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过后弦歌不辍——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近年出版侨文化研究著作述评

侨批档案于2013年6月申遗成功,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之后,社会各界对侨批文化更加重视,尤其是各地方政府和历史文化研究界,各种大的举措接连开展,可谓是申遗过后,弦歌不辍。以汕头市文化研究中心这个侨批申遗的最初发起单位来说,就有多项重大的举措:
   潮汕侨批文物馆扩容,搬迁到外马路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的新址,这是全国首家侨批文物馆,以丰富的馆藏吸引了海内外各界人士前来参观调研;
   组织举办申遗之后首次学术研讨会,主题为“世界记忆遗产——侨批档案研究”,邀请国内外一百多位专家学者,于2014年10月在汕头召开;
   积极配合协助汕头市以展示侨批和侨批业为主题的西堤公园建设;
   汕头市政府连同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由研究中心负责实施,与央视合作拍摄两集“海那边——潮汕侨批”专题电视记录片;
   侨批文化进校园活动持续开展,研究中心持续多年开展“侨批文化进校园”巡回展,结合知识讲座、指导学生研究性学习等。
   与多家研究机构、出版传媒、图书馆合作,加速侨批的整理、保护、研究,尤其是加速侨批档案的数字化建设。
   以上数项,都是侨批档案成功申遗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开展的有关侨批文化研究、传播的几项大的工作,再有一项更重要的,就是组织出版和资助出版了几部颇有份量的研究著作,这是本文下来准备稍为展开加以评述推介的,兹分别作简要评述如下。
   一、《潮汕侨批论稿》
   《潮汕侨批论稿》,王炜中等编著,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出版。这是一部系统性的专著,是对潮汕侨批和侨批业进行全面、系统、深入的梳理、阐述的研究专著,研究的对象是潮汕侨批。潮汕侨批在整个中国的侨批档案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是在该项目申遗的所有档案文献中潮汕侨批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约占全部总量的近三分之二;就整个侨批文化研究方面来说,潮汕侨批的研究,无论是在相关文献记载、研究的起步、相关文献的收集收藏、档案文献的整理出版、系统研究的铺开等方面,与国内其他地区的侨批研究比较,都是领先的。这部《潮汕侨批论稿》的出版,就笔者耳目所及,应该是迄今为止有关侨批研究最为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成果。该课题是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中的“地方文化特色项目”之一,参加课题研究的几位前辈学人,都是多年从事潮汕侨批文化研究的专家。
   该书分五章,第一章“潮汕海外移民与侨批的产生”,作为引子和溯源,主要阐述侨批的由来,是源于潮汕地区的海外移民。对潮汕海外移民的历程和特点,作了简明扼要的概述和统计。因为有侨才有批,接着概述了潮汕侨批的产生,阐述侨批的前世今生。接下来的第二、三、四章,是该书的主体部分,分别阐述“潮汕侨批业的业态和经营方式”、“侨批的历史贡献”和“侨批的基本属性与文献价值”。最后一章“潮汕侨批文化研究”,是回顾潮汕侨批文化研究的历程和介绍各个阶段的研究成果。
