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际遇的人物传记之美——以《朱家骅外传》、《黄松石传》为例

提要:黄际遇是一个将治学与娱乐都“玩”到了极致的人,其笔下的人物传记与人物品评,无不充满情趣,从中也折射出他的人物审美观。本文以《朱家骅外传》、《黄松石传》两篇短文为镜,从中一窥黄际遇先生的人物传记之美。
   关键词:黄际遇;人物传记;情趣美;真切美;古朴美
   黄际遇(1885-1945)字任初,号畴盦,广东澄海人。一位学贯中西的博学鸿儒。“先生自幼颖异,书过眼终身不忘。精力充溢,体貌俊伟似齐鲁人。门子弟遍南北。平居效李蒪客排日为记,举凡科学、文学理论、畴算演证,与所作骈散文章,及与人来往书札、联语、棋谱,靡不笔之于篇。小楷端书间,杂以英、德、日诸国文字。月得一册。其在青岛所记者,曰《万年山中日记》,曰《不其山馆日记》。”[1]据黄际遇的学生张云回忆:“他写日记很用心,而且不间断,数十年如一日。书法秀健,词句典雅,内容不拘一格:或记高深数理的推算方式,或记象棋的得意步骤,或抒身世家国之感,或叙眼前景物,兴之所之,拉什写记。”[2]黄际遇日记历经洗劫,所幸今天尚有《万年山中日记》24册、《不其山馆日记》3册、《因树山馆日记》15册以及《山林之牢日记》1册等存留。
   黄际遇是科举出身,也曾留洋海外,其身上并无传统儒家理想规范的那种木讷、谨小慎微的彬彬君子形象,也无近代海外学人不可一世的张扬的傲气,反倒是有着一种古代侠客义士的豪侠之风。据他的学生张云回忆:“黄师学贯中西,有过人的美德。豪快诚挚,使人乐于亲近。他魁梧奇伟的身材,端庄严肃的道貌,更令人油然起敬。可他不但不板起老师宿儒使人难看的脸孔,还喜欢讲述滑稽的故事,使听者往往捧腹。每当嘉会,酒阑兴发,击箸而歌,声震屋瓦,激昂慷慨,有古燕赵豪士风。”[3]在山东青岛大学时期,黄际遇与梁实秋、闻一多等人过从甚密。他在《万年山中日记》(第一册)1932年7月4日记录,“晚饭后仍往一多处茗谈,泽丞在坐,实秋后至。一多志笃学高,去世绝远,蒙茲奇诟,势不得不他就矣。《石遗诗话》一部,一多检以还予者,即以为证。重逢之券,坐中庄谐并出。予举厕屋联如:‘入来双脚重,出去一身轻’,工于写实。‘沟隘尿流急,坑深屎落迟’,工于学唐。泽丞曰:‘此晚唐之作也。’又举‘大风吹屁股,冷气入膀胱’一联,亦复骀宕……”其幽默诙谐至此。美是人类积极生活的显现,是客观事物在人们心目中引起的愉悦的情感。以士人的身份而溶之以市井平民的眼光视角,日常中的人与物,从品格到具体形态,因之无不呈现出雅俗相融的特点。黄际遇写作的人物传记不少,一样充满着情趣。本文试以《朱家骅外传》、《黄松石传》两篇短文,一窥黄际遇先生的人物传记之美。
   一、审美效果上的情趣美
   黄际遇笔下的人物传记与人物品评,无不充满情趣,从中也折射出他的人物审美观。《万年山中日记》第一册中,有一篇《朱家骅外传》,是黄际遇特地为时任教育部长朱家骅而作的小传,文字不多,寥寥数语,即把朱家骅的日常癖好与过人才情勾勒得清清楚楚,读之难忘。兹录全文如下:
   有浙东某朱家骅者,年四十不足,多须髯而爬鬀甚勤。喜香沐,识与不识,十步之外,不掩鼻者皆知其为朱家骅。家骅,今之教育部长、前之广州中山大学副校长也。余馆粤学时,忝同酒讌,理科主任某陈言有将辞职者,则率然应曰:“告他递离职书来!马上批准,我到北京可捎一大队来。”余睹其訑訑之状,屏息不启声。客有叩余曰:“朱家骅是何出身?”余曰:“自唐以来,出于科举,自五四以来,出于天安门石狮子,上虽不尽然,取其多者,论之,何必问出身哉。”作朱家骅外传。客有以传状太略者,则有六月十三日《大公报》所録中央大学教授总请假表示抗议在(日记涂掉原文字:罢课宣言在)。[4]
