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吴子野与苏轼苏辙交游述考

提要:吴子野是通过李师中结识苏轼苏辙兄弟的,而他远游多是为友情特別是为苏东坡交情而远行的。再者,吴子野与苏轼兄弟对于佛老之学均有深刻的体认,在修道的实践上有较多的共同语言。其次,苏轼兄弟对吴子野的萧散逸放的生活态度亦颇为赞赏。吴子野与苏轼兄弟的交游情谊深笃,而他们的友谊则是建筑在共同的文化基础之上的:对生活有相同情趣,对文化艺术的欣赏,对地方文化探讨有着共同切磋的愿望。
   关键词:吴子野苏轼苏辙交游述考
   一、与苏轼交游
   吴子野(?-1100),名复古,又字远游,广东揭阳[1]蓬洲(今鮀浦街道)乡人,筑庵居潮阳麻田山中(嘉靖《广东通志》卷十九《潮州府》)。苏轼在惠州时为其作《远游庵铭》,深赞子野的放荡山水形骸的性格。吴子野的父亲吴宗统,官至翰林院侍讲,与苏轼为友。苏轼贬谪黄州时,与吴子野信中说:“少时在册府,尚(尝)及接奉先侍讲下风,死生契阔,俯仰一世。(乃)与君相遇江湖,感叹不已。”[2]吴复古的儿子吴芘仲[3]亦与苏轼有书信交往。吴家三代与苏轼皆有交游,可谓情谊深矣。
   (1)多次会晤见真谊。苏轼(1036-1101),字子瞻,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诗文革新集大成者,与父苏洵,弟苏辙,后人并称“三苏”。苏轼结识吴复古是在济南。熙宁十年(1077)一月,苏轼自密州任职改任徐州,经青州赴济南,与吴复古首次会面。济南之会不久,子野就南归回粤。苏轼送别于济南境上,苏辙作《赠吴子野道人》记其事。其后不久,苏轼与李师中(诚之)、晁补之会于汶上,并与补之言及子野南归之事。《苏辙年谱》卷六载:苏辙作诗寄赠吴复古(子野)。熙宁十年(1077)《苏轼文集》卷五十七《答吴子野》第一简:“济南境上为别,便至今矣”作于元丰四年(1081)。知复古未来徐州,辙诗乃寄赠。轼所云“济南境上”,乃今年元月间事。晁补之《鸡肋集》卷十三《赠麻田山人吴子野》题下原注:“余见待制李公诚之于汶上,苏密州在焉,始闻子野名。”诗首云:“汶阳我昔见苏李,人言吴子归未几。长啸春风大泽西,却望麻田山万里。”盖可证明复古未至徐州,乃归粤。晁补之会李诚之、苏轼于汶上,乃本年二月上旬,苏辙未与其会。辙此诗云“东州相逢真邂逅”。乃叙熙宁七年与复古相晤,详该年“尝晤吴复古”条纪事。辙诗“东州”下句为“南国思归又惊矫”,与补之诗意略同,谓其归粤;“惊矫”谓复古如龙蛇出没,不可把握。辙诗实为寄赠。[4]苏轼是通过李师中而认识吴子野的,后来又在京城碰见他。
   元丰二年(1079)因“乌台诗案”受诬陷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任团练副使。“东坡五载黄州住”[5],在近五年的黄州生活中,亲朋故人多畏避不见。这时的吴子野在故乡为大母守孝期间,苏、吴书信往来频繁,《答吴子野七首》[6]书信即有六首在黄州所作。
   元祐八年(1093)夏,吴子野偕道潜参寥在杭州所作的致苏轼的书简来到京都,求度牒欲出家。绍圣元年(1094),吴子野出家为道士,《闻潮阳吴子野出家》有诗云:“当为狮子吼,佛法无南北”。[7]绍圣二年(1095)春,吴子野到达惠州会晤苏轼。绍圣三年(1096)十一月,吴子野、陆惟忠从筠州南来,苏轼有《和陶岁暮作和张常侍并引》诗记载了这件事:
   十二月二十五日,酒尽,取米欲酿,米也竭。时吴远游、陆道士皆客于余,因读渊明《岁暮作和张常侍》诗,亦以无酒为叹,乃用其韵赠二子。[8]