   “潮汕侨批业的业态和经营方式”是该书最主要的一章。作者首先从纵向角度详细阐述潮汕侨批业的发展轨迹:从水客递送到批局承办到归口银行。包括水客递送的发展历程、水客的类型和业务经营;批局承办业务的兴起和发展过程,从水客到批局的过渡、批局的业务类型与业务发展、二战期间批局遭受厄运、期间有另辟蹊径保持侨批运作、二战后批局业务的恢复、及至内战期间受通货膨胀影响而致批局发展的畸形等;到归口银行管理阶段,侨批业继续经营而成为国家银行吸收外币的代理机构。这是潮汕侨批业发展的比较详尽的纵向缕述。进而横向分别概述潮汕各市、县和海外东南亚各国,包括香港地区的侨批业分布和发展情况,还有诸如海外(东南亚各国)—香港—汕头—各县区的批局联号经营的情况等。再进而括概地阐述潮汕侨批业的内部组织结构和同业组织情况,侨批业的经营运作特点和各个具体环节。最后论述整个侨批业界诚信经营问题,指出“诚信是立业之本”。
   第三章则是根据潮汕华侨社会的历史发展,与作者对潮汕侨批的解读、分析与把握,将侨批的历史贡献概括为五个方面,即:“赡养众多的侨胞眷属”、“维系侨胞与家乡亲人的感情”、“促进侨乡经济的繁荣发展”、“实现海外侨胞报效乡梓的夙愿”和“增强华侨团结,推动华侨社会发展”,分别引述翔实的资料,进行综合分析论证。
   第四章则是从“民间特色”、“跨国特征”、“系统翔实”和“内容丰富”四个方面的特征去论述侨批的本质属性。从侨批的产生、流转、经营均出自民间草根阶层,论述其是札根于民间的原生态的特征,所以,其最基本的本质属性就是鲜明的民间特色。而从其产生到运作的全过程,都是在跨国甚至跨多国的环境与渠道实现递送,在跨国跨多国的金融网络中实现交换,论述说明其凸显的跨国特征。还有从其系统性、连贯性和涵盖空间的固定性去论述侨批记载的系统翔实。从大跨度的平常百姓家的各自不同的手笔,真实朴素的交流中,反映家情、乡情、国情乃至世情,反映当时当地海内外社会的真实情况,而且原汁原味,论述说明其内容的丰富多彩。从这些基本特征概括出侨批的基本属性,并进而论述其文献价值。正如刘峰先生在该书《序》中所说:“侨批可谓是海内外华侨华人社会的‘百科全书’,涉及经济、政治、海外移民、国际关系等多个领域,与典籍文献互为印证,并补充典籍文献记载的不足,成为人类记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大研究工作者不仅可以从中窥视到历史发展的履痕,而且能够透过社会细胞的家庭,从最基层的视角,更为深入、客观地审视历史、研究问题。”
   综上所述,该书的主体部分已包含了潮汕侨批的产生,侨批业的业态与经营方式,侨批的历史贡献,侨批的基本属性与文献价值,已经包括了侨批的最基本的文化内涵和整个经营发展的历史。由于该书作者差不多都有十多年从事侨批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的经历,期间又经常性地从事实地的田野调查与考察,掌握了非常丰富的侨批资料和各地侨批业经营的情况,还都参与了侨批申遗的几乎全过程工作,厚积而薄发,写成这部近30万字的“潮汕侨批论稿”,其精彩而准确的分析引述,平实而流畅的行文风格,系统深入的概括论述,还有不少各地批局的统计图表,确是难能可贵。其学术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要说该死书还有些微不足的话,笔者以为相关引述的文献资料,如能做出具体的标注会更完美,还有就是有关侨批的文献价值这个部分似乎并未充分展开。
   二、《潮汕先侨与侨批文化》
   《潮汕先侨与侨批文化》,陈训先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这是一部有关先侨与侨批文化的研究论集,该书作者从事侨批文化研究,已有30余年。对于潮汕侨批,民国时期饶宗颐总纂的《潮州志》已经把其列为实业志中的四大商业行业之一,对侨批业的起因、沿革、业务运作、各地商号等,作了较为翔实的缕述和统计;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潮汕地方文化研究起步之后,最早关注和研究侨批文化的本地学者,正是陈训先收入本书的《论侨批的起源》一文,这是潮汕改革开放后研究侨批文化的开山之作,文章运用文化发生学——“文化源多层次说”的理念,对侨批作了颇为准确的定义:“作为一种行业,侨批是出国谋生的潮人寄回唐山(家乡)赡养胞亲和禀报平安的一种‘银信合封’,即所谓‘汇款与家书联襟’的民间寄汇;作为一种文化,侨批是一种以金融流变为内核,以人文递播为对象,以心心交感为纽带,以商业贸易为载体的综合性、流动型的文化形态。”