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腾的产业档案

云腾家的产业有三家侨批局(金瓯乡陈四合批局,汕头陈四兴批局和香港陈四兴批局),一间织布厂、三座四点金住宅和一些耕地。
   一、陈四合批局
   1.创始人——陈云腾(云腾陈公1873年—1956年),掌权人;陈阿发(畅茂陈公1901年—1918年),出纳;陈钦江(畅盛陈公1904年—1972年),早期任会计,后为掌管。
   2.创立年代——1917年。
   3.营业范围——承接汕头市陈四兴批局槟榔屿、新加坡、东印度日里、暹罗侨批(银信)及潮阳县刘喜合批局之暹罗侨批。投递:潮阳(不包括棉城)、普宁、惠来三县侨批(银信)。
   4.主要营业场所(陈四合批局楼)——该楼于1920-1926年间落咸(注:建楼前四合批局营业场所设在寨内祠堂仔旁的老房子里)。楼基坚实,楼板光滑无暇,共三层:楼下的东边做厨房,西边一间小房放批信;二楼是办公场所;三楼供工友休息与娱乐。
   约1944年日军进驻瓯坑,用四合批局楼作军营。至1945年9月日本投降,驻扎于四合批局楼的日军才消失,陈家的媳妇们结伴进四合楼,才知她们藏于楼的物品已被抢、被偷。1946年,美军扫清汕头至香港及华南一带沿海水雷后,大吨位的轮船恢复汕头与南洋航线,汕头又恢复了昔日活力。
   1947年后四合批脚人数最多的时候有固定工人三十多名(当批量多时,随时在乡中再雇人)。1949年10月22日潮阳全境解放,1953年国家开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改造(1954年至1956年底进行全面改造),侨批业合址办公,陈四合批局营业部迁于潮阳县峡山镇。
   1956年6月云腾公去世,子孙向批局借用陈四合批局楼给云腾公办丧事,此后也没人来要回(注:也许是因那时已有政策出炉:乡镇商业、摊贩不属工商业改造之列)。后来,钦江、壁清两家便迁入居住(把农会给的旧房捐给生产队),并对产权进行拆分:壁清得三楼,钦江得二楼、振荣得一楼。1957年钦江赴港,1958年家眷迁居汕头镇邦路49号二楼原云腾公住所,1967年钦江因病从港回汕,1970年因林彪路线全家被迁回乡,又进入四合楼二楼居住,1972年去世。1974年落实政策又搬出该地。叶氏祖母1959年赴港,1968年告老回乡,也住入四合楼批局楼楼下,直到1979年辞世。自1990年后,农民愿意搬出陈家的三座四点金厝后,壁清及子孙们也于1990年和1991年先后搬出了四合批局楼,迁入三座四点金厝居住。
   5.员工——四合批局工作量多、繁杂。通常要等到傍晚才接到四兴批局送来的侨批,当晚要把数做出来,钱分好,次日清晨备好饭菜,逐个通知分批工人,让他们吃饱、喝足带着银信赶路。分批路线涉及的范围是周边潮、普、惠三县,由钦江先拟好路线。批工们全靠两条腿赶路,1950年开始配有自行车给远程的批工,但遇上山岭,他们又得扛车走路。批工要具有一定的道德修养和文化水平,他们有义务免费帮侨眷写回批,但不许他们接受侨眷的小费。碰上中午,侨眷要请吃饭,但只准吃便粥。批工要刭傍晚后才能回到家。批局收齐回批,次日此由带批员送汕头批局。1934年陈四兴批局开业后,四合批工多时达七十多人。1947年后四合批脚人数最多的时候有三十多名固定工。
