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地情结 爱民情怀——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人文现象分析

提要:本文从潮汕和台湾两地“三山国王庙”庙名、移台潮人所建“三山国王庙”香火来源地、台湾最早“三山国王庙”的不同说法等神崇拜现象,分析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的人文特征,并从饶宗颐先生“老去须教见独山”的特殊情结,追寻两岸人民割不去的历史葛藤。亲地情结,爱民情怀,是“三山国王”香火历代不衰的原因所在,也是两岸人民宗教伦理观念契合所系。
   关键词:潮汕台湾三山国王庙崇拜现象分析
   1992年10月4日至6日,由揭西县政协、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揭西三山祖庙管理委员会联合主办的“三山祖庙学术研讨会”在揭西县河婆举行。5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收到论文近30篇,20位学者在会上做学术报告。当时正值揭阳新建市不久,笔者在揭阳市任宣传部副部长兼文联主席,代表揭阳市参加了会议并讲了话。有意思的是,当时数百字的讲话提纲还保存着。发言中有一句话,也有点意思:“揭阳是一个新建市,在揭阳建市才几个月的今天,召开了这样一个会议,是有重要意义的。古揭阳文化在潮汕历史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三山祖庙是古揭阳文化的一个缩影。加强对三山古庙的研究和宣传,对于弘扬潮汕文化,团结海内外潮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具有重要意义。”[1]1992年10月揭西的研讨会,学者们在会上有五个议论焦点:一是有关“三山国王”的性质问题;二是有关“三山国王”的“神籍”问题;三是有关“三山神”受封的缘由问题;四是有关“界石神”与“三山神”的关系问题;五是关于“三山国王”研讨的重大现实意义问题。[2]笔者认为,对“三山国王”的理解如此多元也是很自然的事,因为民间崇拜本身,就是一种精神情感的寄托;民间传说众说纷纷,是这种寄托的表现,并不一定有史实可寻。笔者比较倾向“三山国王”与“界石神”有密切联系的说法,也赞成“韩愈祭界石神是亲地、爱民的表现”[3]这个观点。
   一、潮梅惠台四地的每一座“三山国王庙”的庙名,都是“亲地”的寄托
   汕头市政协岭海诗社首任社长张华云先生有《三山国王》竹枝词一首:
   月白风高战斗狂,
   敌兵报道已宵亡。
   三山扈驾巾、明、独,
   万落千村祀国王。
   张老在诗后加传注:
   揭西河婆镇,过去属揭阳县霖田都辖区,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庙宇,称为霖田祖庙,也叫三山国王庙。三山指巾山、明山、独山三座山,三山国王即三山之神。世传当隋之时,于某年二月廿五日,有三神人从巾山之石穴出现,自称兄弟三人,托灵玉山之界石,在此享受人间祭祀。韩愈为潮州刺史时,因淫雨伤及庄稼,曾派人来此致祭,今“韩集”中尚存有《祭界石神文》。到赵宋建国,刘拒命,宋军南征,潮守王某祷于神,果雷电挟风威,
   军溃败,南海平定。后来宋太宗征讨太原刘继元,见有金甲神操戈突阵,使宋军获胜,继元投降,宋师凯旋时,金甲神在云中出现,自称是“潮州三山神”。太宗遂颁诏封:明山为清化盛德报国王,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为惠威宏应丰国王,并赐庙额为“明贶”。现在潮汕各县,梅、惠二州,在在有三山国王祠。至福建闽南一带,台湾一省,南洋群岛等地,也多建庙奉祀。唐陈元光有《祀潮州三山神题诗》,有句云:“孤隋不尊士,幽谷多豪英。三山也隐者,韬晦忘其名。”说三山神原是英雄人物,更有独特见解。