在此基础上,该文从“潮人‘根’意识的特殊递变”、“潮人‘智’潜能的优化组合”和“潮人‘商’思想的灵活实用”三个方面,对潮汕侨批作了深入的阐述。在该书的另一篇文章《清代潮帮侨批业对我国原始金融市场的贡献》中,作者又论述“侨批是一项比‘洋务运动’更早的‘金融通洋活动’”,“近现代的资本主义萌芽,应该始于侨批的‘金融通洋活动’。因为‘洋务运动’毕竟以失败而告终,而侨批的‘金融通洋活动’却以胜利的大笑融入世界的经济大潮,使东南沿海诸商埠成为‘天子之南库’,对国家、地方的金融业所做出的历史功绩是无可估量的”。这些都是非常新颖的富有启发性的观点。
   更为可贵的是,该书作者不仅仅是对潮汕侨批有深入的研究,对于潮汕先侨的研究,也是作者颇为用力之所在,收入本书的多篇文章,如有关爱国侨领蚁光炎的研究,关于陈黉利、谢易初等著名侨领及其家族的研究,甚至像对于亦盗亦商的林道乾的研究,泰国郑信王的研究,都是既有翔实的史料钩沉与梳理,又有作者独特视角的力作。还有对潮人通商、出洋的重要发祥地的粤东樟林古港,作者在《樟林古港三题》一文中,给予地理功能乃至经济文化功能的准确定位:“得天独厚的‘河海交汇之港’”、“粤东著名的‘通洋总汇’”和“粤东对外移民拓殖与文化交汇的重要基地”,并进行深入阐述,这样的定位与阐述,在当时来说,也是非常新颖独到,发前人所未发的。
   正是基于该书作者对华侨与侨批文化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因而早在1994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第三次理事会上,该书作者就已向理事会提出“征集侨批原件,以丰富馆藏和作为研究之用,并提供可以率先征集的线索,澄海收藏家邹金盛藏有数千侨批原件。该提议得到理事会的支持,理事长刘峰当场拍板,这是潮汕历史文化中心征集侨批工作的滥觞。此之后,这项工作在省政协吴南生主席的支持下,登高一呼,进展很快,并逐渐形成侨批文化研究的热潮。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分别于2004年、2007年、2010年,多次组织召开“侨批文化学术研讨会”,可以说,一定程度地形成了潮汕侨批文化研究的热潮,侨批文化研究甚至于成为一门显学。这些,都是跟本书作者陈训先最初的动议和研究分不开的。作者收入本书的论文,也有多篇是参加这些研讨活动的文章。
   侨批和侨批业,除了已经有较多研究的地域文化、传统道德之类的独特价值外,应该还具有海外移民史拓殖史、跨国金融汇兑史、跨国邮政史、跨国物资交换、跨国交通史、自身行业发展等多方面的经济史、文化史研究价值。经过近二十多年的研究,不同学科的学者们已经从一些方面加以开掘,取得了颇为可喜的研究成果,尤其是饶宗颐教授指出的“可与徽州学的契据、契约文书‘媲美’,价值相等”的论断,对于侨批历史文化价值的定位,对于潮汕侨批的收集与研究,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和促进作用。笔者在参加第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的文章中曾提到,“侨批不仅可与徽商的契据契约文书媲美,侨批业同样可与被称为‘中国银行之父’的晋商的‘钱庄’、‘票号’媲美,尽管规模和范围远不及晋商的钱庄、票号,但从地域经济史的角度看,侨批业却是有独特的特色的”。现在看来,如果再往深一层说,清后期晋商的钱庄、票号曾经追求汇通天下,但基本上还没有完全实现,况且其所谓“天下”,仍仅限于本国;侨批业却是跨国而且是跨多国的。以此角度来说,本书作者上述的“金融通洋活动”的概括,已经接触到侨批业的本质特征,是难能可贵的。
   三、《侨批情结》