   曾于陈四合批局任职之家人、亲人(创业——公私合营前):云腾(云腾陈公,掌权人)、阿发(畅茂陈公,云腾长子,出纳)、钦江(畅盛陈公,云腾次子,掌管)、壁清(运秀陈公,孙,带批兼分批)、梅溪(运德陈公,孙,出纳)、运亮(孙,出纳)、周英钦(周修敬,细女婿,会计)、仁贵(祥德倪公,长女婿,抗战前:会计。抗战后:分批)、叶炳柳(三女婿,分批)、叶贵钦(孙女婿,分批)、木池(景清公,侄,分批)、原森(运普公,侄孙,分批)、阿八(廷辉公,侄,分批)、李锦坚(李宝珠侄,分批)。
   四合批局员工(抗战后——公私合营):翁振灶(会计)、哺仔(做伙食),分批工人(固定批工)三十多名,批工陈顺荣老人记忆中有:炳德、细狗、秋荣、林胜、坤发、阿古、秋元、顺清、顺亭、丰德、炳鸿、炳仁、炳渠、木怀、叶贵钦、耀水、佳木、里垂、五弟、梁元、桂林、林发、春桂、木池、耳攀……大部分是乡里人,有几个是李厝的(陈顺荣提供)。还有:陈礼州(河仔人,解放初参军)他自称在四合当过批工。此外还有一批临时工。
   较早期的分批工有陈长福(儿子是本乡小学老师陈运茂)。
   6.编辑资料来源——
   (1)前辈口传故事:据1993年3月惠英在母亲(李宝珠)病榻前的记录:你大伯15岁(都指虚龄,即1915年)辍学,17岁(即1917年)分批。那年(即1920年)我来陈家,家有一千白银元,阿妈生二姑,养壁轩来凑双,6岁;生细姑的第二年,养壁清,7岁。
   [注:大伯(阿发,畅茂)小学五年级辍学,18岁(虚龄)就因劳累过度去世,有过三次订婚(见金瓯乡山鸽头,今东北乡工农技校内,畅茂陈公与母喜添魏氏碑文);父亲(钦江比兄小三岁),1904年4月16日出生,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父母亲17岁(虚龄),即1920年,结婚。据此,我们认定母亲说的大伯17岁(即1917年)分批,应是1917年已创办有自己的陈四合批局了。云腾公自1915年从捷兴批局领小批自理(掌管小钱额的银信),到1917年创办了自己的陈四合批局,一年后长子劳累去世。三年后积聚有一千元白银]。
   母亲讲述她的经历,与四合有关的事件有:她到陈家时,除要对付全家的事务外,还要供应20人上下的分批工人的口粮,到壁轩和振荣娶亲时,批局已自己开伙食了[注:1934年云腾公在汕头市创立陈四兴批局,壁轩和振荣分别于1934年和1935牟结婚]。后来当陈家穷得饿肚时,叔母庄花蕊常想起当年的生活说:那时,批工多时达七十多人,东西很多,任人吃,也很奢侈,又宽又厚的咸带鱼或是肥一点的猪肉都没人要吃。那生活,我们多数的第三代人都没享受过。那阶段,应算是四合批局顶峰时段。对1927年父亲的被绑票(本是要绑架振荣,11岁)事件,母亲说:那年梅溪2岁,阿公赴印尼,初时是想在那边设点收批,后被友人召去合办薯厂。在收到电报后,即放弃了那边的生意,在事件发生后第九天回到家(船程六天)。赎金(三千白银元)是由她的四哥筹借,并亲自押款赎人(抓走了三天)。此次事件,给家里造成六千多白银元的损失,几乎倾家荡产。
   振荣对玉娥的女儿们讲,:“玉娥(1928年3月生)出生后,母亲要把她送人,是我(当时11岁)串通了二哥钦江(他那时在四合批局工作),把玉娥藏于四合楼的隔壁楼(二层)之顶层上”;批局合址办公后,有一段时期,各家的孩童们有机会进四合楼睡觉,对四合楼的地板能长年保持光滑无暇感到赞叹时,李宝珠答:当年用的都是好水泥啊!楼房建在水上,楼基还不知填入多少水泥呢!”。玉娥也对女儿说:“那是用糯米掺水泥,是有钱人家才造得起那房子”,从以上二事可断定建四合批局楼家里是有钱的,应在1927年前,即祖父去印尼前就已建成了。