   又宋之后,民间传说宋帝昺败走河婆,元兵追急,夜闻三山神大破敌兵,帝因封三山神为三山国王。查宋少帝由海上西逃,并无登陆过河婆,此说纯属虚构。[4]
   据统计,惠州、潮汕、梅州三地区有三山国王庙5000多座,“万落千村祭国国王”之盛况由此可见一斑。笔者在田野调查中,曾留意各地“三山国王庙”的庙名,留下的印象是,直白地称“三山国王庙”占少数,大多数的庙宇庙名都具有各地“万落千村”乡土特色。如三山国王庙祖庙,叫霖田祖庙,原因是它位于揭阳霖田都(即今河婆镇)。据台湾《客家杂志》编辑部统计的资料,台湾136座三山国王庙中,称“三山国王庙”的只有28座。
   汕头市濠江区河浦葛园村的“三山国王庙”的庙名就很有地方特色。其庙门对联如下:
   横联:飞镇豪山
   上联:庙起隋朝石穴豪山同享祝
   下联:王封宋代丰功伟烈共流芳
   葛园村的“三山国王庙”,并无“三山国王庙”名,而是以“飞镇豪山”四字来代替,对联的内容也强调“同享祝”、“共流芳”。这更说明,“三山国王”崇拜在潮州府属各地已被“物化”为各具体地方的“神”,“正镇”到了各个村落的“山”、“地”了,如葛园村所在的山,深深地打上了各自村落的印记。确确实实是“故土之恋,乡愁之情。”
   值得注意的一个人文现象是,潮汕地区流行一句俗语:“人有三衰六旺,神有三山国王。”说的是,人不可能一辈子顺顺利利,总是“衰”、“旺”有时,“三山神”也这样,本是一尊“界碑神”,经历代帝封而成为至尊之“王”。这个俗语说明,“三山国王”神不仅被“物化”为各自的地方神,还与潮人的人文生活完全地融为一体。
   二、台湾“三山国王庙”香火来自祖居地潮州府,但这些庙宇的具体来源地却各有不同,也反映潮州府属各县台湾移民的亲乡土情结
   据杨国鑫先生《台湾的三山国王庙初探》一文资料统计,台湾的“三山国王庙”有145座,有的说有200多座,还有的不叫三山国王,称“三仙国王”。[5]这些庙宇的香火,来源不一。2017年3月14日至20日,笔者随“广东省三山国王霖田祖庙赴台会香团”赴台参访,并访问了台湾云林县大埤乡大和街的“三山国王庙”。笔者抄录庙正殿大门三副对联:
   (一)助宋扶唐灵诏百粤
   报功崇德威镇三阳
   (二)九邑黎民沾圣德
   千秋俎豆答神恩
   (三)琼宫高崎韩山左
   波浪安涛粤海中
   前两副对联,说的是潮州九邑黎民对“三山国王”的信仰。“三阳”,是指古代潮州地区三个建县最早的县,揭阳、潮阳、海阳;“九邑”是指潮州府属九县:潮安、潮阳、揭阳、惠来、普宁、澄海、饶平、丰顺、大埔,泛指潮州府属。有意思的是,旧时“三山国王庙”每年祭拜演大戏,请的都是潮剧戏班。由此可见,“三山国王”是潮、客人士共有之神,说“三山国王”是客家人的神是一种误解。第三副对联说的是香火来源于潮州韩山左的“三山国王”庙。据查,史志有载潮州韩山左侧有一座“三山国王庙”,此庙也仍屹立于韩山师院左侧200来处,名叫韩山古寺。庙座东向西,面对韩江,建筑面积240平方米,前后座相连,庙前阔埕200平方米。大门匾额石刻“韩山古寺”,上刻乾隆庚申谷旦(乾隆五年,1740),下款“社众同立”。门联:“庙依韩岭三山灵爽常在,门对湘江千载恩泽长流”;后座木柱联为:“三圣雄威永护国,山灵显赫堪称王”。三尊国王各高0.8米,0.5米高夫人像分立于后,神像前置有“三山国王”、“韩山古寺”香炉两座。[6]这说明,香火奉自潮州“韩山古寺”的大埤乡大和街三山国王庙,从该庙门门联的字里行间,都反映移台大陆居民对故乡的土、故乡的庙是十分依恋的,“亲地”情结溢于言表。正如研究“三山国王庙”的台湾学者说的那样:一般研究台湾开拓史或台湾旧地名的学者,常把“三山国王庙”看成当地有客家人开拓的指标。也就是说,该地建有‘三山国王庙’,则是当时当地的客籍人士所兴建的。通常而言,“三山国王庙”是粤籍移民台湾的特有信仰,说通俗一点即台湾客家人特有的信仰。[7]以上这位学者,把粤籍移民通俗地称为客家人。恰切地说,应该是指移居台湾的潮汕人、客家人。
   三、台湾“三山国王庙”最早始于何处的不同说法,说明移居台湾的大陆移民对乡情故土的依恋
   据台湾有关“三山国王庙”的史料,称其为台湾最早“三山国王庙”的有三座:
   (一)云林县大埤乡大和街的“三山国王庙”。台湾《大和街三山国王庙、三仙亭沿革》称:大和街三仙亭开基明贶庙,位于今云林县大埤乡大街村新街。大和街为清代旧地名,台湾光复后改称“新街”。1624年,张忠义、刘一平等人渡海来台,随奉潮州府三山国王保身,后奉祀于大和街宅中。当时大和街瘴气未除,民众多染疫病,于是祈求三山国王神威庇佑,以伏魔施医救世,结果有求必应,病患均得痊愈,众弟子感应神灵显赫,遂倡议兴建庙宇。由于三山国王显示庙址在大和街百姓公落脚处,应神明指示百姓公礼让三山国王,前殿奉祀三山国王,后堂供奉百姓公。嘉庆十四年(1809)张之国、张之基兄弟招募53庄善信鸠资850银元兴建庙宇,从潮州府雕造三山国王金身奉祀。本庙“大和街三仙亭明贶庙”并组织七大柱,综理祭祀大典(辖内八乡镇)。
   (二)台南市立人街的“三山国王庙”。邢凤翔在高雄市潮汕同乡会《会讯》(第四期)《潮州三山国王纪略》一文中称:“台湾之有三山国王庙宇,始于台南市,自延及其他各县市。庙位于立人街,有瑞帘之瓦,交趾之垂珠光泽,屋宇有花栉,中栉之丹青及陶瓷制成之土偶群,纯粹为潮州式之庙宇。庙建于乾隆七年壬戌,即公元一七四二年,为旅台潮州商民斥资兴建者。”
   (三)荷婆侖霖肇宫。据《荷婆侖霖肇宫沿革志》载:“明神宗万历十四年岁次,丙戌年(1586),广东省揭阳县弟子马义雄、周榆森二人恭带故乡霖田庙”勒封“三山国王”香火来台,于鹿仔港登岸,转本庙现址为纪念国王奉旨莅台开基,显化济世,是即以故乡之名,正式命名此庙为“荷婆侖”。亦因故乡“河婆”与“荷婆”谐音之故,是兼取本庙前面溪湖之中,天然出产莲荷芡实之特色,及本庙地为小山侖构成,以故斯时斯地叫做“荷婆侖”,意义深远。[8]
   根据上述三座庙宇的记载,大和街三山国王庙系1624年张、刘等移台潮人奉三山国王宝身赴台供奉,1809年正式建庙;台南市立人街三山国王庙,建于1742年;荷婆侖霖肇宫香火,由揭阳县籍马姓、周姓二人于1586年恭带赴台,于鹿仔港登岸并供奉。尽管三座“三山国王庙”的资料说的立庙时间都很明确,但他们都各自称为最早的台湾三山国王庙。这充分说明,人居之土,神也镇及;人及之土,土即为家。迁台潮梅惠人士皆十分重视自己的乡土荣光,以至于争先恐后。
   四、饶宗颐教授也有“老去须教见独山”之情怀
   1990年11月汕头大学举办“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第十一届年会暨潮汕历史文献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会后,11月16日,饶宗颐教授在郭伟川、吴奎信、黄朝凡三位先生的陪同下,访问揭西县河婆镇。当时,饶老是冲着河婆是否是古揭阳城一说而去的。当车开到群山环绕的河婆镇时,即可见北面有一座最高的奇峰,随行者黄朝凡先生介绍说:“那就是独山,也即揭阳山、揭岭。”《潮州志》《揭阳县志》均有记载,“揭阳山在城西一百五十里,为邑治诸山之祖。”饶老高兴地说:“我记此山已经四十多年了,今日见到,实属幸事。”他突然想起南宋诗人杨万里过丰顺县瘦牛岭时的诗:“老去须教见瘦牛”。即吟:“老去须教见独山”。[9]其实,饶老与独山神交久矣。他建议:“这是一座名山,应该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接着,饶老来到河婆镇西玉峰山麓参观霖田祖庙。饶老说:“这是韩愈祭神中所说的界石神,故价值很高。此庙如此古老,实是有其历史渊源的”。[10]这说明,饶老持“三山国王”源于“界石神”之说。后,饶老又到揭西县博物馆参观南森村赤岭埔出土文物,有罐、钵、杯等陶器,还察看铜矛、铜銊、石等文物。饶老说:“1940年,此遗址中还出土过一支铜剑,铸有‘秦’字,但已流入美国博物馆。要想办法去寻找看看。”他又说:“这里的器物年代可以上溯到商、周。这是一处很有潜力的古遗址,要有计划地发掘。”饶老细心地研读着每一件展品,高兴地说:“此来很有收获。”他即席挥毫:“光射斗牛”四字,赠与揭西县博物馆。饶老题字,出典于唐•王勃:《滕王阁序》的句子: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据《晋书•张华传》载,晋初,斗、牛二星之间,常有紫气照射,宝剑之精,上彻于天。张华命人寻找,果然在丰城(今江西丰城县,古属豫章郡)牢狱的地下掘出龙泉、太阿二剑。后这宝剑入水化为双龙。剑出土后,牛、斗二星常有的紫气就没有了。饶老借用这个典故,高度评价揭西县博物馆馆藏文物的重要价值。饶老先后参观“三山国王庙”和赤岭埔出土文物,前后两个活动,看似并无关联,实均说明,饶老对乡邦文化的深沉情怀。
