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回头批”中看潮人“过番”时对家庭身份的坚守

历史上潮汕人“过番”,大多属于万般无奈,迫于生计出海谋生。刚刚踏出国门的潮汕人身无分文,却背负着家庭的身份和责任,这种对家庭身份的坚守和承诺,突出的表现在出海潮人到达目的地寄回的第一封侨批——“回头批”中。“回头批”的寄出,是这个家庭甚至宗族侨批往来的开端。
   一、潮汕人对“过番”万般无奈的心理及其影响
   自古以来的潮汕人海外移民,除了近几十年兴起的“新移民”外,“过番”都是在迫不得已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出海潮人,或者是自己坐着“红头船”出海,或者被当做“猪仔”贩卖。潮人“过番”运动与近代以来西方以财富和传教为目的的殖民运动完全不同,没有政府支持,没有海外殖民的目的。诚如陈训先所说:“我们潮汕人只有向外移民、求生存,从来没有侵略过别国!被西方史学界称为‘不带武器的勤劳的民族’。潮汕人出海完全是生计无着,不得已而出国,跟西方人向海洋扩张掠夺(后发展成为‘殖民主义’)有本质上的区别。”[1]
   在极具特色的潮州歌谣中,“过番”歌谣占据重要位置,这些在潮汕地区流传久远的歌谣中充分而真实地反映了“过番”潮人这种万般无奈的心态,兹列举数例如下:
   “火船驶过七洲洋,回头不见我家乡。是好是劫全凭命,未知何日回寒窑?”
   “一溪目汁(即眼泪)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钱银知寄人知返,勿忘父母共妻房。”
   “人在外洋心在家,少年妻子一枝花。家中父母年又老,身中无钱又想回。”[2]
   这些歌谣的基调都是凄苦悲凉的,生动地刻画了潮人对“过番”万般无奈的心理,从来没有家人敲锣打鼓欢送亲人“过番”的情况。可见,“过番”是海外潮人血泪史的开端。
   1.无奈心理出现的原因
   潮汕人“过番”的无奈,从宗族的角度分析,是被迫离开宗族社会和家庭而造成的无所依靠的心理状态,离开家乡,就意味着失去宗族和亲人的庇护,意味着“过番”潮人难以履行自己作为一个宗族和家庭成员的责任,而且,还难以得到祖国的认可。正如美籍学者李榭熙在对19世纪中后期的潮州社会资料进行研究后对“番客”的评价:“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指番客),长时间远离家乡故土无异于惨遭流放”[3]。
   其一,脱离宗族和家乡后举目无亲的困境。
   在传统的潮汕宗族社会里,从宏观的角度说,每个人都是宗族社会的一份子,从微观的角度说,每个人都是家庭的一份子,也就是说每个潮汕人都溶于集体中。而“过番”的潮人,尤其是早期出海的潮人,在异乡往往举目无亲,失去了宗族集体的庇护,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对每一个“过番”的潮汕人都是一大考验。
   其二,宗族伦理和家庭责任的背离。
   如前所述,宗族伦理要求家庭中的成年男性承担起作为当家人的各种责任,对父母、兄弟、配偶、子女、亲属都有相应的责任,潮汕地区由于前文论述的强大的宗族文化的影响,对这方面的要求更为严格,“父母在,不远游”的儒家伦理根深蒂固。一旦“过番”,宗族伦理、家庭责任都难以为继,虽然海外潮人通过“银信合一”的侨批在经济上和情感上给予尽可能的弥补,但与常年在家的“儿子”、“丈夫”、“父亲”、“兄长”的身份相比,更多的责任是不能尽到的。这对“过番”的潮汕人是极大的痛苦。
   其三,身份一时不被承认的尴尬境地。
   出海潮人固然能得到家庭的理解和祝福,却经常为国家所不容。历史上,封建统治者从传统的“忠孝”观念出发,认为“过番”的人远离祖先坟茔,抛弃父母高堂,是不服王化,不忠不孝的“天朝的弃民”。因此,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过番”的潮汕人不仅得不到祖国的荫庇,在政策上还被禁止回国,自然也不被承认为国家的公民。海外潮人长期以来也处于这种不被承认的尴尬境地,直到近代以后,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这种情况才逐步得到改变。
   2.无奈心理的影响
   正因为面对这种种压力,潮汕人对“过番”才有这种万般无奈的心理,这种强烈的家乡情结,对海外潮人坚持寄侨批和回国团聚产生了深远的印象。
   其一,增强了对自身宗族和家庭身份的认同感。
   “过番”前处于宗族社会和家庭的庇护,与“过番”后举目无亲、一无所有的残酷现实相比,让“过番”的潮人更加想念家乡和亲人,并在心中树立起家乡才是最好的地方的观念,念念不忘自己在宗族和家庭中的身份。所以对海外潮人来说,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回家与家人团聚,只是多数由于旅费昂贵等原因无法返乡。例如,新加坡潮侨陈志鸿写给潮安县金石镇的母亲的侨批中如此写道:“回家见母,儿志坚心如箭。奈因夫妻二人船单(票)川资种种费用,最少数约在六七百叻票左右,此时实无可能进行……”[4]无奈叹息之情溢于言表。
   其二,增强了对寄侨批的迫切。
