贤与甘肃即补道萧宗干由兰州赴秦望川、凉州一带,会同总兵王仁和料理屯政,安插石成器一股。九年(1870)九月,派总兵黄武贤驰赴威远堡整顿各营,以杜绝西宁回众由米拉、三沟窜出之路。十年(1871)六月,陕西回民军分别窜至西宁,攻扑高寨、威远等堡,扰及高羌堡、董家寨一带。总兵黄武贤派队堵剿,叠获胜仗。十一年(1872)八月初十日,马桂源在西宁府关东私宅密约禹得彦、白彦虎、崔三等共议抗拒官军,一面调集各土回助逆。黄武贤在威远堡擒获生贼,该回民也供出相同的信息。十二年(1873)正月初四日,刘锦棠进攻向阳堡(今山西朔州),前西宁镇总兵黄武贤亦饬游击黄金福(黄武贤侄子)率师来会,分道猛进。[21]
   同治十一年(1872)年底,西宁之战基本结束。十二月,黄武贤向左宗棠提出禀请,要求开缺回籍。十四日左宗棠写了《请准西宁镇总兵黄武贤开缺、以何作霖简授折》:为西宁镇总兵吁恳开缺,请旨简放,以重职守,恭折仰祈圣鉴事。窃臣据西宁镇总兵黄武贤禀称:“自道光三十年奉派出师,迄今二十余载,带伤七次,左腿枪子入肉未出,时复创发,乘骑维艰。且父殁后,停柩未葬。母亲年逾七旬,两目失明,病在床褥。每欲陈情归里,只以同治二年蒙放是缺后,时事多艰,未敢冒渎。兹西宁解围,军务已有底止,未便久恋厚禄,莫遂乌私。拟乞开缺回籍,葬父侍母,稍尽子职,兼摄治伤痕等情。禀请具奏前来。”臣维黄武贤久历行阵,谙练老成。前委靖西三营驻威远地方,防剿尚称得力。第所禀,情词恳切,系属实在情形。合无仰恳天恩,将西宁镇总兵黄武贤准其开缺。一俟宁属肃清,即由臣给咨回籍,以遂孝思。所遗员缺,当此逆踪未靖,百废待兴,必得威望大员如资镇摄。总理老湘军营务处、记名提督何作霖,经臣奏委署理是缺,该员奋发有力,声威素著,实堪胜信。可否简放是缺,俾得次第整理,以重地方,出自圣裁,非臣下所敢擅拟也。谨专折具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军机大臣奉旨:另有旨,钦此。”[22]
   十二月二十六日,朝廷下旨:甘肃西宁镇总兵官黄武贤开缺省亲。以记名总兵官何作霖为甘肃西宁镇总兵官。
   同治十二年(1873)二月后,黄武贤开缺返回广东潮州潮阳老家“葬父侍母,稍尽子职,兼摄治伤痕”。至光绪元年(1875)十二月,黄武贤的母亲程氏病故,黄武贤照例在籍丁忧守制。这一段在黄武贤的履历表写的十分清楚。
   光绪四年(1878)八月,原临元镇总兵官李明惠因病去世。朝廷命前陕西汉中镇总兵杨长春为临元镇总兵,但杨总兵也无法赴任。英国此时企图将缅甸作为殖民地。法国侵入越南南部,进而吞并整个越南。英法的目的是入侵中国的云南。临元镇总兵这个重要的位置由哪位大员去接替呢?此前清政府就下旨要各路统兵大臣督抚保举记名提镇各员,其中材略出众、卓著战功者。于是,广西提督冯子材又写了保奏黄武贤的奏稿。
   兵部看了冯子材的保奏,便列出黄武贤的履历,呈请慈禧太后和光绪帝御览:
   黄武贤,年五十三岁,系广东潮州府潮阳县人。由潮州镇标右营马兵,历次因军功保举,升至花翎游击衔、尽先都司、广东抚标左营守备。咸丰六年六月,复因在宁国府解围南陵、攻复西河并扫荡湾、黄等处贼卡案内出力,奉旨著免补都司,以游击尽先补用,钦此。十年八月,因解围镇江府城,奉旨著免补游击,以参将尽先补用,钦此。是年十二月,因查保镇城,三次解围出力,奉旨著以副将尽先补用,钦此。十一年九月,升补贵州松桃协副将员缺。同治元年四月,该逆复纠大股围攻镇城,相持日久,叠次带队迎剿,获胜解围。经查保镇江经年,防剿踏垒,解围案内,保奏请旨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总兵员缺出,请旨简放,奉旨允准,钦此。二年四月,查保镇江先后防剿西南各路,夺毁贼巢,斩俘要逆,经保奏,请旨赏加提督衔,奉旨允准,钦此。是年十二月,奉旨:“甘肃西宁镇总兵员缺,著黄武贤补授,钦此。”三年六月,因克复丹阳斩擒首逆案内,经奏请旨:“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提督缺出,请旨简放。”奉旨“允准,钦此。”十一年十二月,因在军营旧伤复发,又兼父未安葬、母两目失明,病在床褥,禀经奏请,开缺回籍葬父、侍母、养伤。奉旨:“允准,钦此。”光绪元年十二月,因母病故,照例丁忧,在籍守制。于五年五月十六日奉旨“云南临元镇总兵员缺,著黄武贤补授,钦此。”现在来京,恭折跪请:皇太后、皇上圣安。[23]
   进京召见之后,黄武贤就赴云南临元镇总兵官任。因此时云南刚平息杜文秀回民起义,所以黄武贤在总兵任上的职责主要是保卫西南边境不受外敌入侵,维护社会治安和安抚民众促进各民族人民之间的团结。
   由于黄武贤在临元镇的政绩突出,光绪七年(1881)二月二十五日,朝廷下旨:黄武贤为云南提督。[24]
