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侨批学术观点及其对侨批研究的价值

[摘要]侨批是早年移居海外的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寄给家乡眷属的书信和汇款合称,侨批文化已是潮学研究的一项深具特色的重大课题,饶宗颐先生是侨批文化研究之首倡者、奠基者,他独具慧眼发现了侨批的价值及侨批研究的意义,提出了许多关于侨批的观点,推动了侨批的征集、保护和申遗与研究工作。但目前海内外的有关侨批的研究中,缺乏对饶宗颐先生的侨批学术思想及其价值进行总结和归纳,作系统、全面的综合性研究。本文以饶宗颐与侨批为切入点,试图探讨饶宗颐先生关于侨批的学术观点和论述,更加全面客观评价饶宗颐先生对对潮汕侨批的搜集、整理、研究的超凡功绩以及贡献与价值。
   [关键词] 侨批文化;学术观点;学术价值;饶宗颐
   侨批是早年移居海外的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寄给家乡眷属的书信和汇款合称,也称“番批”或“批信”,作为一种地方文史资料,是当时历史的真实纪录,所以潮汕侨批是珍贵的民族记忆遗产,是民间档案的瑰宝。[1]侨批文化已是潮学研究的一项深具特色的重大课题,对保存侨批文物,推动潮汕移民史及侨史研究,具有深远的意
   义。饶宗颐先生是侨批文化研究之首倡者、奠基者,在关注潮学研究的同时,他以其敏锐的学术眼光,独具慧眼发现了侨批的价值及侨批研究的意义,将侨批纳入学术文化视野,利用一切机会在国内外各种场合宣传侨批,阐述他的侨批学术观念,以崇高的学术声望推动了各界更加重视侨批的征集、保护和研究工作,为今天进一步挖掘侨批价值奠定了基础。下面从侨批文化研究学术史的角度,综述饶宗颐的侨批文化学术观点,分析饶宗颐侨批学术观点在侨批文化研究领域的开启之功。
   一、饶宗颐其人及其侨批研究
   饶宗颐,字固庵,号选堂,一九一七年六月生于广东省潮安县,幼承家学,自学成家。自十八岁起,即崭露头角。此后他在将近五十年的漫长的岁月中,在学术探讨的许多领域里做出了显著的成绩,至今不衰。饶宗颐先生以世界性的眼光,缜密的方法和深厚的功力,潜心研究,早年曾经在广东省通志馆专任纂修,潜心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术研究,先后在无锡国专、广东文理学院、香港大学、新加坡大学等大学荣誉讲座教授,其治学领域十分广泛,造诣颇高,被誉为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治学范围广博,在敦煌学、简帛学、史前文字学、经学、宗教学、历史学、目录学、艺术学、楚辞学、潮州学等多个学科的研究中出类拔萃,卓有建树[2]。
   饶宗颐先生作为潮汕人,潮汕文化哺育了饶宗颐先生,而饶宗颐先生不忘故土养育之恩,不遗馀力地回报家乡,对于乡邦文献之学和历史文化艺术,倾注了大量心血,对潮州的乡邦文献如数家珍,大力发掘、传布和弘扬潮汕历史文化,其为家乡文化做出最重要贡献是倡导建立“潮学”。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饶宗颐先生就继承父志,补辑完成了《潮州艺文志》,此书是首部潮汕艺文方面的著作实录,成为后人探索潮汕文化学术的重要文献。[3]
   抗战胜利后,饶先生曾担任广东文献委员会委员,并任总纂,在此期间,主持完成20册的《潮州志》编撰工作。此后,饶宗颐先生致力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的倡议,在海外潮汕华人社团的推动下,在岭南掀起一股“潮学”研究的热潮。正是在饶宗颐先生的倡导下,1993 年12 月,“第一届潮学国际研讨会”召开,这也标志着潮学的正式建立,目前,“潮学”逐渐成为国际学术界关注的课题。
   饶宗颐先生对新发现的史料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在关注潮学研究的同时,以其敏锐的学术眼光,意识到侨批在潮汕侨乡经济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饶宗颐先生等学者将“侨批”纳入学术文化视野。尽管在《潮州志》出版前,有两部重要的著作涉及侨批。第一部著作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陈达先生1937年完成的《南洋华侨与闽粤社会》,第二部著作是1943年由商务书馆出版的姚增荫撰写的《广东省的华侨汇款》一书,但相对于上述两部著作,《潮州志》可以看作是继陈达、姚曾荫之后对侨批进行深度探讨的著作,是侨批研究的最早开拓性著作。