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鹊巷武德第中书第引发的思考

提要:笔者原来就是澄海农村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曾在祖辈留下的百年老屋生活居住20多年,时至今日仍常常怀着爱屋及祖的浓厚感情,去追思怀想。在后来从事过新闻采访报道工作过程中,足迹遍及潮汕各地农村,见识了一座座“下山虎”“四点金”“驷马拖车”等较大规模及普通潮汕传统民居,在逐渐没落甚至坍塌荒废,取而代之的是择地而建的各种新型民居建筑,这不但影响了农村整体的村容村貌,还造成了宅基地资源的严重浪费。就连颇有规模的一些华侨大宅院也不例外被人遗弃,在逐渐老化倒塌之中,实在可惜。本文根据笔者最近的田野调查,对如何保护活化一些有价值的老侨宅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举一反三,呼吁各方面利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契机,不要忘记对一些古旧老屋、侨宅的勘察,并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使其自身具有的价值能够继续传承下去。敬请方家赐教!
   关键词:中书第武德第老侨宅保护活化驷马拖车
   第一次是在朋友圈看到人家发上来的9张武德第古宅院美轮美奂的图片,随后和朋友于2017年7月14日炎炎烈日的夏天前往探访,果不其然,前面水平如镜的池塘倒映着蓝天白云,周围榕荫竹影,摇弋生姿,伴着声声蝉鸣,热烈而有生机。宁静的宅院在炎阳的照耀下也变得热情有加,迎接陌生访客的到来,任由我们仔细端详察看摩挲,沧桑的年轮饱含着深沉而有意韵的故事,等待我们前来谛听。
   我们由侧门而入,池边灰埕的大门亭“武德第”三个蓝色大字格外抢眼,跨进门槛,旷埕两边是厢房,右边有一水井,旁边一棵火龙果倚着门亭厚墙正荒长着,生机勃勃,其间还点缀着几颗鲜红的果实,惹人喜爱,令人垂涎。一口有着高高井围的深井,里面长满浮萍,在蓝天的映照下泛着白光。宽阔的庭院杂草在大埕分格缝隙之处玩强生长着,偶尔有一两只麻雀从屋檐下倏忽飞出来,大概是受到我们这些陌生人的惊吓吧。二进是有着石刻字画的大门楼,留下无声岁月锈蚀木纹痕迹突现的厚实木门,被一把生锈的铁将军紧紧锁着,眼睛贴近被磨滑的小小门簪孔往里瞄,能够依稀看到大厅的一幅幅雕通的闪门,古色古香。屋檐一块块光彩夺目的琉璃瓦档和屋脊一个个彩色花窗,清新典雅。大门上面有一石匾写着“武德第”刚劲有力的楷书,两侧是精美的壁画和被石灰涂盖过的为人处世古训,门楼下两侧的石梁花鸟虫鱼浮雕石刻,惟妙惟肖,清晰可见。内中肯定有更为精美的东西,可惜的是想进门却锁着。欲罢不能,便想转道从花巷而入,可是一边也紧锁着,一边却被落闩。以此判断,里面一定有人居住。于是轻敲柴门数次,忽然闻有老翁声音在里面回响,便耐心等待。当柴门稍微打开,老翁听到我们一声礼貌称呼,问明来意后表示不欢迎,随嘴掷出一句“没什么好看的!”然后将花巷柴门重新关闭闩紧。我们的脸本来被这酷暑的烈日炙热了,这下更是奇热无比,火辣辣的。只好悻悻引退,走出外门心有不甘地绕着这武德第高高的外墙走了大半圈,发现有一后门可进入,却是一条长长的通巷,把武德第另一座大宅第隔开。与武德第不同的是,这一座大宅第的后侧门却是敞开的,让我们眼前为之一亮。