   (2)第三代之回忆:四合批局投递范围,据运亮提供,陈四合批局管辖的侨批范围包括潮阳、普宁和惠来三县,但潮阳县不包括棉城,棉城镇的侨批由远合批局(林伟标)负责。四合批局还承接刘喜合(潮阳城前)等批局的潮、普、惠三地侨批,刘喜合的暹罗(泰国的旧称)批量大。解放前,金瓯乡东门还有一家小批局,老板是乡长(运亮1946年至1952年常住镇邦路49号四兴批局,1950年调到四合批局任出纳半年);1946年我认识梅溪时,他几乎每天都要到峡山镇刘喜合(原籍城前人)接暹批,刘喜合的暹批量很大。四合接到这些批后,晚上要进行选批和排路线,排路线是阿公(钦江)最熟练,没人能与他比(周秀珍提供)。
   (3)访批工(见广东省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院陈海忠编著:历史记忆中的近代潮汕侨批与乡村社会):陈四合发的侨批以暹罗批居多,此外还有杂港批,包括实叻、槟榔屿、吉隆坡、日里、马来西亚。暹罗批大都来自明兴发、陈振兴、乾华隆这三个字号;潮汕批局中除了批脚,还有家长(掌柜)和财务。在陈顺荣工作时期,陈四合的家长就是陈云腾的二儿子陈钦江(老二叔)。老二叔每天的工作就是把侨批与批银按照线路的远近、钱额大小分配好,从批局一楼的窗口逐个交给批脚。他的业务十分娴熟,每次分配的侨批够刚好让批脚在一天来回。陈顺荥说,他们是不敢偷懒的,路上要是耽误一两个钟,回到批局就得慢一两个钟头。即使是刮风下雨,也得赶路,因此褡裢、竹篮、纸雨伞就是他每天必备的用具。老二叔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鉴银。通行大洋时期,批局所发批银,每一个银元都须经过他的鉴定。陈顺荣对老二叔鉴银的本事一直赞不绝口。陈四合还有两个财务,负责到汕头陈四兴送回批及拿回侨批、钱银,每天一个出发,一个回来(陈顺荣提供)。
   (4)我与四合楼:(惠珍回忆)我小时候每次到四合楼就被父亲抓去洗脸。(运亮回忆)我五、六岁时往寨门妈得伯处买棵条到四合批局给阿公,阿公也给我点酒。(惠英回忆)我是从迁住新厝时才记事,入宅后,大家庭的五、六个孩童都是在自家的庭院内玩耍,院外是宽阔的田野,房前屋后有小溪、大溪,小水窟、大池塘,几十米开外才有人家,房前屋后还有自家的稻田、麦地、薯地、芋地、菜园、鱼塘,家里又养猪、鸡、鹅……似是世外桃源。到过年时,孩童们口袋有了钱才想远出走走,到四合楼和西门去买小鞭炮、玩滚铜钱、滚铁环等;我上小学后,母亲还曾让我拿着二房的领钱本子到四合楼去入数,祖父给每个家庭一个四合内部的银行本子(分家前已有这制度),分家后的一段时期,祖父每月除有饯额给各家外,还有一定数额的猪肉票给各家,月初都登记入本子中,凭这本子可到四合取钱,也可到老叶叔的肉铺买猪肉,这些肉票都是在祖母轮到我家吃饭时,母亲才让我放学途中买两、三两回家。用一根稻草绑着,有几次被天上的乌鸦叼走了,真是痛恨极了!约于1953年潮阳各批局合址办公,四合批局迁峡山营业,陈四合批局楼搁置,没使用。后来适逢祖父短暂回乡,要住入四合楼,各家之孩童们也乘机进四合楼睡觉。一来是陪祖父,二是让孩童们去四合楼享受(当时农会给的旧屋条件极差)一下。这班本是一家人的孩童们,从土改以来已有二、三年不敢串联了,一进入四合楼就闹翻天了,唱呀!跳呀!运扬扮演村姑很逼真,引起大家捧腹大笑,我想:要是祖父能够上得了楼梯,他也是会开心的!忽然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朝楼井一看,是祖父站在厅中用拐杖敲击地板,顿时我们鸦雀无声,愧悔闹得祖父没法入睡,当我们走下楼梯,祖父又像没事似的,进睡房了。祖父性情温良,从没见他发
