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侨批尘封的“下市话”轶事

【摘要】本文从梅州华侨华人往来海内外的家族信件——“侨批档案”。通过梳理从中挖掘和发现梅城的“下市角”区域,有华侨在侨批银信中使用与“客家方言”并无关系的江湖土语——俗称“下市话”书写银信,我们从它的出现、形成、发展和逐渐走向失传的历史过程作了初步的调查和研究,认为在纯“客家方言”集中的梅州市,出现所谓“下市话”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现像,对它进行抢救性的挖掘、保护、传承这对研究当代的客家文化、华侨文化、汉语言文化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侨批档案下市话反切语保密保护与传承
   在广东省梅州市江北老城区靠东边有一个小地方叫“下市角”,提起“下市角”梅城人无人不晓,海外的老华侨对下市角的印象亦是记忆犹深。据考,下市角的地域一般是指老城区中心的梅江桥北端向东延伸至状元桥边上的“东山书院”为界(图一),北面则以现在的梅州市足球公园为界。“下市角”是梅州地区最具客家文化特色的地方之一,在这里有一种现已逐渐失传的下市土话。据传当地先辈族人在此地定居时约定俗成逐渐形成了一套讲“下市话”的语言习惯,这种土话只在下市角区域适用,它完全不同于国家通用的普通话,也不同于梅州原乡的客家话,他们在辖区内部交谈时,共同居住在梅城的市民听到“下市话”就好像听外国语一般让人一窍不通,因此从语言交流中就很容易分辨出这个人在梅城的住处,“下市话”成了下市角居民自我保护和防止外人渗透的屏障。这些使用“下市话”的居民虽不同姓氏,但他们都以讲“下市话”而显示自己是正宗下市角居民为荣。可惜这一独具特色的“下市话”近年已走向失传的边缘,使我们逐渐远离一个独特且极具研究和考证客家人南迁以来语言特点的宝贵资源。
   一、研究梅城“下市话”的缘由
   侨批是清代以来主要在广东、福建沿海侨乡出现的一种民间文书,因向海外逐渐移民而产生,梅州客家人下“南洋”谋生,开展经商贸易是其主要的目的,这些出洋谋生的民众抱着挣钱养家糊口的美好梦想,很多人长期留居在当地成为“华侨”,因此侨批是其与家乡亲人联络的重要手段,此后托寄回乡的书信和接济家乡亲人的银钱和物品大量流回故乡,逐渐形成了银信合封的独特家书——“侨批档案”。
   近年来,由于学术界的高度重视以及文化产业和文物收藏的日益升温,特别是中国“侨批档案”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之后,“下市话”是梅州市政府致力于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散存于民间的侨批档案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梅城“下市角”区域就挖掘和发现了一批从南洋各地通过水客或通过侨批局、邮政局寄带回梅州的侨批信函,其中有些侨信记录了海外族人向梅州原乡汇款的内容中使用“下市话”来传递信息的实物载体,侨信中采用“下市话”口音书写内容,其目的是为了避免汇款数目和使用情况的外泄,从而起到保密作用。
   下市角杨桃墩居民丘和德家族的家书(图二),寄发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其中有一封丘和德父亲寄回的侨信中写道:“和德儿:知悉,昨日接来九月寄的信,所云清旋伯到家各事……”,信中写到的“清旋伯”在下市话中就是“钱”的意思,“清旋”是下市话里“钱”的发音,他们用汉语拼音的尾音以客家方言的口音翻译成“钱”字,即“清旋——钱”,丘和德的父亲从印尼寄回钱款是准备购买在附近周溪河边的店铺,为了保守商业秘密采用下市话覆盖信中涉及“钱”的内容。还有一封丘和德的弟弟丘精法从印度尼西亚三宝垄寄回的侨信(图三)中也采用“下市话”写道:“已探悉,捲四之清璇,实是育只清先双甘驳隔容璇,因国良姊丈捲四信时弄错了”,这封侨信经过现还居住在“下市角”己80—90岁,且会讲下市话的老人杨伟煊、黄童以及收信人丘和德本人的解释和共同认为,其信中所写的下市话有捲四(寄)、清璇(钱)、育只(一)、清先(千)、双甘(三)、驳隔(百)、容璇(元)等,显然这封侨信实际表达的意思是“已探悉,寄之钱,实是一千三百元,因国良姊丈寄信时弄错了”等内容,这些“下市话”的解释和共同认可也是根据汉语拼音的尾音以客家方言的发音翻译而成的,对于不懂梅城客家话以及下市话反切读法的人士来说这些文书无疑是天书,根本无法弄懂其含义。从使用者的目的可见是为保密作用,即使信件在半途被人截取私拆,外人也弄不清其核心内容。寄信的人在印尼的三宝垄经商,远离家乡多年,在涉及商业机密的情况下习惯采用下市话保守秘密,这为下市话源自商业暗语提供新的证据。下市角从清朝中期开始有不少各姓氏的家族成员下南洋各国,进行工商、贸易例如:开商店、办工厂、开矿场、办钱庄、经营当铺等生意,因此使用“下市话”在侨信中进行保密有其必要性。
   二、“下市话”在梅州发挥的历史作用
