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中的家庭关系


   【摘要】“侨批”一词,源于闽南语,“批”即“信”。侨批是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渠道或金融机构寄往家乡的汇款凭证并附带简单的附言,是一种“银信合一”的汇寄方式。侨批是联系侨居地和侨乡的纽带,侨汇是华侨家庭经济生活的体现而侨批中简单附言是家庭关系和社会生活的体现。文中将通过一组侨批,分析其中的家庭关系,讨论侨批如何维护家庭关系。
   【关键词】潮汕侨批侨汇家庭关系
   “批一封,银二元,叫妻刻苦勿愁烦,仔儿着支持,教伊勿赌钱,田园着缴种,猪仔哩着饲,待到赚有猛猛归家来团圆。”这歌吟的“批”就是侨批,也称为“番批”。侨批是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渠道或金融机构寄往家乡的汇款凭证并附带简单的附言,是一种“银信合一”的汇寄方式。侨批是联系侨居地和侨乡的纽带,侨汇是华侨家庭经济生活的体现而侨批中简单附言是家庭关系和社会生活的体现。对侨批的研究是多方面的,而侨批本质作用是维持家庭的经济生活和维护家庭的精神支撑。从侨批看中国的家庭关系,看到的是一个个感情丰富且复杂的家庭组合体。在普通出洋人的生活里,侨批以何种方式维持了怎样的家庭关系?
   本文选取《潮汕侨批集成•第一辑》第2册中泰国黄礼信[1]这一家庭单位(寄批地均是泰国)作进一步研究。存在于这一家庭单位的侨批共有161封(包含回批一封),时间跨度:民国卅六年(1947年)到1978年8月1日。其中黄礼信寄给双亲一共54封[2](其中15封国币539万,39封港币计1910元),黄礼信寄给母亲一共63封[3](计港币9195元,约每封146元),黄礼信及其妻王氏合寄给黄礼苞(胞弟)共28封[4](计港币3730元,约每封133元),黄礼信寄给黄礼发(胞弟)1封,黄礼福寄给弟黄礼炮共5封[5](计港币200元),陈静吟寄给黄礼炮共3封[6](计港币1900元),王妙强寄给黄礼苞1封(计港币100元),林增钦寄给黄礼苞共4封[7](计港
   币860元),张敬之寄给黄礼信母1封[8](计港币10元)(参见附录一)。
   一、长期且定期定量的侨批维系家庭关系
   从第一封侨批,也就是“平安封”[9],一直到最后一封侨批,期间经历几十年的时间。
   客观上批信局的发批时间(“每星期封批一次”[10])和华侨的经济状况会影响华侨寄出侨批的频率,主观上,华侨的思乡心与接到回批的反映会影响寄批的频率。通过分析黄礼信家的侨批可以看出,短的时间间隔为两周,可以理解为一周时间发出侨批,一周时间递送回批,这也是一种理想的传送侨批的方式。
   选取研究的161封侨批,从民国卅六年(1947年)一直延续到1978年,三十多年里,黄礼信的双亲相继过世,收批人变成了自己的弟弟。黄礼信在泰国成家立业,直到后期他的孩子也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侨居地的家庭由原来的单身男性的生活变成了有妻儿老小完整的家庭结构,侨乡的家庭也在经历世代的改变。而唯一不变的是维系两端家庭联系的侨批,在交通及经济情况都不允许时常回家的年代,侨批成了两端感情的车票,成了侨居地和原居地人们的精神寄托。侨批中常会夹寄照片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不常见面的人,照片可以知道目前的状况还能解思念之苦。黄礼信告之父母,“摄小儿影片一事候□[11]来有时间摄好方才奉上”[12],表明家乡人希望看到在海外居住人的照片,尤其是尚未谋面的孙儿。寄出照片后,便会在批信内详细介绍这些未曾与祖父母谋面的后辈的情况[13],年龄和读书情况等。收到照片自当是非常高兴的事情,“母亲大人万福,敬禀者:上月份回批未收,各事不知,对付来合家相片,儿等收到□,甚为欢喜,见相如见人,真是说不尽喜悦之心也”[14]。