   脾气。此后,乡中传出一种声音:“他们(指我们这班孩童)还不知死!还敢那么勇!”这可能是当晚祖父之担心吧!这一次是祖父最后一次入四合楼。后来四合楼也被批局上了锁。1956年初祖父回家乡时,四合楼仍被封锁,至祖父仙逝后才归返。四合批局楼是祖父自1915年以来带子孙为侨批业奋斗了五十多年、辛勤创建的三个批局中唯一留下来的一处遗产。(惠芳回忆)那是在我小学毕业那学期(1952年上半年),有人到学校通知我:放学后不能回家,先去批局。学校与批局都在寨内,当我到批局时已吓得两腿直发抖,由批局的人带我到旧厝,那天全家人被赶出三座四点金新厝。在期末的小学毕业考中我得了第一名,也考上初中,但因大嫂要产育,要我到东荣布厂代工,放弃升学。不久后,四合批局也迁外地营业。(运厚回忆)土改被赶出来后(8岁),我曾出去做乞食,到批局去乞讨,那时生活相当困苦,饱一顿饥一顿的。据编者回忆:因为饥饿,有时这班孩子只好破帽遮颜外出求乞,有一次堂弟运厚偷偷跑到四合批局去求乞,当他离开时,一抹残阳正把他的身影倒映在四合楼的水池中,显得
   格外蒼凉和凄清。当时批局主管伙食的人叫哺仔叔,与东家关系一直很好,他会偷偷给我们这班小孩一些好吃的东西。批局伙头军陈哺仔,为人厚道、善良,原是云腾大家庭的长工,分家时他归二房,战后调到四合批局煮饭,与陈家患难与共。
   陈四合批局楼原来也有一批红木家私,配有金属门窗,1958年大跃进、大炼钢铁,四合楼拆掉所有钢材上交去炼钢,门窗换成木料。现在只留下一个空壳了。
   二、陈四兴批局
   1.创立年代与营业范围:陈四兴批局,1934年开业,司理人陈四合,潮阳籍。承接槟榔屿裕兴批局、新加坡和裕批局、荷兰东印度日里绵兰批局的批信。投递范围:潮阳、惠来、陆丰。1939年歇业,1944年复业,增加受理新加坡美丰批局,槟榔屿有兴批局的批信。1948年增加受理暹罗永顺泰批局和荷属东印度日里棉兰的棉泰、怡源利各家批局银信,1977年结业①。
  
   梅溪在1992年11月给政府的申诉书曾写道:我祖父陈云腾是印尼华侨,他从印尼棉兰市回国后,在汕头市开创陈四兴批局,代理各港侨批,并用自己的外汇买下镇邦路49号四层楼的房子和其它资产。
   2.在四兴工作的家庭成员:云腾公——四兴批局掌柜,又是四兴及四合的掌权人,他管两个批局的人力调配和分配给子孙家庭的款额。公私合营后被银行解职,返回家乡。振荣——四兴的重要负责人,直至1949年上半年被父亲派往香港创办香港陈四兴批局。壁轩——早期在四兴工作,1943年底至1946年住学洋乡,回到金瓯后先在四合工作,后到四兴工作,公私合营被银行任命为四兴经理。运亮——日本投降后,被祖父接到汕头读书,从初中一年级就开始参予四兴夜间收款等事务,因劳累病休半年。1949年秋考入汕头一中,读一、二个月,因四合批局管帐员梅溪赴港(约1949年2月潮阳两英解放,10月20日潮阳县城解放,10月22日潮阳全境解放,1949年10月24日汕头解放),1949年秋至1950年夏被调到乡下四合批局管帐,半年后回汕头读书)。
   四兴老职工:张俊全(住汕头平原新村平西街2号104室,电话8302307-陈梅溪1995年提供)、郑翔渠(潮阳市中行退休)、林斯文、黄仙、黄怀吉、松溪(不是古溪乡的松溪)、叶红毛(带批,陈禾陂人,后来到香港陈四兴批局,最后定居英国)。