   光绪九年(1883)十一月至十一年(1885)二月,发生了中法战争。刚好发生黄武贤在云南总兵官任上。此役东线冯子材领导的桂军取得“镇南关大捷”;西线为云贵总督岑毓英带领的滇军与法军进行的“宣光之战”等战役。黄武贤由于伤病缠身,没办法带兵出境打仗。他作为云南省提督,协助岑毓英训练好军队士兵、调兵遣将和参与战略决策,使西线取得了胜利,保卫了云南边疆。他此时的军事记录有:
   十一年(1885)十月十三日,黄武贤向朝廷上奏《挑裁勇营竝改勇为兵拟呈章程折》[25]。该奏折的主要内容是:裁减勇兵,把挑选出来的优秀的勇兵改为正规的绿营兵,巩固了边防、节省饷费。
   十二年(1886)四月十三日,黄武贤与岑毓英、张凯嵩会衔上奏《拣补新设边防武职要缺折》[26]。如添设临元镇标前营游击一员,常驻蒙自县;副将衔尽先补用游击、部推云南大理城守营中军守备廖本惠,骁勇善战,素性朴实,堪以请补新设开化镇标后营游击员缺。而普洱镇右营游击龙文藻,查出其克扣粮饷,被革职讯办。
   十三(1887)年三月初三日,黄武贤写了《考试枪法片》[27]并上奏朝廷:再,查营制,弓箭与枪炮并重,今边防日亟,造就人才,枪炮尤为制胜之具。臣拟除弓箭靶式照旧外,其枪炮所打之靶,制为横直一尺,以三百步为准。自副将以下至外委以上,无论候补、实缺,凡在省各员弁,由臣每月亲校一次,外标亦应轮流调考。如能枪法优娴,命中有准者,酌量奏请补委题升;或能操练兵丁精熟确有把握者,亦请超升。倘怠惰自安,枪法拙劣者,亦即分别参革。并令随时操演兵丁,责成各营送考,亦由臣亲试,明定赏罚,使知劝惩,于边防之策不无裨益。
   黄武贤突出的军事才能和勤政廉政的优良作风,受到云贵总督刘长佑和岑毓英的赏识,连续三年的京察大计考评都获得相当高的评价:
   光绪七年:云南提督黄武贤,年五十四,广东潮阳县人,光绪七年到任。该提督居心持正,治军严明,颇有镇静之功。[28]
   光绪八年:云南提督黄武贤,年五十五,广东潮阳县人,光绪七年三月到任。该提督公正廉明,娴熟营伍,考核将弁尤能认真,不负专简之任。[29]
   光绪九年:云南提督黄武贤,年五十六,广东潮阳县人,光绪七年到任。该提督廉洁勤谨,纪律严明,举动公平,官兵悦服。[30]
   由于年事高迈和长期受到伤病缠身,十三年(1887),黄武贤向岑毓英提交了告老回乡的禀请。岑毓英也如实向朝廷奏报黄武贤的身体伤病状况。五月二十二日,朝廷下旨:云南提督黄武贤年老休致,赏食全俸。[31]
   二十三年(1897)八月廿二日,朝廷收到两广总督譚鐘麟的电寄片奏:在籍食俸前任云南提督黄武贤,因触发旧伤,于光绪二十三年八月十八日在广东潮阳县原籍病故,由其子廪生黄锡畴呈县详司转报前来。
   黄武贤病逝后,兵部给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奏章说他“忠勇性成,战功卓著”[32]。这就是官方对他一生的很高的评价。
   综上所述,黄武贤军旅生涯可以分为“早期的奉派出师”、“中期的旨催出师”和“后期的召见出师”。他早期应征入伍是在潮州镇标右营马兵。黄武贤能够得到提携,主要是福兴和冯子材的保举,他一直都属于广东兵。中期才受到左宗棠的领导节制,且其带领的部队是属于甘肃西宁的“靖西三营”的独立部队,非从属于刘锦棠带领的“老湘营”。后期则是云南省的军队。
   黄武贤的从军并非一些著述所说的“黄武贤到潮州城后,行军二个月到湖南省,被编入曾国藩属下罗泽南的部队。训练约一年后,受命出征剿匪。后又随巡抚左宗棠攻打安庆立功云云”。这些都是凭空想象。更有甚者说黄武贤因功被提为左宗棠的“副总兵”,湛江岭南师范学院的蒋金晖教授撰文《潮汕名将黄武贤实为冯子材部将考》说该作者“根本没有查阅历史文献”!因为清朝绿营军的军阶制度从低至高为:外委↗把总↗千总↗守备↗都司↗游击↗参将↗副将↗总兵↗提督。根本就没有“副总兵”职位。[33]
   故写一个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不能光凭口述或想像,还必须以历史文献的记载进行印证,这样才不会误导读者,才会令读者信服!
   □黄永海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22日)
下一篇:张竞生生年辨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出版填补了潮学研究的空白
w 本中心人员参观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w 出家人对潮汕善堂之奉献及其意义
w 汕头善堂为什么选择在沦陷时期兴办义学
w 潮汕善堂文化特色探析
w 潮阳姑山话古今
w 第一家以汕头为总部的国际公司——以“月份牌”考证为中心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