   侨汇的定量可以从附录二看出来,不稳定性的出现是由家庭中特殊事件决定的,比如家人生病、结婚、生子、丧葬、重大节日(过年)、买房置地等重大事件。黄礼信在母亲生日时多寄侨汇,“作为大人寿辰之用”[15]。母亲去世后,不忘祭日,并寄钱回家,“作为三月廿八日母亲三年祭拜之用”[16]。陈静吟寄给姑丈黄礼炮的前两封信中的侨汇分别是港币300元和400元,但第三封变成了港币1200元,其原因是“接读来信惊悉唐中妈亲已西归,暹中媳等万分哀悼”[17]。
   二、赡家性侨批维持家庭经济
   侨汇的作用一般分为赡家性、投资性和慈善性。在普通出洋人的眼里,家就是他们的世界。侨批的主要任务也就是赡家,在自己家庭生活不丰裕的情况下,不会出现投资性和慈善性侨汇。在研究的161封侨批中,没有关于投资性或慈善性的侨汇分配,除了给其他家人分款外,剩余的大部分为双亲(父亲去世后,主要寄给母亲)的家用。“1934年社会学家陈达受太平洋国际学会的委托,曾在广东的潮汕和福建的闽南地区选择100家的华侨家庭,对其侨汇用途进行过长达一年的抽样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华侨汇款主要用于生活费用。华侨家庭所收入的华侨汇款,平均每家每年收入为646.8元,占总收入之81.4%,自身的劳动收入,每家平均只147.6元,占总收入的18.6%。”[18]
   而这种赡家性侨汇数额受侨居国的经济发展和华侨自身事业经营状况的影响。侨批中,黄礼信多次提到自己在泰国的经营状况,“儿现今在就是地方做□小生意”[19],以及泰国经济发展对自身的影响,“儿今每月所寄此项甚是太少,现今暹中行情冷淡,取利甚难,儿今身边并无余积,故意欲回返塘,莫奈无能力□□否,候有利自当捷寄”[20],这样的情况在随后的五六封批中都有介绍:“暹中行情冷淡,取利甚难[21]”、“市情不景,谋生尤苦[22]”、“现在暹中行情甚苦[23]”、“暹中生活亦是困苦[24]”、“现时暹中生意不过稍能渡过日子,身边并无余积[25]”。同时也可以看出,家乡人会要求华侨多寄款回家,对华侨有经济依赖。而在外辛苦劳作的华侨会尽力满足,无力时也费心解释。在两端家庭经济条件都不富裕的情况下,侨批仍旧不间断地往返,保持彼此之间的联系,维持侨乡经济生活。
   三、主、次收批人体现的宗法血缘关系
   侨批的收批人分为主要收批人和次要收批人,主要收批人多为父母或家庭中有权威的亲属,当主要收批人过世后,次要收批人中有权威的亲属,比如兄长,会演变为主要收批人。侨汇的寄送,多数数额的钱款是被主要收批人支配,其他次要收批人所得款项也是按照在家庭中的地位来分配的。
   在黄礼信寄给双亲的54封批信中,有14封提到要把侨汇分与其他人,约占26%。其中主要收批人为黄礼信双亲,次要收批人为:祖母、婶母、姑母、妹妹、弟弟、弟媳、侄女/男。黄礼信父亲去世后,母亲为唯一的主要收批人。在黄礼信父母均去世之后,黄礼信将侨批寄给胞弟黄礼苞,在寄给胞弟黄礼苞28封侨批中,有5封写明次要收批人,约占18%。涉及的次要收批人均是黄礼信的兄弟/弟媳或者侄儿、侄女。
   父母亲在世时肯定为主要收批人,这是一个中国传统家庭中有权威的人,收批这等大事自当要由其处理,在外的儿子要体现对父母的尊重,寄批也当寄给父母。当父亲去世后,批人为母亲,母亲去世后,收批人为兄弟。而且在涉及到分款的批信中,内容上,除了基本的祝福和报平安的话语,多数都在详细说明如何分配款项。字数多,说明详细,生怕遗漏了某个人。
   由于分款文字繁多,往往占据侨批信的很大篇幅。有些批信,几乎只讲批款如何分发,更无别言。除特殊原因偶有例外,宗法血缘,嫡庶亲疏,尊卑长幼,始终作为获得批款利益的唯一标准,贯串于分款程序之中。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家家如此,千篇一律。潮人心中那把“秤”上,刻的是多么相似整齐的号码,筹码轻重一致,毫厘不差。[26]