   《侨批情结》,沈建华著,汕头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该书是一部颇为特别的侨批研究专门著作,但又近于一部传记作品,传主是一位侨批业经营者,而且是一位有胆有识,对侨批业情有独钟,充满侨批情结,并且坚持不懈,坚守到最后的侨批业经营者。本书的特别之处在于:作者并没有掌握传主生平的其他资料,基本上纯粹是从传主留下的180封侨批,通过认真的解读、梳理,连辍成一部近于完整的批业经营者的史传著作,其中传主命运的起伏跌宕,经历的曲折波澜,包括其180封侨批寄批对象的几个主要人物,几乎都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几近一部完整的连续剧。刘峰先生在该书《序》中这样概括:“《侨批情结》记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寮国一位潮汕侨批局的司理,为了千千万万潮汕侨眷家庭的幸福和安康,在寮国右派势力掌握实权的白色恐怖下,冒着极大的危险,不怕被监禁,不怕被驱逐出境,甚至不怕被杀头的种种可能性,坚持把侨批业进行到底,成为全寮国仅存的唯一一家侨批局,最后为侨批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的名字叫林炳林,他既是千千万万个侨批局普通的一位经营者,也是最突出的一个,他的名字永远铭刻在广大华侨、侨眷的心中。”
   林炳林,1920年出生于越南金瓯市。父亲林忆惜,为潮阳籍旅越华侨。林炳林7岁时随其大娘(父亲原配)回潮阳读书至初三,后任教于潮阳胪岗小学和歧头乡小学,思想倾向进步,积极投身于抗日的斗争。1945年受日本侵略者追捕,辗转逃往越南,与分别17年的父母团聚,改名林桑,一直不敢与潮阳家人联系,直到1953年元月,收到其胞妹林贞兰的信之后,才开始了他180封侨批的第一封。
   该书的特别之处还在于:该书所据以解读分析的这180封侨批,都是出自林炳林同一个人的手笔。因为寄批者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读完初中,任教于小学多年,曾在柬埔寨任过华文报纸《唐人日报》总编辑,后才受聘为批局司理兼司账。故书写工整,行文规范,述事清楚,尽管寄批时间有断续,有时因生存环境关系,与家人断绝联系达数年之久,但一旦恢复联系,他批信中均有述说前因后果。这样通过该书作者的解读梳理,他的生平尤其是经营批业的前后发展轨迹,都能基本清晰地呈现于读者面前。
   林炳林开始经营批业,是在个人失意困难的情况下,于1959年经表弟介绍到其岳父郭春德的店铺打工,稍后郭发现其有经营侨批能力,便创办南丰隆批局,让其担任批局司理兼司账。林因此如鱼得水,勤奋经营,发展迅速,曾有过一段发展的黄金时期。但好景不长,1961年五六月间,由于政治原因,寮国(老挝)当权者敌视中国政府,排挤华侨,严查与中国有经济往来的商业行为,侨批业首当其冲,寮国的七家批局先后被迫关闭。林炳林深悉如果整个寮国的华侨无法寄钱回家乡,侨眷将苦不堪言。为了广大华侨侨眷的利益,他不得已离开“南丰隆”,自办“荣发粮栈”,表面做粮栈生意,地下仍经营侨批业,冒着极大危险,克服种种困难,坚持把寮国最后的侨批业办下去。
   在国内自然灾害严重的年代,林炳林此举确是雪中送炭,不知有多少华侨侨眷因此受益,摆脱困境。林炳林克服极大困难,维持寮国这一最后的地下批局,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以不屈的意志和毅力,帮助华侨侨眷的实际行动,在侨界影响深广,也受到国家政府有关方面的礼遇。1963年9月,中国驻寮大使馆给他送来了由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中国银行汕头支行、汕头思成批局联合签章的“邀请书”,邀请他出席1963年的国庆大典(1960年中国政府就曾邀请他参加国庆观礼,但因故未能成行),他百感交集,知道此乃祖国和同业对自己的肯定和赞许,自己十多年辛苦的心血没有白费。
