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提要:潮汕地区宗祠,文化传统与中原地区一脉相承的。而由于特殊的情况或环境,同中却也有异。潮汕地区宗祠建设有两个高峰期,都跟文化经济的发展有紧密联系。
   关键词:潮汕、宗祠、移民
   宗祠和族谱的修订,据说始于北宋的欧阳修,于今也已一千多年了,这是慎宗追远的优秀文化传统,故历千多年而蔚然风气。
   在潮汕各地,尤其是潮汕农村地区宗祠的确不少,可以说是一种很明显的文化现象。这也证明潮汕虽属边远,文化传统与中原地区却是一脉相承的。当然,也有不同之处。
   因工作的原因,这些年我经常去农村地区采访,走过不少村落,也看过不少宗祠,对此略有所了解。
   一
   似乎可以说,每一个村落,都不止于一个祠堂,这与潮汕地区农村的多个姓氏杂居的特点很有关系。这是潮汕地区农村跟北方乡村不同的地方。北方农村更多是聚族而居,而潮汕地区移民的特点更为突出。这是其一;其二呢,则是潮汕农村的宗祠,常常占据村居中心的位置,其它建筑都是以此为中心而建设的。这一点在古村落,就越是明显。这说明宗祠地位在潮人心目中的重要性,也是与中国传统文化源脉相通的体现。可以说,这么的一种民俗文化心理,其实对我们了解潮人的文化很有帮助。
   潮人多是中原移民,当然,这是历史的无可奈何的抉择。如果可以生活下去,谁愿意背井离乡?而这种无奈却也激发了人们求生、发展的勇气。因此,就有了后来的越走越远,向海外拓展的事实。
   其实,移民的生活充满着人们难以想象的艰辛。前路茫茫,究竟是什么?谁也无法预测,有期待中的幸福,可是,更多的还是可能付出生命的风险。此时,他们只能祈求神明和祖宗的保佑。一朝能够在某一个地方暂安,则首先是建老爷宫,其次,就是建祠堂了。或者,只有这样,他们的内心才能安妥。不能完全说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更多的,我想还是一种信心,从这里获得力量与信心。
   虽然,僻居岭东一隅,远离中心,当地人自嘲说潮汕是省尾国角。当年南来时,这里还是地广人稀,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虽是较为落后,却其一可以逃避战祸;其二这里物产丰饶,气候不错,是可以安居乐业的地方。而客观上,也带来了中原地区先进的文化、生产技术,促进了南北的文化交流。这是很积极的历史意义。
   二
   虽然,因为移民文化及本土文化融合的缘故,加之,后来的被迫开放,潮汕地区的文化面貌已表现得相当杂驳,与中原地区相比,或者有些模糊,不够明晰。然而,她同样坚守着以儒家思想为引导,见贤思齐的文化传统,而且十分突出和鲜明。崇仰圣贤,重视孝道,以及注重对后代子孙的培养、教育,这些都没有任何不同。或者,还要更加的被强调。古语说,礼失求诸野。潮汕地区的偏远,有利有弊,这回却是表现出了利的一面,即交通不便带来的封闭,使这里的传统文化,如语言、习俗、观念、艺术等都保留下不少古代风貌,尤其是中古的风貌。这或者正是令人意料之外的欣喜。我以为,我们观察、研究潮汕文化,乃至考察这里的祠堂文化现象,都不能忽视这一点。
   儒家思想的影响,在这里是无所不在的,散落在语言里,或见诸人们的言谈举止中;当然,表现得尤其突出的,还是在宗祠文化之中,例如每次的祭拜活动,几乎可以见证这一点。当然,在近现代社会,随着交通的迅速发展,所谓中心、边缘的概念已不存在。尤其近几十年来,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更是无远弗届,自然不可能一成不变了。有一段时间,祠堂被移做其他用途,最常见的就是办学校。这其实也不算离奇,因为祠堂兼做育人,传统上就是潮汕宗祠的一项重要的功能。例如潮阳的萧氏四序堂,是已有800年历史的一座宗祠。据萧氏族谱记载,南宋庆元元年(1195年),漳州人萧洵,字仲川,号啟祥,以明经出任潮阳县令。连四任十二年。在任期间,清廉勤政,礼贤下士,体恤民情,多行善举,深得民心。民感其德,于嘉泰四年(1204年),集资为其兴建生祠,褒扬他的业绩。开禧三年(1207年),萧洵任满拟归故里,人民恳切挽留,遂定居于潮阳。他落籍潮阳后,为回报乡民,即于生祠中办学堂,授以诗、书、礼、乐。嘉定十四年(1221年),萧洵逝世,享年70岁,“祀忠义孝弟祠,府邑志有传。”可见,潮汕宗祠的这种兼及教书育人的功用,是由来已久的。