   有序、有规律的分款,是对宗法的维护,是以血缘为根本。这是一种中国传统家庭中“礼”的直接体现,分款维护了宗族中的每个人的利益,也就维护了宗族的内部稳定与和谐。
   四、侨汇维护的家庭伦理与礼仪
   除了分款,在一个传统的受儒教思想影响的中国家庭中,结婚、生子、丧葬是极其重要的事情,牵动宗族上下包括海外的亲人。通过附录二我们可以看出,曲线的稳定性和不稳定性交替出现,是受家庭中重大事件的影响,长辈生日、祭日、结婚、生子等。传统的家庭是由大家长主宰的,尊卑长幼明显。黄礼信每月定额的100-300元港币,在1973年4月25日突然增为1000元港币,信中说:
   母亲大人万福,本月廿日接来邮信,各情已悉,闻大人玉体欠佳,儿媳闻之万分挂念,心急如火,只恨山河之阻,未果亲往侍奉汤药,实不孝罪大也。□胞弟弟媳等尽孝,求请名医来诊勿误,未知日下病情如何?但□早日勿药为祝。儿因一路跋涉,况又身体不好,故不敢回家,本想候交通利便,直通机我汕时,才作回念。上次来讨之药物,已有付在衣服□之内,寄邮付之。又本十八日刘厝有友人前往,亦有□去,未知收到否,祈为示知。兹奉上港币壹仟元查收应用,千万着□请名医来诊勿误,□项儿自当尽力应付便是,此□住安康。[27]
   黄礼信在泰国的生活,从批中反映可知并不是很好,但母亲身体欠佳,当汇款多一些。这是161封批信中少见的字数比较多,而且还是黄礼信与妻子王氏合寄的侨批。
   五、总结
  
   从这161封侨批中,我们可以看出,事无巨细都在批信里记录。除了每封批对收批人的祝福和报平安外,还会询问家人的健康、娶妻生子、修建房屋等事情,并发表自己的意见。除了每次必备的侨汇,侨批中还会顺带寄衣服、药品,由于距离较远往来不顺畅,常有邮寄物品丢失等问题,华侨会不厌其烦地跟家人解释,可能往来几封侨批都是在说一件衣服的事情。一件旧衣服,在侨乡与侨居地之间的作用已经不仅仅是遮体取暖,它代表一种对家乡的念念不忘,一种对宗族的重视。
   家庭是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络。出洋初期,单身男性要肩负侨乡整个家庭的寄托,小到家里几位直系亲属,大到整个宗族,侨批维系一对多的家庭关系。随着时间推进,单一方会结婚生子,这个关系就变成多对多之间繁复的网络。正是“银信合一”的侨批起着维护这个复杂网络的作用。赡家性侨批是长期的、定期且定额的,它从经济上支持家庭的生活,精神上维持宗族的稳定。中国传统的受儒家思想支配的大家长制的家庭关系在侨批的维护下根深蒂固地存在在侨居地和侨乡两个大家庭中。
   □王惠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2期(总第27期)
  
  
(录入日期:2018年8月14日)
w 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到侨批文物馆调研
w 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梁德洲参观侨批文物馆
w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所长张春旺参观侨批馆
w 汕大学生参观侨批文物馆
w 厦门市思明区侨联主席苏枫红等一行到侨批文物馆参观
w 陈克湛先生捐赠的昔年南洋华工“猪仔钱”吸引前来侨批文物馆参观的海外学子
w 新加坡克信女中的学生由老师带领到侨批文物馆游学
w 印象侨批
w 侨批就是诚信的代名词
w 陈云腾的产业档案
w 侨批“富矿”的“开采”向纵深掘进
w 梅州侨批尘封的“下市话”轶事
w 品读“天一”侨批
w 可贵的开端:馆藏侨批的解读研究——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文物馆资料丛编》出版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