   参加国庆大典之后,他正想大展拳脚,并已积极开拓了泰国、越南、柬埔寨侨批新线路,谁知仍是由于政治原因,受到寮国当局的残酷迫害,甚至于锒铛入狱,受到严刑拷打。尽管最终在各界和亲友的努力营救下被保释,但终于在战火摧残下家业荡然无存,忧愤而逝,为侨批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部研究侨批历史发展的独特的史传著述,除了上面所述较全面反映侨批业界一位非常突出的坚守者的奋斗历程,以及他批信中教育下一代的拳拳之心外,更为重要的是,还提供了极为珍贵的侨批业发展的多方面历史背景信息,比如,中国与华侨所在国的政治、经济,尤其是金融行业不同时期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华侨的生存状态与侨批业受这种关系变化的严重影响等。实际上,侨批业的发展自始至终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尽管其中包含有较大的利润空间,许多经营者乐意为之。但是,不同时期,不同的华侨所在国的政治、经济、外交、金融等政策的变数很大,侨批业界的经营自然要深受这些方面的重大影响,很多时候需要经营者发挥各种智慧来加以应对。这本《侨批情结》的研究出版,实实在在地为这方面提供了一个实证的案例,即寮国的特例,所以有它不容低估的实证和比较方面的特殊价值。进一步说,它其实也属于开拓侨批文化研究思路和方法的一部有启示意义的尝试之作。
   四、《潮汕侨批山水封集萃》
   由潮汕侨批文物馆编,作为《潮汕侨批文物馆资料丛编》第一本的《潮汕侨批山水封集萃》是一本颇为有趣的专书,它严格说并不属于侨批文化内涵研究的著作,而应该属于侨批形式方面的文化内涵的鉴赏、研究之作,属于集邮方面的著作。该书萃集了侨批封上印有山水人物、飞禽走兽、山川地理、名人佳句、历史故事、吉祥俗彦等等的绘画作品的侨批封。每个侨批封的作品各有主题,设计颇具匠心,印制精美,不仅体现了中国绘画艺术的独特内涵,也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内涵。该书所收集的,大体是民国年间的侨批封,是当时各个侨批局精心设计印制以作汇寄侨批之用的,其中既反映某个时期的审美时尚,同时更体现侨批经营者试图通过这种深具中国文化内涵的侨批封,使广大华侨在与家乡亲人的沟通往来之间,从形式上、外观上便能感受到乡情乡思,让背井离乡的海外华侨华人,更好地通过侨批封这一外观的媒介,找到某种心灵的慰藉与精神的承载,从而更好传递某种乡愁乡思的情愫。
   该书编者并不仅仅是蒐集这些印制精美的侨批封,更为可贵的是,对各个侨批封的主题,进行深入细致的解读,以便更好彰显原画作乃至设计者的深意,同时也彰显该题材侨批封的深厚文化内涵和审美意蕴,这里仅举三例:
   该书第11页的侨批封,画作主题为“彭泽高踪”,作者是这样解读的:
   高踪:高卓的行踪。
   晋代陶渊明辞彭泽令,弃官归隐终身不仕。陶渊明归隐躬耕之后,除了读书、写作之外,也种菜、种花,像老农、老圃一样过日子。画中的陶渊明倚坐松树下菊花前,逍遥自在。正如诗人《归园田居》中淋漓尽致的抒发:“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第46页的侨批封,画作主题为“鸿雁传书”,作者这样解读:
   鸿:大雁。《传》:“大曰鸿,小曰雁。”古时有“雁寄云书、鱼传尺素”之说。元•王实甫《西厢记》:“自别颜范,鸿稀鳞绝,悲怆不胜。”
   雁书:雁来去有定候,以帛系雁足得以传书。后因称书札为雁书。唐•王勃《王子安集》:“不惜西津交佩解,还羞北海雁书迟。”
   第63页的侨批封,画作主题为“玉堂富贵,白头永昌”,作者这样解读:
   玉堂:泛称富贵之宅。《乐府诗集》:“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全唐诗》张柬之《东飞伯劳歌》:“窈窕玉堂褰翠幙,参差绣户悬珠箱。”花中之王牡丹,作为富贵的象征,自古以来被人们所喜爱。同时,也是历代画家用来表现吉祥、富贵、美好的题材。如把牡丹和白头翁画在一起,就叫作“富贵白头”。
   像这样的对侨批封主题的解读,是既准确、深入,又通俗、生动,不仅具有知识性、文学性、可读性,也具有艺术性、欣赏性、趣味性,是文化阐释和艺术欣赏相结合的深度解读。况且,如刘峰先生在《序》中所说:“这些艺术批封,储存着丰富的历史信息,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成为传播中华文明的历史见证。侨批封的绘画艺术,更彰显侨批这一“世界记忆”珍藏存世的意义。侨批封的收藏、整理、鉴赏、研究是侨批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该书整体上为读者提供了非常丰富的传统山水画作品,还有体现于侨批封上的多姿多彩的书法作品,供读者来欣赏、品鉴。这样看来,该书的出版,就是颇有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的。