   全文读来,令人不禁莞尔。时年未满40岁的赫赫名人、教育部长朱家骅,原来在日常生活中竟是一个爱臭美的多须髯大叔呢。因为须髯多,所以需要频频剃须,不仅如此,他还“喜香沐”,以致于香气外溢,“十步之外,不掩鼻者皆知其为朱家骅。”人物性情癖好,一下子牢牢印下。论年纪,朱家骅比黄际遇年轻,但论社会地位与社会影响力,当在黄际遇之上。1932年的朱家骅,年纪轻轻,已是社会大红人,在学术、教育、政府、政党等领域担任着重要的职务。被认为是“中国教育界、学术界的泰斗,外交界的耆宿,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如此一个大人物,官方报道正史载录自是不乏见,但以“外传”形式写他,似乎民国文章里也只见黄际遇的这一篇。这篇外传,生活情趣盎然,丝毫看不到作者的一点阿谀之语,作之者不以为非,读之者亦津津乐道,略无道德其事之意,殊为可贵。
   黄际遇记述某些市井奇人的所作所为,一样饶有情趣。收于《黄任初先生文钞》中的《黄松石传》,传主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海滨奇人:
   有清之季,澄海有黄松石者,海滨之畸人也。松石其字,一名曰李,人以狂李呼之,亦不为忤。于黄际遇为族弟生,不干禄不治生产,好酒好客好义,尤好石。有客必酒,无客亦酒,无客,则路人皆可客。酒不备,则室中长物皆酒,券不继,则及所御之物,而兴益酣酒益豪。客或惊而却走,则紾臂裂裾不听且怒目及之。彼其意谓“四海之内,无不可友无不可友而酒之也”……[5]
   “畸人”一词源出《庄子•内篇•大宗师》:“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所谓“畸人”,乃是与世俗不同的“异人”,有“奇特的人”的意思。黄际遇笔下的这一海滨畸人,实在是够异于常人的。
   黄际遇以士人知识者的身份而溶之以市井平民的眼光视角,对人物的性情癖好以及才情爱好的描述,入微见血,摇曳生姿,意味无穷。《黄松石传》行文紧凑,语言简练,但我们依然能够通过人物的语言、行动等方面感受到黄松石这一异人的性格生活种种。痴癖有道,自当有个极致处。黄松石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同于世俗的行为举止和趣味偏好,被黄际遇拿来叙写,与朱家骅这样的大人物同样给以秉书直笔,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各有所痴癖,有其真性情在,因而得以入黄际遇的笔心吧。
   人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爱好,可以有种种痴癖,作之者不以为非,观之者亦津津乐道。黄松石与朱家骅,论身份地位,迥然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在黄际遇笔下呈现出来的艺术审美效果,却有着一样的归旨:有情有趣。这种艺术效果上的趣味性来自传主本身的性格和生活趣味,同时也反映了作者对这种趣味的欣赏。审美观照的呈现常常是人的全部的“日常生活”间的片刻的诗意的闪现,黄际遇是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但观其人物传记的审美旨趣,显然是承袭了中国传统文人的趣味。
   二、审美内容上的真切美
   每个时代的传记文学与同时代其他文学样式往往呈现相似的审美倾向。先秦历史散文的义理美,两汉史传文学的悲剧美,唐宋散文的诗意美,明清小品的生活美等等,五四运动之后的民国散文,具有比以往文学作品更接近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和亲切美。这在黄际遇的两篇传记中同样可以体现出来。