   潮人“过番”是经济压力下迫不得已的自救行为,但这种自救不仅仅是救自己,而且是背负整个家庭,甚至包括同一宗族其他亲属的期望。作为家庭和宗族的一员,远离家乡亲人,不能跟以前那样履行自己对亲人的责任,自然愧疚难当,只能通过尽快多寄侨批的方式来进行弥补。
   总之,潮汕人对“过番”极端无奈的心理,使他们始终对故乡和亲人保持着深厚的感情,将落叶归根作为自己在外拼搏的最终目标。这一点突出表现在“回头批”中海外潮人对家庭责任的承诺。
   二、“回头批”中海外潮人对家庭责任的庄重承诺
   面对“过番”的种种困境,尤其是远离家乡带来的宗族伦理和家庭责任的背离,海外潮人要尽快跟家人联系,以表达自己坚守家庭身份,绝不忘本的态度。作为第一封侨批的“回头批”是对这种态度的绝好注脚。
   由于“回头批”大多年代久远,故保存下来的数量极少。但作为一个潮汕家庭甚至一个宗族侨批的开端,“回头批”在潮汕侨批中无疑具有特殊地位,从中可以看到海外潮人对自身肩负的责任的庄重承诺。例如,1888年澄海斗门乡陈瑞国初到越南西贡时寄的一封典型的“回头批”中如此写道:
   敬禀者。儿拾捌日早在家起程到汕头乘轮,拾玖日午扬轮开行。幸蒙二位大人福庇,水陆顺吉,至廿肆日八点钟登西贡,约于廿柒捌日可到朱笃店中。是以达函奉禀。外付大银贰元,祈笑纳为茶宜之用[5]。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回头批”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向家里报平安,告知家里已经平安到达和其他相关情况,像该批中详细叙述自己路途的情况,以免家里挂念,因此“回头批”也称“平安批”。二是牢记自己的身份和肩负的家庭责任,并寄出第一笔批款。
   作为海外潮人的第一封侨批,“回头批”彰显了海外潮人对家庭责任的庄重承诺,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寄批之急迫
   可以说,“回头批”是每个过番的潮汕人在踏上异乡土地后想做的第一件事。一般来说,“回头批”会在抵达目的地的三天内寄出。例如,澄海斗门乡陈孟传从越南寄给双亲的“回头批”即称:“谨启者,男自二月廿二日由汕头乘国升火轮至廿六日抵港(即抵西贡)……。”[6]该批发出时间是二月二十九日,即到岸的第三天,而且该批后面还写道:“……以及任止效(即侯)有枝绪可投,自当飞函速报。”[7]可见当时还未找到安定的住所和工作,陈氏就急切地寄批回家。
   2.第一笔批款的艰辛
   潮人本因生计出海,刚到异国他乡的潮汕人可以说是饥肠辘辘,一贫如洗,甚至负债累累,尽管如此,“回头批”中仍然附有批款。而且,由于潮汕人崇尚偶数,以“双”为吉利,所以“回头批”的批款多为双数金额,例如两块银元,实在凑不齐才寄单数。例如,1937年12月12日,澄海鹤塘乡一位名叫玉胜的泰国潮侨寄给岳父母的“回头批”称:
   ……本月拾日来店,一路平安。荷大人同意之力,喜之胜也。奉上中央银二元,幸望笑纳为茶宜之用。[8]
   抵达两天后即凑钱寄出。为了凑齐第一笔批款,很多潮汕人典当行李衣物,甚至借债作为批款。这是海外潮人对家庭责任承诺的第一次履行,所以至为重要,诚如杜桂芳所言:“这封侨批,钱多少关系不大,没有钱则不足以表达这层意思。”[9]
   3.“回头批”表明海外潮人家庭身份和责任的延续
   抵达目的地后的潮人从此远离他乡,只能通过侨批保持与家乡亲人的联系,可以说是自由之身。在没有任何人监督的情况下,出海潮人刚到目的地即寄出“回头批”,是以此向家人作出保证,自己会牢记在家庭和宗族中的身份,对自己肩负的责任不敢有丝毫懈怠。出海潮人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很多人甚至是文盲,故侨批行文多质朴简洁,少缠绵动情的辞藻,在“回头批”中海外潮人只是一再地问候长辈,并寄上批银,以实际行动来履行身份带来的责任。
   总之,“回头批”是每一个海外潮人寄批的开端,也是其严守宗族和家庭身份,履行家庭责任的开端。以此为开端,海外潮人会坚守自己宗族和家庭的身份和责任,对家乡亲人进行力所能及的补偿。
   □刘钊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1期(总第26期)
  
  
(录入日期:2017年9月28日)
w 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到侨批文物馆调研
w 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梁德洲参观侨批文物馆
w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所长张春旺参观侨批馆
w 汕大学生参观侨批文物馆
w 厦门市思明区侨联主席苏枫红等一行到侨批文物馆参观
w 陈克湛先生捐赠的昔年南洋华工“猪仔钱”吸引前来侨批文物馆参观的海外学子
w 新加坡克信女中的学生由老师带领到侨批文物馆游学
w 《羊城晚报》连续报道我侨批文物馆
w 银信未必合一
w 一封侨批一片情
w 忆“侨批王”邹金盛
w 也谈完整成套的潮汕暗批
w 谢昭璧急公好义 文物馆获赠珍品
w 泰国普密蓬国王像邮票在侨批上的使用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