   下市话实为区域性的秘密用语,因此总的来说下市话就是小范围地方的保密作用,下市角的姓氏很多,主要有黄、张、杨,谢、钟、陈,侯、李、梁,饶、曾、古等共计二十多个姓氏。其中“下市黄”、“下市张”两姓人口最多。在黄姓家族中又分为保坑黄屋、荣禄第黄屋、德赞楼黄屋、光裕居黄屋、余居黄屋等。张姓家族大都聚居在下市角的张家围区域一带,历朝历代张姓家族达官显贵、商贾巨富甚多,形成梅州城内很有势力的一族。近代以来在下市角最为有趣味的是张、黄二姓每年到元宵佳节时期都要互相攀比“闹元宵”,元宵节之夜两姓人家都各自聚集在宗族祖祠中吃团圆饭,饭后接着是相互之间竞放烟花爆竹,看谁放得多谁的烟花好看,并且坚持燃放到最后的就称“赢了”,以此显示姓氏里的有钱人为最多,以光宗耀祖为荣,当然这种“竞争”是在热烈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的,他们从未发生过动武争斗现象,张、黄二姓闹元宵的烟花比赛的习俗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存在,成了梅州城区闹元宵中的一大奇观,此风俗一直沿袭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梅州市人民政府颁发“禁止在梅州城区燃放烟花爆竹”公告才中止。
   “下市话”的形成、延续、发展到逐渐失传可从不同的时期和使用的人群来分析,其间保密的作用和目的也不尽相同,具体大致可分为三个方面:
   1、地域争斗
   所谓地域争斗主要是指在城内的下市角和上市角两个紧邻族群之间展开的。据查找资料得知:在梅城下市角有“下市话”,而与下市角仅一街之隔的上市角也有自己族群中使用的所谓“江湖话”或者叫“蛇话”。那么为什么在老城区这块并不大的地方就出现有两种地域相邻、类型不同的秘密语言呢?显然是上市角和下市角两地在当时存在着某些不信任的因素,导致各自采用不同类型的秘密暗语来达到对内团结、对外抗争的目的,至于这些不和谐的因素从何而来,从史料记录中反映主要是由于两地经济发展、文化教育的差异所造成的。当时下市角比起上市角来说商业较为发达,文教和人才也更为出众,许多梅州市近代著名人物如黄基、杨炳南、黄遵宪、张资平、李象兰、黄伯韬、张棣昌、杨幼敏、张资珙、黄药珉等均出自下市角区域,这个小地方走出如此多各行各业的名人,可想而知下市角的经济、人文等都相当兴盛,因此下市角人有着良好的优越感也在情理之中。这样相邻的两地百姓之间就会存在或多或少的矛盾,久而久之其矛盾越来越大,最后形成公开的竞争甚至斗争。既然存在着斗争,那么在内部交流时也互相采用对方听不懂的语言以防外人窃听,这个因素也可以借此解释下市话产生的真实原因。那么上、下市角之间存在斗争的状况在何时出现呢?据多方资料显示,黄遵宪在童年时期已经习惯使用下市话语言和行文,说明由地域斗争产生下市话的时间应为黄遵宪出生之前,即19世纪早期。
   2、防止泄密
   下市话之所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黄遵宪使用下市话进行国事保密的传说故事:“19世纪70年代,黄遵宪在出任驻日本使馆参赞时,大使馆里来往的日本人有很多人是‘中国通’。那时正值清政府日渐衰退,为了防止泄密,他教会身边同僚使用下市话讨论要事,因为身边的上级和同僚又多属客家人,例如驻日本的全权大使何如璋、随员梁诗五、黄锡铨等都是梅州大埔或梅县的客家人。”可见下市话除了在民间百姓、海外华侨普遍使用之外,在客籍官员参事议事中也有使用,其使用目的就是防止政史泄密达到自保。
   3、游戏娱乐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环境的不断变化,使用下市话的人群变得越来越少,使用的场合也越来越窄,下市话也由民国之前的防止泄密功用,渐渐转变为新中国以后较为轻松的游戏娱乐功能,20世纪50—60年代在梅县东山中学,以及政府部们中部分的文化工作人员之间还有流行,学校里的部分学生以讲下市话为乐趣,文化单位的工作人员也常用下市话相互调侃取笑,以此营造轻松愉快的氛围。据说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敏感的政治氛围,曾经有东山中学的学生因讲下市话而以“间谍罪”遭到审查,因而下市话一度大家都不敢使用,此后会讲下市话的民众明显减少,这也直接导致了下市话后来逐渐没落的因素之一。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今天在为数不多会讲下市话的人群之中基本都是耄耋老人,他们讲下市话唯一的作用只在于拉近距离、联络乡情和回味年轻时期的美好记忆了,所讲的内容也多集中于日常生活中琐事的闲聊,比如“你吃饭了吗”、“好久不见”等。
   三、“下市话”的基本特性
   “下市话”流行至今,是有其典型的时代和地域特征,经研究学者和本地使用者多年以来的挖掘、研究、分析出这种语言逐渐的形成与使用的规律,指出它的发声是将一个汉字的读音拆分成两个音节,一是取其声,另是取其韵和调,即属于语言学中所称的反切语。下市话使用反切语可从四点来认识:
   1、反切语是一种秘密语。这一点准确揭示了反切语的性质,也就是说反切语不是民族语言(如汉语、英语、法语)或地方方言(如客家话、广府话、潮汕话),而是属于社会语言学范畴中的“隐语”、“秘密语”、“行话”或称“江湖话”、“蛇话”等。它并没有独立的语音、词汇、语法系统,而是某一社会团体或少数特定人群所使用的“语音游戏”。
   2、反切语是利用音的变化来达到保密和混淆视听为目的。秘密语的种类有很多,如缩脚语、据字形定叫法、起外号等,这些都是“取语言里词汇的局部的材料,给它改变了特别的说法”。反切语与上述几种秘密语不同,它利用音的变化来达到保密和混淆视听的目的。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