   抬头一看,门框上用青色瓷片拼成的“卫荆居室”四字依旧可辨,门里葫芦状筑成的绿色栏杆典雅古朴,上面四房一厅一字排开,看其窗塑和描画,应该是宅院的后包书斋所在。察看一番后绕过花巷往宅院前面旷埕,既有老妪又有村妇,更有家狗狂吠,盆花竞艳,颇具生气。这宅第规模格局与武德第相仿,却多了后包四房一厅。不同的是门楼的石匾是浮雕的“中书第”榜书,门楼肚的花塑、劝世文以及石梁的浮雕花草与武德第风格相近似。“中书第”门匾后面则有蓝色的“椿萱垂荫”字样。通过天井,就是祭拜祖先的大厅,依然是一排雕通花的闪门,只是经过岁月风雨的洗礼,变得斑驳破败。四周的房门、楹柱、墙壁被曾经的伙房柴火薰蒸得一片漆黑,屋檐下精美的木雕已难辨真容,有的已残缺不全。只有屋檐的彩釉瓦档及屋脊的花窗光彩依然,彰显这潮汕典型驷马拖车宅第曾经的辉煌。
   “驷马拖车”是一种以宗祠为中心象征“车”、两旁次要建筑象征拖车的马的大型建筑群体。根据“驷马拖车”与唐代律宗寺院、北京紫禁城格局相似的特点,以及古代中原士族动辄“舍宅为寺”之史实,得出既有礼制功能又有居住功能的“驷马拖车”,是从古代“京都帝王府”演化衍变而来的结论,潮汕本地才有“潮州厝,皇宫起”的说法,即潮汕民居是按皇宫的式样精心建造的。①如此高大上的传统建筑,我是第一次细心进行考察的。
   有别于武德第主人的冷漠,时隔三个月后的2017年10月22日,笔者再次前往隆都鹊巷村,中书第主人林廷安(80岁)、林廷杰(76岁)老兄弟热情接受笔者的到访,对中书第的前世今生作了较为详尽的介绍。
   清朝道光年间,林廷安老兄弟的爷爷林来得,年轻时在家乡隆都鹊巷村过着贫苦的农耕生活,为了度生果腹,经常给人干粗重的农活,到蔗园糖寮帮人搬扛甘蔗,肩头磨出了硬茧,生活仍然难以为继,只能跟乡亲一起过番讨生活。起初到泰国投靠在暹罗开布行经营绸缎生意的族亲当帮工,每天趁早摸黑,勤快肯干,煮茶扫地扛杂货,什么都抢着干。有一次,布行老板请来一位算命先生占卦择日,先生看见店里的帮工林来得方头大脸,眉清目秀,举手投足,落落大方,在脱口而出夸奖林来得的同时,不忘向老板建议重用林来得,让其主持打理生意,必定会货如轮转,财源广进。族亲老板听先生这么一说,便采纳其建议。果然在重用林来得后,布行生意日见兴隆,越做越大,精打细算经营有方的林来得为族亲布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来,林来得在族亲的支持下便独自出来打拚,继续经营绸缎生意,并且做得风生水起,大发其财。便娶了一位泰国姑娘为妻,准备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继承家业。谁知好久还没有生子,就一连抱养了捷归、锦进、福泉、福耀四个养子,然后再生了金叶、金璇两个女儿。
   随着布行生意的兴隆,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引来众多商贩上门求购。有一次,一名布贩来布行批发订购绸缎,不巧入门撞见林来得正在小解,没等林来得解毕,就急于询价,随口向林来得出了一个订购价。此时刚好林来得小解过程自然反应打了一个寒颤,头也不由自主地摇了两下。商贩一见,以为是老板不同意,就再加价。林来得听后暗自高兴,小解未完毕就满口应承,做成了这笔大生意,大赚了一笔意外之财。不久,林来得将所赚的巨款带回家乡,在乡里购买3亩多地并花钱买了中书这一有名无实的虚官职,大兴土木,建成富丽堂皇的“驷马拖车”中书第大宅院,内有大小厅房36间,配备当时最为时尚的琉璃瓦当、雕花刻鸟等建筑元素。这个时候,林来得在泰国发迹的弟弟,也跟哥哥一起回家乡在中书第相邻购地买官建成了规模巨大的武德第宅院,其格局与中书第一模一样,只是少了后包的四房一厅书斋。可想而知,这在150多年前的隆都是何等的辉煌气派。