   3.云腾公与四兴批局:汕头陈四兴批局是云腾公拥有的各项产业中最大的一项。自有陈四兴批局后,四合的业务管理全盘由次子负责,他是四兴及四合的掌权人,管控四兴及四合的人力调配,管控财源,给子孙各家的款项由他拨给,全家人对他的管理很尊重。他是四兴批局经理,并让儿子振荣作四兴业务的主要负责人,他把长房两兄弟安排在两个批局中,又把运亮接到他身边,这种布局使一、二、三房都有一人在四兴,他自己长年驻汕头四兴,即使是大节日或家乡有喜庆,多数由他自己留守四兴,让子孙回家与家室团聚。可见他对四兴之重视。1956年春,正当汕头市工商业进行公私合营之时,汕头批局令他回乡。走前他招集子孙宣称:他死后汕头四兴批局的财产分为四份,妻叶氏与三房头各一份。云腾夫妇回乡后只得住入小儿媳的破旧小屋,房间又小又不通风,加之酷暑天.又见乡下子孙生活困难,他们就只要子孙每餐只给送主食(子孙主食以番薯为主),他们能用批局给的生活费应付买菜。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回乡没多久,于1956年6月16日(农历)离世,临终时由俩个儿媳给换衣服,此时正值玉琴背着几个月的小子赶到。家人决定丧事从简,不张扬。次日上午等到惠英考完毕业考最后一门课才被告知,下午振荣也赶到,家人未能见到运扬,真不理解,振荣说,临行前得到汕头××的信中说汕头有人说“若振荣敢回,把他抓起来”。他只得重新安排运扬,15岁,留港,独自冒险回家乡,到达后眼看平静无事,才敢去申请家眷赴港定居,使得家眷能于1957年赴港。1958年又申请母亲赴港。在祖父去世的噩耗被传出后,包括壁轩在内的四兴批局全体职工都来行礼,很快家里连续不断地地接到华侨寄来的帛金,家人便决定风光地给老人办丧事,让乡亲们饱吃一顿,剩下的钱祖母与家人分文不留捐
   献福利部门。因祖父是统战对象(1956年公私合营初期,华侨不敢寄钱回国,后来对外重新起用陈云腾四兴批局的名义后,才争取到侨汇,三反、五反时四兴被评为开明工商业),为办丧事接待宾客,向批局借了闲置着的四合楼,在其外围设灶,方便接待乡亲。另外因云腾的坟地大,在山上也搭起布篷,为宾客留影。丧事完结后批局没来要回四合楼,后来家人才逐渐搬进四合楼居住,把农会分给的旧房子送给大队作仓库。
   4.汕头四兴批局财产归宿:1956年3月政府对私营工商业进行公私合营,侨批业全行业进入社会主义行列,成为国家银行吸收侨汇的代理机构,但仍应维持私营名义,沿用原牌号继续分散经营,侨批业的资金,一律按私人股金处理(注:国家相关政策:1956年初,全国范围出现社会主义改造高潮,资本主义工商业实现了全行业公私合营;1956年3月公私合营采取了“和平赎买”的政策;1956年初国家对资本主义私股的赎买改行“定息制度”,统一规定年息五厘。资本家除定息外,不再以资本家身份行使职权,并在劳动中逐步改造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1966年9月,定息年限期满,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
   于1992年惠英回汕时,同学郑国通说,当时汕头有一家批局,执行赎买政策时,他们没有去向银行领过钱,已给落实华侨政策了,退还了原有产业。另外对商住两用的房子,若是在同一城市没其他住所的话,居住房也能落实华侨房屋政策,归还原住房。根据祖父遗嘱四兴的四个股东,在政府执行赎买政策时祖母及叔父都不在国内,另外汕头镇邦路49号二楼是祖父的故居,也能落实华侨房屋政策。当时主要考虑到祖父后半生在汕头奋斗之功德,若能把祖父的故居要回,对后人,特别是众多海外子孙与国内的情感联系,于私于公(国家)都是有益的,又见叔父、母每年清明回汕只能与细姑同住一小套间,十分不便。