   五、《海邦剰馥:侨批档案研究》
   《海邦剰馥:侨批档案研究》,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陈荆淮主编,暨南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该书是在侨批档案于2013年6月申遗成功,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之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邀同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组织召开的国际性的“世界记忆遗产——侨批档案研讨会”的论文选集。研讨会共收到参会论文53篇,于2014年10月30日—11月1日在汕头召开。会后由上述两机构精选参会论文26篇,结集为这本《海邦剰馥:侨批档案研究》。
   该书所收载的论文,基本上是围绕侨批档案这个主题,具体则涉及多个角度和领域。探讨侨批业经营方面的论文有:李志贤作为主题发言的论文《19—20世纪期间新加坡各邦民信局的营运与同业组织》,概述新加坡民信局的起源、民信局的发展与现代邮政和银行的推动,阐述19—20世纪新加坡各邦民信局及其同业公会的发展概况、民信局的营运特点与跨国经营网络。陈汉初的《侨批投递:独特的“海上丝绸之路”——以海峡殖民地时期新加坡批局与汕头等地的往来为例》,阐述侨批的产生及其投递特点、新加坡批局的生存业态、新加坡与汕头等地批局的经营方略、侨批投递的保障措施,概括侨批投递这一独特的“海上丝绸之路”留下的宝贵经验。还有几篇以个案或行业为对象探讨侨批业的,沈建华的《探索寮国批信局的经营方式——以林炳林家批为例》,通过详细解读批局经营者林炳林个人的批信,探讨寮国(柬埔寨)侨批的行程走向、批信回批到达时间及列号方式、批款兑换方式。贾俊英的《以天一局为个案考察近代闽南侨批局信用》,从传统道德的个人信用、血缘地缘关系的信用、制度信用、民间与官方组织的制度信用约束四个维度,探讨闽南侨批局的信用问题。刘伯孳的《华侨银行的侨批业经营》和蔡少明的《中华邮政处理海外批信欠资及补资邮封研究》两文,则是探讨银行业、邮政业与侨批业关联的论文。
   从史学的角度进行研究的文章有:陈春声作为主题发言的论文《侨批档案对中国区域社会史研究的挑战》,提出“如何从民间历史文献学的角度去解读和理解侨批”、“如何利用侨批有意义地叙述普通人的生活”和“侨批的研究如何回应历史学的核心问题”三个视角并作概括性阐述。张林友的《侨批档案与闽粤近代金融史研究——基于史料比较的分析框架》,从区域金融史研究的史料的视角,比较方志、文史资料与侨批三种历史资料,认为侨批具有“专业的金融文献”、“存世量大”、“多涉及微观史料”和“多涉及国际金融信息”四个方面的独特优势;进而从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监管和金融文化四个层面,论述批档案在金融史研究中的应用。林伟钿、陈景熙的《从一封特殊侨批看闽南华侨的商业网络》,则通过对《三州府文件修集》中“洪作霖遗嘱书”这一特殊侨批的解读分析,去追寻洪作霖为例的闽南华侨的跨国商业网络。张静、黄清海的《从闽南侨批看近代中华文化的跨国传承》,一文,从传统家族文化传承、故乡社会改革理想的印证和爱国主义情感的维系三个层面进行引证论述。洪林、黎道纲的文章则提出应深入发掘,掌握第一手资料来扬侨批史。还有曾旭波的关于侨批定义的梳理,杨剑的对侨批断代意义及方法的论析,陈嘉顺的在艺术史视野下去观照侨批的书法艺术等。