   筑巢之后,就开始引凤。中书第建成之后,林来得就回家乡娶了樟籍姑娘蔡慈春为妻,经常奔波往返唐山暹罗之间。可是家乡这位妻子也多年不孕,为了续得香火,林来得又娶长期在家服侍妻子的赤脚、铁铺李园乡的李美菊为妾,顺利诞下二男(林明江、林胡江)二女(林妙英、林巧英)。至此,林来得已枝繁叶茂儿孙满堂。事业有成的林来得在古稀之年才全身引退,告老还乡,回隆都鹊巷老家中书第与妻妾儿女过起晚年的幸福生活,直到75岁那年去世。
   林来得生下的内外男丁共6人,排行第六的林胡江,就是林廷安、林廷杰兄弟的父亲,自幼家境殷实,学文识字聪颖过人。恰逢组建黄埔军校潮州分校,1925年11月,经过筛选,最终从国民革命军第三师、独立第二师、第十四师选考下级干部348人,编为学员队;从东江潮梅各县招考512人(来自全国各地),编为入伍生大队。并于1925年12月正式开办,至1926年年底结束,存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共举办二期学员培训班。②当年,林胡江就考入黄埔军校潮州分校就读,学校解散后,其母令其前往泰国继承父业做生意,林胡江不遵母命,长期留在村里当保长。有一次邻村有男人夜里翻墙骚扰村里的妇人被抓仍矢口否认,双方闹至对簿公堂进行解决。邻村乡绅的呈辞以“黑夜难辨是谁”为由进行抗拒,谁知林胡江的呈辞却以“星夜来扰,能识人面”为由据理力争,打赢官司。邻村被抓男子只好低头认错,被罚用金花红绸向鹊巷村民赔礼道歉,才息事宁人。1943年30多岁的林胡江当选为隆都区区长,有一次受命抓到4名经常在邻近乡间窃取财物的盗贼,后遭到地方土匪“在和”、“龙润”的报复,被他们枪毙后推下韩江沉尸灭迹,断送了年轻的生命。
   在中书第出生的林廷安继承了先辈聪明的基因。1958年8月,广东省工业厅来澄海隆都招工,初中毕业的林廷安入选到广州水轮机厂当学徒工。1959年1月调入广州市重型机器厂当工人。同年10月响应号召,应征入伍到广东罗浮山5619炮兵部队集训3个月后(1960年1月)便到福建前线参加9592高炮部队炮击金门战役。在当炮兵部队电话兵时,多次冒着炮火在指挥所与阵地之间连接被敌人炸断的电话线,保证上级指挥的畅通,受到部队的嘉奖。1962年5月4日,炮击和平结束,林廷安便在当年8月,退伍回乡支援农业生产第一线。1988年9月林廷安调回广州重型机器厂工作直到退休。如今既有退休工资,又享受参战人员优抚待遇,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其大儿子1988年顶职到广州重型机器厂上班,现为广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技术骨干,兢兢业业,辛勤地工作。
   眼看着前辈留下来的、有150多年历史的大宅第日渐衰败,林廷安老人不免有些心痛惋惜,不忍心让其崩塌。他坦言文革期间,好多村民没房可居住,通过大队借住中书第。最多时中书第住了70多人,每间房都有人住,被人戏称为“72家房客”。后来落实侨房政策,纷纷搬出退还他们。如今下一代大多为打工阶层,经济收入较为普通,无能力维修这座逐渐苍老败落的古宅院。他寄望于政府和社会热心人士或拨款捐资,或帮助维修保护,让更多游客前来参观,了解以前古建筑文化和曾经发生的历史故事,教育后人,艰苦创业,奋发力强。