《潮州志》给予侨批相当重要位置,其中《实业志》将“侨批业”列为潮州四大商业之首,翔实记载了与侨批相关的金融、邮电等行业,这成为深入研究侨批的基础性资料,对侨批以及与侨批相关的金融、邮电等均有细致的调查和考据,更加关注到侨批运作的深层次机制和特质,给予相当的篇幅予以阐述,特别提供了1946 年的“潮属批业商号”和“潮州帮在南洋各地批业商号”的各种调查统计数据,对为今天研究侨批提供了宝贵的一手史料,为今天进一步挖掘侨批价值奠定了基础,[4]因此《潮州志》一直被被视为侨批历史研究的最早最系统的参考资料,成为进行侨批研究借以为立论的根据,饶宗颐先生的侨批研究为今天进一步挖掘侨批价值奠定了基础。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几乎所有侨批的重大活动都与饶宗颐先生有关,饶宗颐先生对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收集工作和研究工作也十分关注,亲自参与规划、指导侨批的资料征集和学术研究,除此之外,他还利用一切机会在国内外各种场合宣传侨批,阐述他的侨批学术观念,呼吁和促进海外潮人与学术界对侨批研究的参与和投入,促成侨批研究机构和刊物的建设,为“侨批档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出谋献策,不懈努力。
   二、饶宗颐侨批学术观点思想述略
   饶宗颐不仅身体力行地进行侨批的研究,而且特具开拓眼光与魄力,倡导侨批的研究,表达了自己的学术观点,饶宗颐虽然没有系统的长篇侨批学术著作,其有关侨批的学术观点更多地散见于其它论述或口头演讲言论中,在他的论述或口头演讲里面有不少独特新颖的见解,蕴含着丰富的学术思想,为其后学术界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为侨批收集和研究者辟开了一条学术新路。归纳起来,饶宗颐的学术观点主要散见于以下几个方面:
   (1)在《潮州志》记述侨批的起源与侨批业的运营模式
   侨批涉及华侨和侨眷在海外和家乡的社会生活,包括寄回家乡的各种货币的兑换情形,《潮州志》中对此方面的记载,是研究侨批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饶宗颐的侨批学术思想首先体现在《潮州志》对侨批和侨批业的价值和学术地位的态度,体现在他对侨批和侨批业的起源、沿革、业务等方面的介绍和评述中。1948年,饶宗颐在其
   总纂的400多万字的《潮州志》一书中,翔实记载了与侨批相关的金融、邮电等行业,这成为深入研究侨批的基础性资料。首创开辟了“侨批业”条目,《潮州志》首先并对侨批的产生背景和在潮汕金融和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中的独特地位和辉煌成就等方面,专列条目作言简意赅的介绍,.在“金融”部分之“侨汇”专节,记述了潮州侨汇与一般汇兑的不同之点,对侨批相关的术语进行描述和定义,对当时侨批局的分布、运作方式精辟论述。“金融”开篇就论述了侨批的金融特性,“百年以来,则货币数变,新陈杂沓”,“其间汇兑侨批及银行、钱庄之盛衰变迁,又皆与金融有密切关系”。[5]记述了潮州的各种货币,从他们的起源、流通历史、货币之间的兑换率等,都进行了详尽的介绍,指出潮州当时流行的各种货币,来自外洋的不少,这或许与华侨汇款和华商进行中外贸易有关。《潮州志》中对此方面的记载,是研究侨批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6]
   细读《潮州志》中有对潮汕侨批业之产生与发展有关叙述,可以看到饶宗颐先生对侨批业长盛不衰的原因陈述自己的见解,“因华侨在外,居留范围极广,而国内侨眷,又多为散处穷乡僻址之妇孺。批业在外洋……至人数之繁多,款额之琐碎。既非银行依照驳汇手续所能办理;其书信书写简单,荒村陋巷。地址之错杂,亦非邮政所能送递,故批业之产生与发展,乃随侨运因果相成,纯基乎实际需求而来,固不能舍现实执泥于法也” [7]。
   而对于侨批业的运作模式,《潮州志》也做详尽的描述,细至对承担侨批运转工作的主要机构为批局的名称叫法也都做了阐述,对侨批业进行定义,指出福建广东一带之民局,多兼营或专营往来国外华侨之信件与汇款,又名批局,或称批馆。
   侨批主要是水客借助货运船只进行运送,所以《潮州志》对与侨批业息息相关的潮汕当年航运之发达也作了描述,进而对批局从华侨手中收到侨批,然后通过国内的侨批局分发给侨眷,再从侨眷手里收集回批(即回信或侨批收款凭证)的运作模式给予介绍评述。[8]潮汕出口商“以采办潮州土货,兼及国内各地产品,运销南洋各地为营业业务,亦肇兴于汕头有汽船行洋之时,且随航运之发达而营业加广”[9]。“批业在外洋采代收方法,或专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