   有多篇论文是探讨侨批与家乡、家族的发展情况的。班国瑞、刘宏、张慧梅的《鸿雁传书牵万里》,引述非常翔实的资料,从“侨批网络的地域性与全球化”、“华人移民形态的多样性与共通性”、“华人移民现象的差异性及影响因素”几个层面加以阐述,而主要论述美澳华人移民与家乡的书信往来。肖文评、田璐、许颖的《从侨批看民国初期梅州侨乡与印尼地区近代教育的发展》,以梅县攀桂坊张家围的张坤贤家族为中心,从侨批资料探讨侨居地印尼与侨乡梅州的近代教育发展情况。陈友义的文章通过大量侨批去引证论述潮人的传统家风,他概括并论述潮人的“忠公爱国”、“热爱家乡,关心桑梓”、“尊老爱幼”、“关爱家庭”、“勤奋耕读,崇尚知识”、“勤劳简朴”、“诚实守信”七个方面的优秀传统家风。吴榕青、李利鹏、王丽莎的文章通过田野调查和系统解读侨批,概括阐述潮安东凤张捷谦家族的移民历程和这个家族的教育、文化信仰、新旧思想交融等家族发展情况。李炳炎的文章则是以自身的家族为例,运用侨批文献来印证这个曾经经营传统首饰商号的家族的传承、变迁、发展,重点阐述传统家风的问题。王惠的文章也是通过侨批去分析一个曾经经营侨批业的家族的故事。
   有关侨批研究的回顾与前瞻方面,也有多篇文章作专门的论述。陈胜生的《潮汕侨批“申遗”始末》,比较系统地回顾了潮汕侨批的早期研究,上世纪90年代从征集、收藏、整理出版,到研究,到申遗的整个历程。许茂春作为主题发言的《关于侨批的深入研究与思考》,则除了回顾自己的侨批缘和收藏集邮经历,也提出要站在全球视野上深入挖掘侨批实物、海内外协作打造侨批文化宣传品牌的前瞻性意见。柯木林提出并论述侨批研究应有新思维。王炜中通过田野调查,提出并论述澄海隆都可营造“侨批文化生态保护区”。金文坚提出并论述侨批的数字化问题,提出“让侨批资料在数字化世界实现真正的团聚”。这些都是颇有见地的前瞻性意见。尤其是本次学术研讨会主办单位的代表,会议主席罗仰鹏在讲话中指出:“侨批申遗成功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更高的起点。”他就如何深化今后的侨批研究工作,提出四点前瞻性建议:“一是要继续做好侨批的征集、整理、保护、开发、利用工作,要加强科学的保存、数据化处理,让珍贵的文物传播到海内外,为专家学者提供有价值的史料……;二是要从以征集为重点转为以研究为重点,扩大研究范围和深度,不要极限于就侨批论侨批,要从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学和经济学等众多学科的视角出发,多方位、多层次、全面研究侨批的内涵……;三是要加强宣传、传播。将侨批作为与海内外华侨华人进行文化交流,深化与有关国家地区人文合作的重要载体……;四是要把侨批研究和‘海上丝绸之路’研究联系起来,华侨和海外华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参与者、经历者和实践者,侨批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外交通史、移民史、经济史的见证。要从侨批中挖掘出积淀深厚的经济文化内涵,为……推动汕头建设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做出更大贡献。”柯木林在研讨会总结感言中说,此次会议可说是侨批“申遗”以后的第一个跟进会议,意义重大。他非常同意大会主席罗仰鹏的申遗成功是一个更高的起点的说法,而且认为“此次会议就是更高起点的一个起点”。
   综上所述,可见这次研讨会的学术成果是可圈可点的,确实是“申遗”成功之后侨批研究的“更高起点的一个起点”。
  
   □吴二持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1期(总第26期)
  
  
(录入日期:2017年11月13日)
w 越中支妇协会朱应昌会长一行参观侨批馆
w 中国人民银行广东分行领导参观侨批馆
w 市宣传部副部长、文联党组书记黄奕瑄参观侨批馆
w 深圳市音协主席姚峰参观侨批馆
w 市政协副主席蔡佩侬倍同贵州省政协港澳台侨外事委员会主任霍健康一行参观侨批馆
w 中央电视台到侨批文物馆拍摄
w 纽约“全球华人故事平台”采访侨批文物馆
w 银信未必合一
w 一封侨批一片情
w 忆“侨批王”邹金盛
w 也谈完整成套的潮汕暗批
w 谢昭璧急公好义 文物馆获赠珍品
w 泰国普密蓬国王像邮票在侨批上的使用
w 松华兴批局初考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