   寻访中书第,听到与这座老宅院里发生的一些励志有趣故事之后,也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被誉为“中国古村落保护第一人”冯骥才先生曾提出“古民居保护要有生活气息,不能让它空着”的观点。也就是说古民居的保护一定要活化,才有意义。他在走访了瑞典、荷兰、意大利、美国等国家,了解世界各地的古村落保护状况后,对于古民居的保护提出建议:“最近里尔的市长讲了一句话,历史遗产的保护必须活化,不能让它死了搁在那儿。传统村落里若没有人了,也就死了,而古民居保护也要有生活气息。”“比如蚌埠的古民居博览园,可以结合露天博物馆和村落旅游,建江西、福建不同地区建筑博物馆,要查阅档案,请民俗专家,注重所有细节,还可以有当地生活的小电影。这样可以让人联想到当地生活特有的细节,看出人们生活的变化,给人精神内涵,让古民居一下活起来。”③因此,笔者不揣浅陋,提出对有价值的潮汕重点古民居进行保护的一些看法,诣在抛砖引玉,敬请专家学者斧正。
   1,每一座有着沧桑历史的大宅院都是有其独特的故事,相信澄海很多乡村还有不少像鹊巷中书第、武德第这样的华侨老宅第,如东里的南盛里、樟林的西塘;南砂的拓天楼等,如能收集整理。汇编成册,就是一部真实厚重的华侨创业史,值得珍藏学习研究。
   2,现在好多农村都是新村落建成,大多数人口都搬离老厝区,留下守望的只有那些风烛死掉的老人,老厝区因少人居住受风雨吹打,被白蚁蛀蚀,而逐渐荒废颓败,导致轰然倒塌的不乏其数,华侨大宅第也难逃如此厄运。如近期到隆都前美村参加在那里举办的摄影展览,就听该村原党支部书记介绍,“寿康里”大宅第里面已有不少房间的木楹因长期没有开发维护而被白蚁蛀蚀瘫败,幸得村政重视及时发现维护换新,才没有出现坍塌之虞。因此,这些基本荒废少人居住的华侨宅第必须经常巡视维护才能延长其使用寿命。
   3,在大力倡导保护古村落,建设美丽乡村的今天,如何处理好新旧之间的矛盾,对华侨古宅第进行活化开发利用,不使其快速衰败倒塌,才是当务之急。因为无人居住,一些老侨宅已出现花牙、石雕等艺术价值较高的建筑嵌件失窃被盗现象。因此如何加强管理,对老侨宅修旧如旧,开辟为乡村文化沙龙所在地,或出租做为旅游民宿使用,或办书屋阅览室等,让这些老宅院枯木逢春再发新枝,使之与美丽乡村的现代化气息相映成趣。如澄海莲下程洋冈的杏园书院文化沙龙,筹建中的程洋冈医史馆,已开办两年的槐东金兰书院等,不失为老侨宅活化利用的参考。
   4,地方政府要把保护有价值老侨宅做为一项议事日程,要有组织地进行普查登记,对一些历史文化价值较高的老侨宅进行评估维护。最关键就是如何筹集资金问题。可以通过多方筹资,共同协商管理,并对老桥宅的产权根据投资多少实行分配共享。像林廷安所说的,只要政府或社会力量能来投资维护,中书第可以无偿开放给游客参观,教育启示后一代。那么,如条件许可也可以与之商议产权共享,活化利用,申请成为地方保护单位,这也不失为对老侨宅保护之良策。
   结语:正如《潮汕老厝》一书的作者林凯龙所说的:真正了解潮汕的那些“老厝”,不但有独特的文化内涵,有巨大的美学和文化价值,而且是一笔远未得到重视就开始消失的文化遗产!所以,要如何保护活化华侨老宅院,只有政府重视,社会热心人士参与,华侨后人积极配合,多渠道筹集资金,开放观念,多措并举,共同保护,才能让老华侨艰苦创业苦心营建的曾经豪宅,发挥其应有的历史文化、建筑艺术和活化使用价值,重焕光彩。
   □陈耀贤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23日)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出版填补了潮学研究的空白
w 本中心人员参观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w 出家人对潮汕善堂之奉献及其意义
w 汕头善堂为什么选择在沦陷时期兴办义学
w 潮汕善堂文化特色探析
w 潮阳姑山话古今
w 第一家以汕头为总部的国际公司——以“月份牌”考证为中心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