   潮汕宗祠,也兼具议事或判决的功能,其实这也是历史上所有宗祠所拥有的功能之一。从前,几乎是乡村自治。乡村由族中长辈若干人主事,解决一些族中的纠纷,协调地方事宜。潮剧经典《苏六娘》,描写的是争取婚姻自由的故事,其中美丽、聪慧的女主角苏六娘,很让人喜爱。这是发生在明朝揭阳的一个真实故事,潮汕本土人们,还有散处世界各地的潮人,对此都耳熟能详。可惜的是,据说,他们的结局却不好,苏六娘是被族老决定沉江而死的。照例这类故事,在民间还有更多的似真似假的有关结局的传说。或者,人们出于怜爱和同情,所以善意地又有所演绎的结果。对此,我们可以不管,这里,我们要注意的,乃是祠堂的作用,即兼有议事及评判是非的功能。在所在的那个时代,有所要规范的种种,礼教和规矩,这是族老们依据办事的原则,以此维护当时的社会秩序,使祠堂因此蒙上了若干尘霾,为人诟病。
   三
   观察潮汕宗祠,其间还是有某些特别之处的:
   其一,不少乡村里有多座祠堂,为多个姓氏所属。相反的,却有多个姓氏的宗祠和谐共处——固然一些乡里有大姓氏和小姓氏,或者也出现过某些小摩擦,究竟都不算大事。
   这种姓氏混杂的情况,在潮汕相当普遍,而能够和谐相处,正是因为大家都是移民,在这充满不可知风险的异地互相帮扶显得尤其重要。
   其二,在这里固然一切还是以儒家规范为主,却因为山高皇帝远,在若干方面上,越轨的表现还有不少。如有的祠堂,因倡建者财大气粗,就常常出现若干违规的建设,一些细节方面有大胆的逾越。当然,也有一个原因,即是潮汕宗祠建设的高峰期,首次出现是在清末民国时期。那时有不少到东南亚各国谋生的潮人,他们中有的挣到了钱,就带资回来光宗耀祖,兴建宗祠,或修建祖祠。此时,王纲解纽,封建制度的那些规范,已不再成了约束。
   而这种越轨的表现,我以为,还表现在这里建设有不少女性的祠堂,这是潮汕以外的地方,不可思议的存在。
   如在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后溪村就有一座独特的女祠叫“祖姑祠”,已有500多年历史。此祠纪念的是一名终身未出嫁、自强不息的姑娘。据考证,祠的主人,谥号端洁,乳名二姑,生于明英宗年间(1437—1464年)。其人从小聪明伶俐,十分孝顺长辈。因面部有胎记,出嫁当天遭受男方乡邻讥讽,个性倔强又无意婚嫁的她,深感委屈,即命回轿返乡,发誓“事亲终老,终身不嫁”。
   回家后,性格爽直、敢作敢为的金端洁冲破世俗樊篱,勇敢地自立门户,办酒坊、开商号、买田园、事农耕,亦商亦农,留下殷实家资和百亩良田。金端洁终身不嫁、立志创业的行动感动了父兄和族人,她的胞兄将一个儿子过继给她。为缅怀金端洁艰苦创业、勤俭持家的美德,其裔孙在嘉靖后期至万历年间合力建成了这座“祖姑祠”。
   像这样的女祠,在潮汕还不止这一座。在潮州市潮安龙湖寨也有一座宽大气派的“婆祠”。“婆祠”是明末清初时期“家资丰盈甲潮州”的员外郎黄作雨为其生母专建的。
   相传黄作雨发迹后,捐巨资建造了黄氏宗祠,供奉列祖列宗神位。但因为他的生母周氏身为妾侍(俗称“阿婆”),按封建礼法死后没有资格入祠。黄作雨见自己掏腰包建造的祠堂竟然连生母都没有资格进入,很不服气,遂重新择地建祠,专门供奉其生母神位,故称“婆祠”。
   而在揭阳市揭东县玉湖镇马料堂村,也有一座黄氏贞义姑寝室,供奉的对象是黄氏六世祖姑。她名由娘,字贞静,生于明朝嘉靖三十年九月,是黄氏五世仕珠公之千金。
   传说,当由娘十二岁时,其父不幸遭苏贼陷害而死,十四岁时其母病危疾终。家中就只有他们姐弟二人,无依无靠,孤苦零丁。
   由娘十七岁时,婚配游家。于归之日,临登花轿,村中男女老幼,蜂拥争看。当时其幼弟刚六岁,也跟人群挤在其中,因年幼力弱,被人撞倒,颠仆在地,哭声震耳,观者袖手无人上前牵扶。由娘见此状,触景伤情,立即下轿,抱起幼弟,说:“我不嫁了!我无父母,只有幼弟,如今出嫁,弟无所依。”即当机立断,遣轿夫返回游家,并代述情况,婉言恳情,表达她为照料扶养幼弟成长,决心不嫁的决心。
   此后由娘在家,姐作兄勤劳纺织,各事皆能。幼弟在其精心照料下成长,成家立业。时逢明末,朝廷腐败,战事不断,丰顺一带深受其害。眼看生灵涂炭,于1609年举家迁居到揭阳县玉湖镇。1631年,由娘八十高寿无疾而终。为纪念由娘,马料堂、西门、埔龙三寨合力出资,于同治三年建造了“贞义姑寝室”。