   除夕后,苏过有“饥肠自胞无非药,定性难摇始是禅”[9]诗戏赠吴子野。苏轼晚年再贬海南,子野寄予了极大的安慰与支持,并四次涉海往儋州:第一次绍圣四年(1097)岁暮至翌年春节。第二次绍圣五年(1098)三月,吴子野辞别苏轼北归。第三次为元符二年(1099)十月前后,苏轼有“送与麻田吴远游”[10]之诗句。第四次为元符三年(1100)五月,吴子野经广州再次渡海来琼。[11]六月,苏轼离琼北归,往廉州安置。子野相从渡海,在雷州分手。
   (2)缘结潮州。“苏轼在惠州,尝藏书广东潮州开元寺”。[12]南宋绍兴三年(1133),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十一记载了这么一件极不寻常的事件:
   (绍兴三年)海寇黎盛犯潮州,焚民居,毁其城而去。盛登开元寺塔,望吴氏故居问曰:“是非苏内翰藏图书处否?”麾兵救之,民赖免者甚众。[13]
   根据吴氏族谱所载,子野故居在州城左厢右贤坊,与此则记载地形相结合。又南宋洪迈《夷坚志•甲志》卷《盗敬东坡》亦有记载:
   海寇黎盛犯潮州,悉毁城堞,且纵火。至吴子野(复古)近居,盛登开元塔寺见之,问左右曰:“是非苏内翰藏图书处否?”麾兵救之,复料理吴氏岁寒堂,民屋附近者赖以不爇甚众。则苏轼尝至潮也。《夷坚志》此所叙乃绍兴三年(1133)事。[14]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十一已载有先例:“(绍兴二年)是冬虔贼谢达犯惠州,围其城……达纵其徒焚掠,独葺苏轼白鹤峰故居,奠之而去。”[15]近人丁传靖辑编著的《宋人轶事汇编》中亦有类似文字记载:
   绍兴三年(实则为绍兴二年冬,应是文献之误),虔寇谢达陷惠州,焚荡无遗,独留东坡白鹤故居,并葺六如亭,烹羊致奠而去。次年,海寇黎盛犯潮州,纵火至吴子野近居曰:“是苏内翰藏图书处。”麾兵救之。吴氏岁寒堂,赖以不毁。[16]
   由此可知,岁寒堂也就是吴子野故居,三则文献同指一处。苏轼是否来过潮州,尚属疑案,有待再考。而苏轼与潮州有较密切的关系,这倒是事实。潮州守王涤专使来求《韩文公庙碑》,答《简》,时吴复古(子野)在潮。《简》乃《苏轼文集》卷五十九与涤第一简,云“寄示士民所投牒及韩公庙图”,求苏轼撰庙碑,又云“公意既尔,众复过听”,盖求撰庙碑,乃潮民之意。以下云“迫行冗甚,未暇成之,愿稍宽假,递中附往”。苏东坡两次致函潮州知州王涤,在信中都以特殊的口气提及吴复古,“子野诚有过人,公能礼之,甚善”[17];“若公已替,即告封此简与吴道人勾当也”[18]。“(陈尧佐)云:潮人虽小民,亦知礼义,信如子野言也”。[19]
   (3)死生契阔,惟义是归。元符二年(1099)四月十五日,苏轼作《十八大阿罗汉颂》,颂缘起于蜀人金水张氏所画,得之于民间,时值苏轼谪居儋耳(海南)。元符三年(1100)正月,哲宗死去,徽宗继位,大赦天下。五月,苏轼奉诏,被赦内迁廉州(今广西合浦),离开了谪居整整三年的儋州,同行的除苏过,还有吴复古。六月二十日,渡海北还,七月至廉州贬所,九月改任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安置。十一月十四日,苏轼道过清远峡宝林寺,颂禅月大师(贯休)所画十八大阿罗汉。[20]《书<罗汉颂>后》自注云:“佛弟子苏轼自海南还,道过清远峡宝林寺,敬颂禅月禅师贯休所画十八大阿罗汉。