   《朱家骅外传》中,对朱家骅形象的描绘用语并不多,但字字中的,当朱家骅听到理科主任陈言有将辞职者时,他立时是激动得“率然应曰”,并一副“訑訑之状”,真切生动的神态描写,使作品别具一种真实感,同时也形象传递出传主的个性风采,人物跃然纸上,声气如在耳旁。在《黄松石传》中,黄际遇对黄松石怪异行为的描绘颇为细致些:“有清之季,澄海有黄松石者,海滨之畸人也。松石其字,一名曰李,人以狂李呼之,亦不为忤。于黄际遇为族弟,生不干禄不治生产,好酒好客好义,尤好石。有客必酒,无客亦酒,无客,则路人皆可客。酒不备则,室中长物皆酒。券不继,则及所御之物而兴益酣酒益豪,客或惊而却走,则紾臂裂裾不听且怒目及之。彼其意谓四海之内,无不可友无不可友而酒之也。颇聚书,要不必读;颇重宗法,要不必皆协于礼。尝与先子力成高祖之庙,庙成,三十年未尝磬耍展拜焉。邑中贵人,巨室于松石何有哉?以是而狂益著,产益溃,客亦稍稍散矣,而魋结奉帚,蓬门自埽。葛衣虽弊,花径不尘……”这段文字生动传神,我们不仅见到了黄松石这一奇人的动作、语态,而且可以想见其为人。当路过的客人不堪盛意招待,因害怕而急于离开时,黄松石的表现是“紾臂裂裾不听且怒目及之”,令人不禁感觉可气又可笑,狂人宛然就在眼前。“而魋结奉帚,蓬门自埽。葛衣虽弊,花径不尘”这一生活场景,尤其见出人物的精神风韵。善于把握人物的精神气质,发掘人物身上的独异之处,当是黄际遇传记比较特别的地方。
   在写黄松石养石植草于灌溉方面特别讲究时,用笔尤为细致真切,黄松石爱石亦养石,其“几数百颗石罅满植青草,作古松盘石状,其滋溉也,非得雨水则立槁,雨水不可常得,计必多方渟之蓄之,时溉之役,不能有一晨一夕之闲焉。乐此不疲者,数十年。”一个全然耽迷于石头世界的“畸人”,透过纸面直扑而出。
   “真”,可谓是民国散文的共性。黄际遇的散文,也不例外。贴近生活,真切可感,体现着一种真实感和亲切美。
   三、审美形式上的古朴美
   黄际遇的人物传记,颇有复古的意味。两篇传记均以文言文行文,语言清新峭拔,人物刻画有力,形象生动,同时好以生僻字入文,如“紾臂裂裾”、“訑訑之状”、“甘笘”、“懟色”等词的使用,在遣词用字中,多少带着其师章太炎的一些古朴风韵。
   《朱家骅外传》全文仅254字中,词汇不多,但传达声音摹声拟响,惟妙惟肖,言语之间和谐风趣,读来觉着亲切,又不无充满谐谑意味。性情激烈、满脸胡须需要频繁剃须、喜欢香沐以致远远就能闻到香味的朱家骅形象,很难从读者眼前抹掉。而《黄松石传》中的“畸人”行为怪异,生活怪异,状这样的“异人”须用奇笔,黄际遇恰到好处地运用了传奇笔法。“畸人”黄松石好客好酒好石:
   有客必酒,无客亦酒,无客,则路人皆可客。
   其如何获兹石也,有躬负之百里之外者,入室它人,茂草已鞠,彼究非狂,宁不前,知好货好屐有不可强同者耳。晚岁以来,葬其亲之故,杖履荒山,冀营安宅,往往数月不知去所终。乃犯吾家之不韪,强委诸祖茔之侧,虽以及老之年,躬受先子之杖而甘笘不见懟色,以为亲受之也。论者不得卒目之为狂生,斯亦世之畸人矣夫。[6]
   细节处见精神,黄际遇专注于日常人生的体察和玩味,着眼于人性的透视和精神的愉悦,潜心营造并显示幽默的艺术境界。这样的散文艺术,不可谓不高。
   人是按照美的原则来生活的,衣食住行,无不按美与实用相结合的原则来创造。“录心境之起伏,著世事之兴替,为文为史”,黄际遇日记中,笔触所涉的日常生活细节,诸如评人、喝酒、下棋、看戏、读书、练字等等非常广泛,种种生活姿态背后,透示出的其实便是黄际遇对于日常生活所持有的价值观、审美倾向和趣味。
   黄际遇是一个将治学娱乐都“玩”到了极致的人,这样的学者,可谓世间罕见。
  
   □杨映红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1月15日)
w 研究中心等举办“第三届诚敬传统文化节恳谈会”
w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客人来访
w 关于领取第八届“潮学奖”的启事
w 罗仰鹏向获奖者颁发第八届“潮学奖”获奖证书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潮人“英雄时代”的红头船精神——序《红头船精神研究》
w 拓殖成就:饶宗颐先生对红头船精神的高度概括
w 揭阳“九军”评价的变化——兼论潮客矛盾的淡化处理
w 林大钦与永定迎春牛习俗及其它
w 亲地情结 爱民情怀——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人文现象分析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