于是惠英便向各家传递此信息,在收到叔父振荣与堂兄壁清及胞兄梅溪(也代表弟弟们)的委托书后,于1994年向广东省侨办,1995年向中央侨办、中行总行,1996年2月向人大常委会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林丽蕴逐级申诉,1996年12月获汕头市落实华侨房屋政策办公室之汕侨房[96]30号,回复省侨办信访室,其内容:“经查:其房产(即祖父在四兴楼的故居)系公私合营时作为固定资产投资中国银行汕头分行,现产权属中国银行汕头分行,不属应落实的侨房范围。至于股金(指四兴入股的股金),见附(中国银行汕头分行给我办的答复):“1973年,国务院国发[1973)53号文指示:“侨批业应归口银行”,由于汕头情况特殊,延至1976年才实行,其处理办法是:1.侨批业职工归并银行,年老按国家退休制度规定年限可办理退休;2.侨批业的财产纳入银行系统管理;3.国外侨批股东股金全部发还,也可用于抵解侨汇;4.从业人员成分重新审定;5.侨批业务统一以“汕头侨汇服务社”开展工作。此项工作于1979年完成。当时,陈四兴批局股金2100元,股息538.65元,和共2638.65元,已于1980年1月30日由原四兴批局经理陈壁轩代表领取(包括陈振荣先生等人家属的股金、股息在内)”。特此函复。
   又:1995年11月陈梅溪专程从美国回汕头,要求中行汕头分行归还陈四兴产业(此前也有多次向他们申诉),但得到的答复是:银行已把陈云腾的股金和股息给了陈壁轩,故没法落实华侨政策了;入股时只填“楼房一栋和不动财产入股”,没把自住房及办公地方分开来打登记,所以也不能落实政策了。
   据说当时对汕头四兴不动产的估价是:镇邦路49号四层楼加晒台的楼房抵价是五百多元;云腾公第二层住所的那套高档红木傢私,以及第一、三层的红木家私,包括炕床、床、椅、凳、方桌等的抵价为楼房价的两倍多,故汕头四兴的全部资产及股息就被缩小成这2638.65元,太离谱了。
   约1990年原陈四兴批局楼所属地区拆迁重建。重建后的镇邦路49号已是面目全非,幸好“镇邦路49号”几个字还留着。陈四兴批局的遗产已荡然无存,所能留下的只有“镇邦路49号”几个字了!
   三、香港陈四兴批局
   1949年上半年,振荣带着公家一笔款到香港创办侨批局(后又追加一、二笔,其中一笔约五万港元)。1957年5月振荣家眷到达香港前,在批局工作的有振荣、钦江、运扬、叶红毛和陈绍元(运厚义父)。1959年运厚也去批局煮食。根据汕头侨批文物馆一封有关陈四兴的侨批:列兴字第4096号上的主印章字样“代理各港侨批兼营潮汕银信陈四兴批局香港和兴西街五号三楼”及副印章字样“专人带送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汕头”,可见汕头与香港两个陈四兴批局的关系与批局的地址。香港和兴西街也叫皇后街(西环三角码头)。
   1962年暑期,钦江从香港来广州,给带了点食品。因物资短缺,当时华侨和港人都不愿汇钱回国,而是纷纷寄面粉、猪油和干制食品回国。这年,政府意识到侨汇的重要性。开始动员侨生、眷属给国外亲人写信,争取侨汇,因父亲是办批局的人,本想找几个侨眷同学与他坐谈,争取侨汇,但又怕碰钉子,因年前华工有一潮州籍学生到港探父,接受父亲的一块手表,回来就受团组织批判,特别是外省学生认为此行为是没与资产阶级划清界线。
   香港四兴批局何时关闭?运厚认为香港四兴批局的生意是在1960年开始退化,因中国银行开始为华侨服务。在1961年关闭批局。万通塑料厂是在1961年开始的。
   四、陈四合织布厂
   陈四合织布厂的注册商标是醒狮牌,除织布外,还兼做染布、染纱。
   陈顺荣说:陈四合批局除了发侨批外,还经营织布厂,一共有十多只机器在织布,织成后挑到普宁流沙去卖。