元符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吴复古与苏东坡在雷州分手,仿佛有一种预感,于是追至清远。十五日,于清远峡,与吴复古(子野)、何德顺(崇道)、昙颖、祖堂、通老、黄洞(明达)、李公弼、林子中同游广庆寺,染病,不服药而逝。“轼北还至清远峡,(复古)忽病,轼问之,默然微笑而卒。”[21]苏东坡大恸,作《祭吴子野文》祭之,成为他一生极少写的祭文之一。苏轼在祭文极力称赞吴复古“急人缓已,忘其渴饥。道路为家,惟义是归。卒老于行,终不自非。”[22]三个月后,苏轼也病逝于常州。
   清&#8226;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三十“人物下&#8226;隐逸”条载:“吴复古,字子野,揭阳人,父为侍讲。当荫官,逊于庶兄,居父母忧,庐墓三年。熙宁间弃妻子,筑远游庵于潮阳之麻田山……眉山苏氏兄弟尝与游,问养生,对曰:安。曰:和。及轼南迁,见于正阳,无一言……后卒于麻田山。”[23]吴子野由清远峡回潮阳途中染病,不服药,其妻、子问后事,子野笑摩之,飘然而逝,归葬于麻田山。《潮州府志》卷十七“茔墓”条亦载:“高士吴复古墓在直浦蔴田山下,先卜居于此,因葬焉。”[24]广东潮阳麻田山(今灶浦镇金沟岭)有吴所建“远游庵”及苏轼所题“复古桥”“听泉石”石刻。《潮州府志》卷十七“茔墓”条载:“远游庵在麻田山中,宋复古辟谷处。苏学士轼曾问养生于复古并作庵铭。”[25]吴氏后裔在广东汕头陵海村建有“三让堂”,以纪念先祖吴复古。
   吴子野是一个真正的道士,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他经常给苏轼灌输一些佛理,要他无欲无念,摆脱名利。他时隐时现,是要提醒苏轼倘不被政治纠缠,就过他那种自由自在、飘荡无羁的生活。可以说,苏东坡学禅信佛,与这个吴道士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苏轼晚年,留心养生之术,与吴子野等人常探讨养生学的问题,投机默契,交情日笃,使其在穷困潦倒中聊得精神之慰藉。苏轼虽然谈禅论道,但仍以儒家伦理观念作为主要的处世原则,那么苏轼在岭南期间遇吴复古后,“过广州,买得檀香数斤”,打算“定居之后,杜门烧香,闭目清坐,深念五十九年之非”,“然仆方杜门念咎,不愿相知过有粉饰,以重其罪”。[26]他站在超世的立场来评判自己的过去,沿途不停地检讨自己,常行惭愧,发誓不在尘世间汩没浸润,从而奠定了他在岭南时期的思想。
   吴复古与苏轼交游二十馀年,尤其在苏轼谪贬黄州、惠州、儋州时,吴子野都前去探望。在惠、儋两地,两人相处都在三个以上。苏轼贬官岭南,他访苏轼于惠州;苏轼贬儋州,他又渡海相从;后来在送苏轼北还途中去世。
   二、与苏辙交游
   苏辙(1039-1112),字子由,苏轼之弟,人称“小苏”,是北宋散文家,为文以策论见长,工诗,亦能词。苏辙在济南,苏轼在密州时,与吴复古相识。吴复古与苏辙相识的时间比苏轼还要早。熙宁六年(1073)十二月,李师中(诚之)移守齐州,吴复古即在李师中处邂逅苏辙[27],这是吴复古与苏辙首次会面。元祐年间,苏辙兄弟在京,吴子野曾入京,与李士宁、蓝乔游:“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不似苏门但长啸,一生留恨与嵇康。”苏辙自注说:“子野昔与李士宁纵游京师,与蓝乔同客曾鲁公(即曾公亮)家甚久。”[28]尔后,苏辙兄弟贬官岭南。在这赶尽杀绝、恐怖追杀的风潮中,吴子野作为与苏家友好的故交,仍然不畏生死,探视苏氏兄弟。吴子野又来到惠州、儋州,为苏辙兄弟传书带信。苏辙迁循州(今广东龙川),他又来到循州探访。两人前后有过四次会面,苏辙一共为他写过四首诗。