   五、霖田祖庙后的“福德老爷”庙与界石神、“三山国王”庙
   2017年,台湾南部媒体粤东访问团莅河婆时,笔者陪同前往。笔者还特意考察了霖田祖庙后树洞下的“福德老爷”庙,当时的直觉是,此庙很古老,应引起重视并加以研究。庙中有一老香炉,上有“土地公”、“土地妈”装扮的石刻像。雕像装扮,有隋风唐韵。按庙的格局,祖庙后的土地神是祖庙的配祀神。《淮南子•齐俗训》云:“殷人之礼,其社用石”。界石神就是社神。社神即土地神。《孝经》说:“社者,土地之主,土地广博,不可偏敬,故封土以为社而祀之,报功也。”古有“二十五家置一社”之说,也就是说,大约二十五家修一土地庙。《新唐书•张齐贤传》说:“社主用石,以地产最实欤?”韩愈祭界石神时用“少牢(一豕一羊)”[11]之礼。《礼记•王制》曰:“天子社稷皆大牢,诸侯社稷皆少牢。”大牢就是太牢,牛、羊、豕(猪)三牲全备为“大牢”;“少牢”就是一羊、一豕。当今,潮汕各地春节过后的游神赛会,其中的所谓“赛猪羊”,其实就是“少牢”之祀。不过,今人已没有这么说了,只知道用猪羊祭神。因为祭拜结束后有一个“比谁的猪、羊大”这个环节。所以,人们也把它通俗地称为“赛猪羊”了。故笔者认为,界石神与“土地神”是一致的,从界石神到三山国王,是社神的人格化。
   六、结论
   从大陆移民到台湾的居民,大都完整保留祖居地的民间信仰。如潮人的三山国王信仰、妈祖信仰、土地爷信仰等。在台湾的潮人聚居地,也一直保持着潮人风俗。潮州府霖田三山国王庙,是潮梅惠三属人民信奉的地方神。随着潮梅惠人民移居台湾,三山国王香火也随之进入台湾各地,现台湾各地有三山国王庙数百座。2300万台湾人中,信奉三山国王的信众达30%以上。仅云林县大埤乡大和街的信众就达50万人。正如刘希孟《潮州路明贶三山国王庙记》所说的那样:“潮州路三山神之祀,历代不惑,盖以有功于国,弘庇于民。”[12]这就是三山国王香火历代不衰的原因所在,也就是两岸人民心灵契合所系。正如饶宗颐教授在论述海峡两岸人民往来时说:“想不到几百年彼此间历史关系的葛藤仍未切断,宗族伦理观念之深入人心,正是中华文化的特色。”[13]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人民亲如一家。历史的葛藤要割也是割不断的。这就是历史的潮流,也是民族的大义。在民族大义、历史潮流面前,一切分裂祖国的行径和伎俩,都是注定要失败的,都会受到人民的谴责、唾弃和历史的惩罚的。
  
   □陈汉初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1月15日)
w 研究中心等举办“第三届诚敬传统文化节恳谈会”
w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客人来访
w 关于领取第八届“潮学奖”的启事
w 罗仰鹏向获奖者颁发第八届“潮学奖”获奖证书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潮人“英雄时代”的红头船精神——序《红头船精神研究》
w 拓殖成就:饶宗颐先生对红头船精神的高度概括
w 揭阳“九军”评价的变化——兼论潮客矛盾的淡化处理
w 林大钦与永定迎春牛习俗及其它
w 亲地情结 爱民情怀——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人文现象分析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