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进攻缅甸当日的一封侨批

这是一封外观看起来平凡,很不吸引眼球的普普通通的侨批。信封上按惯例书写:“……至同安小西门外松田社进士第内交陈仙查先生收升外附去龙银五百元正由仰光儿玉查(加盖永和茂陈逸臣一排右读中文三排左起英文红色无框章)”。封背左下方钤有常见的“仰光□□银行”长方形银行侨批、侨汇专用章,编号A2722。这个书写过程有点奇怪,先是黑色蜡笔在合适的地方写了大写英文字母“A”,打叉,又在它的前面挤进一个“A”,操起另一支橙色腊笔,写下序号,框外同一支笔写下“50”;方章右上方二行钢笔字,为“振字433”、“寄航空”。信封虫蛀霉变,右部残缺较甚,文字剩下一半多,“外附”及落款勉强可读出。特别重要的是这封侨批的函件,让我们认真来拜读吧。
   母亲大人尊前:
   敬禀者,查9月19日附去片函外银200元,谅必收到可料也。前日接到8月20日在唐由航空附来玉谕,示事拜悉矣。嘱儿银信接续附回,敢不从命!奈逢此世界战事发生之时,音信来往甚难;幸儿生理并所居之地颇安全,尚望大人勿介。若得战事早日和平,即母子早日得以相会!而实叻坡与前日已发生战事,未知六舅妗并表弟等平安否?想母亲处必有信来往,乞顺示知。兹逢有便,寄回大银五百元正,到乞查收。望大人留在身边,,节省费用为要。在外平安,望大人玉体自爱。专此奉禀
   敬请福安!
   儿玉查辛已年十月廿七日
   (公司书笺上部右下角)Dated 15、12、1941
   查万年历,辛己十月廿七日,对应公元日期,与陈玉查先生所书吻合。鄙人未看过二战大片《虎虎虎》,这个日期倒很敏感。让我们回顾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历史。百度上一篇题为《请介绍一下二战时日军进攻东南亚的具体情况最佳答案》提供详细过程:1941年12月7日凌晨,日军攻打马来亚的哥打巴鲁,随即偷袭珍珠港。8日,同时对泰、马、菲、关岛、威克岛、吉尔伯克岛、香港发起进攻,打得美军、英军溃不成军,迅速占领广袤富饶的大片土地。12月11日,日军进攻新加坡。这样,大多数侨批局赖以生存的生命运输线,因新加坡与香港这两个关键转运节点,陷于战火之中并很快沦入日寇手中而瘫痪。
   研究侨批、邮政史的朋友都知道,新加坡和香港在中国与国际通邮、联系的重要地位。马来亚、印度尼西亚等地来往中国的邮件,通过新加坡中转;菲律宾、泰国、缅甸、柬埔寨、越南等地邮件,以香港为节点;间或互相易位。这些邮件,以粤、闽侨批为大宗。华侨出入国门,这两个节点也是肯綮之地。
   本来闽粤沿海被日军封锁,大量侨眷赖以生存的侨批、款项被卡住喉咙,已甚为艰难;汕头、厦门被占,侨眷生存、华侨出入,更几陷绝境。福建邮政部门利用鼓浪屿万国公地特殊地位,勉强通过敌我双方“交通船”沟通侨批输送管道,紧急升级闽侯(福州)、晋江(泉州)二邮局,授权可直封海外邮件、包裹;同样陷入困境的潮汕等地,则由英殖民地香港经前山、沙鱼涌、遂溪等地做为战时邮政管道,日以继夜,用尽各种办法保持与国外邮件的来往。陈仙查先生在这封侨批里说:“前日接到8月20日在唐由航空附来玉谕、示事拜悉矣。”缅甸与唐山邮件,尚可通过香港以航空形式来往,“……奈逢此世界战事发生之时,音信来往甚难。若战事早日和平,即母子早日得以相会”。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新加坡、香港这邮路就被斩断。
   “儿生理并所居之地颇安全,尚望大人勿介”,陈仙查先生如此安慰母亲。“而实叻坡与前日已发生战事,未知六舅妗并表弟等平安否?想母亲处必有信来往,乞顺示知”。陈仙查先生并不知道,他自认为“儿生理并所居之地颇安全”,已是“复卵”,城门已经大火蔓延!就在陈仙查草拟此信的12月15日,日寇第15军先遣队进入缅甸丹那沙林,奇袭了三个机场,切断了缅甸至马来亚的通道,防止驻马英军支援缅甸战事……。
   日军进攻缅甸是蓄谋已久的战略,是他们南进的重要目标。他们如意算盘是切断中国与西方联系、取得援助战略物资的唯一交通线,孤立中国,进而占领全中国,伺机进犯印度,以便和德军在中东会师。他们早就弄清,缅甸的英国驻军一个缅甸师、一个印度师、一个澳大利亚旅和两营英军,这3—5万人不是日军的对手。侵略军根本估计不到,中国远征军会出现在缅甸战场,演绎了惨烈战争、直到战胜日本法西斯!
   为这侨批上的“15、12、1941”,扯了这大篇战争形势。香港、新加坡即将陷落,侨批、邮件“此路不通”,缅甸邮局只有选择陆路、航空,把各种邮件、包裹送到中国抗战大后方云南、四川等地,稍迟还有著名的危险的“驼峰死亡航线”。从缅甸到福建闽南,不是三两个月就能到达。从东兴为节点的侨批邮路,陈植芳先生们冒着日本宪兵队追捕、路上的荆榛草莽、毒蛇猛兽,亦危险重重,迁延时日。
   侨批局多是以总包的形式付邮,没在此封上留下邮票、邮戳、邮程等要件,只能在总包外单据能记录下,从中窥见复杂艰辛的邮路。一旦占领某地,邮局总要恢复运行;战争初起,一切混乱,谁还顾得仓皇撤退时的正常业务。
   兄弟外甥陷入被占领的新加坡;儿子陈仙查即将陷入被占领的缅甸,做姐妹、父母的如何揪心挂肚,我们可以将心比心想想!还敢侈望“嘱儿银信接续附回”?!
   这封日寇进攻缅甸首日写下的侨批,没留下这些记录,只能闭着眼睛去捉摸、去猜度。它已弥足珍贵——起码我是这样认识!
  
   □苏通海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1期(总第26期)
  
(录入日期:2017年11月13日)
w 越中支妇协会朱应昌会长一行参观侨批馆
w 中国人民银行广东分行领导参观侨批馆
w 市宣传部副部长、文联党组书记黄奕瑄参观侨批馆
w 深圳市音协主席姚峰参观侨批馆
w 市政协副主席蔡佩侬倍同贵州省政协港澳台侨外事委员会主任霍健康一行参观侨批馆
w 中央电视台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采访侨批文物馆
w 银信未必合一
w 一封侨批一片情
w 忆“侨批王”邹金盛
w 也谈完整成套的潮汕暗批
w 谢昭璧急公好义 文物馆获赠珍品
w 泰国普密蓬国王像邮票在侨批上的使用
w 松华兴批局初考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