   苏辙所作《赠吴子野道人》诗,大约写于绍圣、元符年间,当时吴复古辟谷却睡,苏氏父子兄弟都曾作诗赋其事:
   食无酒肉腹亦饱,室无妻妾身自好。
   世间深重未肯回,达士清虚辄先了。
   眼看鸿鹄薄云汉,长笑驽骀安栈皂。
   腹中夜气何郁郁,海底朝阳常杲杲。
   一廛不顾旧山深,万里来看故人老。
   空车独载王阳橐,远游屡食安期枣。
   东州相逢真邂逅,南国思归又惊矫。
   道成若见王方平,背疗莫念麻姑爪。[29]
   诗中描写了吴复古辟谷却睡,独身处之,静坐修道的情景。方外之人吴复古之所以能始终保持同苏辙兄弟的情谊,原因之一就在于他的少思寡欲,无求于世:“食无酒肉腹亦饱,室无妻妾身自好。世间深重未肯回,达士清虚辄先了。眼看鸿鹄薄云汉,长笑驽骀安栈皂。”称赞吴复古志气高远,性情清虚,对世事有先见之明。“东州相逢真邂逅”,东州即齐州。《苏轼文集》卷五十七《与吴秀才三首》第二简:“与子野先生游,几二十年矣。始以李六丈待制师中之言,知其为人。李公人豪也,于世少所屈伏,独与子野书云:‘白云在天,引领何及。’”[30]作于绍圣间谪惠时。从上述可知,李师中、苏轼、吴复古之间在政见、思想情趣等方面有极为相似之处,故此成为好友。《苏轼文集》卷十二《北海十二石记》:“熙宁己酉岁,李天章为登守,吴子野往从之游。”[31]苏轼于元祐八年(1093)八月作此文。《宋史》卷三百三十二《李师中传》谓熙宁间守登,复守齐。前已及。师中守齐时,复古当往齐,故叙其事于此。[32]末句预言吴复古能得道,但也以王远见麻姑的传说,暗示修道有杂念要受惩罚的可能性。在诗中,他通过一个个带有道家意味的复合比喻,以戏谑调侃的语调,和他的道门朋友之间进行心灵的沟通。
   绍圣三年(1096)陆惟忠(子厚)、吴复古(子野、远游)来筠州谒苏辙。旋往惠州谒苏轼。《苏轼文集》卷六十七《书陆道士诗》谓惟忠:“谒子由高安,子由大赏其诗。会吴远游之过彼,遂与俱来惠州,出此诗。”[33]《苏轼文集》卷六十八《书陆道士诗》,作于今年十二月八日,时陆、吴已至惠州。陆、吴至筠州,或在夏、秋间。[34]元符元年(1098)八月,吴复古在儋耳处辞别东坡赴循州,与苏辙相过从。元符二年(1099)吴复古来,雨中招之,作诗。当时苏辙有赠吴氏的三首绝句,即《栾城后集》卷二《雨中招吴子野先生循州作》云:“柴门不出蓬生径,暑雨无时水及堂。辟谷赖君能作客,暂来煎蜜饷桃康。”[35]自注“循州作”。诗有“暑雨无时水及堂”,复古之来盖在夏季。诗又有“辟谷赖君能作客,暂来煎蜜饷桃康”之句,盖复古习吐纳,故云尔。辟谷是道家修道养生的方法,即服药而不食五谷,是修道的一种方法。吴子野与苏辙同时共修养生之道。以复古辟谷,故能作客,以囊中无赀待客人也。桃康,据道家书《云笈七签》十一《脾长》,乃神名,据说主阴阳之事。苏辙中年以后很注意道家的养生术,所以他感谢吴复古来陪他“修炼”。