   在汕头市金平区鮀江街道蓬洲居委的翁氏家庙,也供奉着一位翁姓姑母(名贞慧)的神位。据传,宋太宗至道二年(996年),福建莆田漆林人翁杰偕其兄翁俊到潮州定居。其兄居潮州,翁杰则迁居海阳县鮀江都(今汕头鮀江街道)。到了第四代翁泽,生有女儿翁贞慧、儿子翁兴权。然而翁泽夫妇早逝,儿子兴权年幼,姐姐贞慧见弟弟年弱无依,故自誓不嫁以哺养兴权成人。
   翁兴权少年懂事苦读经书,后在宋高宗建炎十二年(1142年)不辜负其姐愿望,考中了壬戌科进士,授英德州真阳县主簿。因廉洁有政绩,皇帝曾赐“忠正名臣”牌匾。后来他的儿子翁庆巽也在宋孝宗淳熙十一年(1184年)考中甲辰科卫经榜进士,授闽县知事偕承事郎。父子同为进士,一时邑里传颂,谓之“桥梓济美”。贞慧也被郡邑旌表为烈女。宋宁宗嘉定元年(1208年),翁庆巽思无以报恩姑母,乃于家乡创建兴庆院,姑母贞慧入住其中持素以终天年。嘉定二年八月十九日,贞慧病逝。翁庆巽特在蓬洲城建“翁氏家庙”,特恩准姑母神牌进祠崇祭。
   此外还有潮州市潮安县凤塘镇鹤陇村的苏资淑祠。该祠是由苏资淑弟的后裔建造的。石柱上有一副对联。联曰:“盛德浩存敬祖姑培兰植桂;户泽盈瑞耀子孙奕世箕裘。”
   苏资淑不但有宗祠,她还被收编入《苏氏后陇宗族总谱.北宗派支谱》。其《谱》曰:“十四世孝德公,昆山公之子,……孝德公幼年时,父昆山公,矢志不嫁。迨公成人,姊已老矣,终卒于家中,附葬鸡笼山。她的墓葬,至今尚存,石碑字‘明资淑苏大娘姑墓’。当是之时,北宗之派,危而一发引千钧,其得以瓜瓞绵延者,皆赖祖姑德荫所赐也,每年三月十五日致祭。”
   以上女祠都有一个动人故事,其中女主角都是英姿飒爽的女豪英。当然,它们只是其中部分,但散布之广,似乎遍于潮汕乡村。这种重视女性的思想,或者有着某些进步的意义,是很值得我们的深入研究的。
   其三,是在新兴的城市里建立宗祠。宗祠可以说是农耕时代的产物,可是,在开埠后的汕头却修建了好几座宗祠。这些宗祠都具有跨地域的性质,与其说是同宗族的宗祠,不如说是同姓氏的宗祠。或者跟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更渴望团结起来,凝聚力量抗衡外面势力很有关系。作为开放的城市,汕头有一种混搭的城市特征,中西文化碰撞、融合,文化色彩斑斓、丰富。而面对着强势的西方宗教文化,更需要一种对传统的守望,于是建设宗祠,就成了当时人们的选择。
   四
   继民国初期之后,近年来,潮汕地区又进入了一个宗祠建设的时期。
   之所以出现宗祠建设热?我以为原因有二:其一,即是经济条件好了,无论大气候还是小环境都有利于宗祠的建设;其二,当然是由于人们的观念,不管出于何种考虑,都充分地认识到建设宗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或者,从方便纪念先人方面,人们觉得宗祠的集中祭拜方式,隆重而简朴,很符合现代人的生活理念。
   当然,如今的潮汕祠堂却也呈现了新的文化元素,展现一种时代的精神风貌。祠堂日益成为纪念先人、教育后代、联系海内外宗亲的重要场所,正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新的贡献。
   □林伟光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24日)
w 研究中心举行2020年新年“迎春座谈会”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19年总结及2020年主要工作计划
w 研究中心等举办“第三届诚敬传统文化节恳谈会”
w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客人来访
w 关于领取第八届“潮学奖”的启事
w 善堂跟进汕头埠——以汕头诚敬善社为例
w 潮汕善堂闪烁着的爱国主义光辉
w 儒学在萧氏四序堂
w 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w 认祖归宗的“寻根指南”——回眸潮州古民居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