   元符三年(1100)正月,哲宗病死,徽宗即位。吴子野得知苏轼将内迁,又再次渡海到儋州向苏轼报告消息,并向苏轼出示苏辙所赠诗,诚挚友情,令人动容。苏轼闻讯后作《儋耳》诗。苏轼有《次韵子由赠吴子野二绝句》。吴复古次韵,但其诗不见,苏辙复次韵答之。兄苏轼亦有次韵。苏辙回忆前尘往事,有诗《栾城后集》卷二《答吴和二绝》,其一首云“三间浰水小茅屋,不比麻田新草堂。问我秋来气如火,此间何事得安康?”其二又云:“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不似苏门但长啸,一生留恨与嵇康。”诗自注:“子野昔与李士宁纵游京师,与蓝乔同客曾鲁公(曾公亮)家甚久。”《舆地纪胜》卷九十一《广南东路&#8226;循州&#8226;景物上》:“浰溪:龙川江,一名浰溪。”浰水当即浰溪。下句谓复古。复古为潮阳人,麻田即在潮阳。以下云:“问我秋来气如火”,点出时间是秋。盖复古自暑来,在循州已有时日。复古不久离循,经广州去儋,会晤兄苏轼,并出苏辙之作,苏轼为之次韵。苏轼次韵其一首:“马迹车轮满四方,若为闭着小茅堂。”[36]亦可见苏辙之诗“三间浰水”乃自谓。苏轼诗见《苏轼诗集》卷四十三,作于元符三年(1010),然其时尚未得离儋州之告。
   余论
   苏轼苏辙兄弟皆是通过李师中结识吴复古的。苏轼苏辙兄弟二人淡泊的诗句中,大致可以从中了解到吴复古的一些生活状况:如在麻田山修搭草堂,以及先前纵游京师的经历等。“麻田老仙心炯炯”[37],吴子野是道行高深者,志在鸿鹄,遨翔自在。在北方相遇,在岭南重逢,子野情深,历久弥坚。其实,吴复古的远游多是为友情特別是为苏东坡交情而远行的。苏轼苏辙与吴子野的交游情谊深笃,主要体现在这几方面。首先,苏辙与其兄苏轼对于佛老之学均有深刻的体认,在修道的实践上,比起其兄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方面与吴复古应是有较多共同的语言的。其次,苏轼苏辙兄弟对吴子野的萧散逸放的生活态度亦颇为赞赏。再者,苏轼苏辙兄弟与吴子野的友谊是建筑在共同的文化基础之上的:对生活有相同情趣,对文化艺术的欣赏,对地方文化探讨有着共同切磋的愿望。
  
   □达亮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24日)
w 陈荆淮等考证品鉴潮剧老唱片
w 陈荆淮等考察濠江区青林社区古建筑历史遗址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三)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
w 善堂跟进汕头埠——以汕头诚敬善社为例
w 潮汕善堂闪烁着的爱国主义光辉
w 儒学在萧氏四序堂
w 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w 认祖归宗的“寻根指南”——回眸潮州古民居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 第二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汕歌册)1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4期
w 《侨批文化》第31期
w 《侨批文化》第30期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2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10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8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