   厂址设在东座四点金厝,布厂于1942年开始进货、备料,因逢战事与饥荒,未能投入正常运作;1943年为偿还被盗批款卖掉布厂货物、停业至战后;1946年采取入股融资重新开业,有17至20台织布机,也兼营染布、染纱;1952年布厂归农会所有,停业倒闭。当时在布厂工作的家人的去向:祖母(总管兼做纬)到汕头镇邦路
   49号陈四兴批局二楼居住,至1956年随云腾公回乡;玉娥(排布)1948年底结婚后就离开四合织布厂,住在婆家,1953年到汕头当织布工至退休;惠珍(排布),到汕头某织布厂临时代班织布,后参加开垦海南;周秀珍(排布),1952年到北乡东荣织布厂穿布,1953年花300元参股入汕头织布厂当排布工人,几经机构调整后,50岁退休;庄淑琴迁住汕头。布厂被没收后,钦江家入股时所借的债务(几粒纱),多年都没能力偿还。
   曾在布厂工作的家族成员——总管:叶氏祖母。助手:玉娥、惠珍。参加工作人员:玉娥(排布)、李宝珠(穿布)、惠珍(排布)、惠英(在学童工,捆纱、织布)、惠芳(在学童工,捆纱)、周秀珍(排布)、庄花蕊(穿布)、庄淑琴(织布)、丽娟(在学童工,捆纱)、吴惠勤(织布)、壁清(担布到普宁卖)。
   在布厂工作的(亲戚)职工:李宝珠三侄子(是祖母邀请的机工,与祖母同桌用膳)坤金(机师)、锦炎(踏布)、锦坚(染布、上浆);黄秀丽(织布,宝珠表侄女)、庄介花(织布,庄花蕊二妹)。
   职工:马德老婶(做纬)、绍兰(织布,北乡,后在汕头布厂当党委书记)等。
   在布厂活动的地下党是李锦文(此事是已离别30多年在北京相会的李锦文告知惠英的)等人。
   陈四合织布厂后厅,原来没有房间,后来农会用土壳进行隔间。
   五、三座四点金厝
   1.三座四点金
   西座和中座于1941年建成,入宅。东座是四合布厂厂房,后厅没隔房,天井加顶盖,于1943年(1947年?)建成。1952年上半年,土改第二次划成份,云腾子孙的成份由工商业改为工商业地主,财产被没收,家人被赶出四点金厝,住进农会给的寨内旧厝。1953年下半年土改复查改为华侨工商业,但没有给落实政策。因后来多数农
   民自己都盖有新屋,有的房间(前房)后期被农民用于养牛。于八十年代乡中小学盖新校舍,振荣捐了两间校舍,为收回祖业创造了条件。约1990年,农民才肯搬走。于1993年12月30日已领到产权证,长房次子壁清得中座,二房钦江得西座,三房振荣得东座。农民退还房子前把厝屋中的好木料如粗大的主梁、过门、檐门、房门等多数都拆走了,这些破烂不堪,摇摇欲坠的房子收回后壁清子孙对西座(二房委任育彬代管)与中座,照原来的式样进行了精装修。
  
   □陈惠英陈运泽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2期(总第27期)
  
  
(录入日期:2018年9月13日)
w 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到侨批文物馆调研
w 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梁德洲参观侨批文物馆
w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所长张春旺参观侨批馆
w 汕大学生参观侨批文物馆
w 厦门市思明区侨联主席苏枫红等一行到侨批文物馆参观
w 陈克湛先生捐赠的昔年南洋华工“猪仔钱”吸引前来侨批文物馆参观的海外学子
w 新加坡克信女中的学生由老师带领到侨批文物馆游学
w 印象侨批
w 侨批就是诚信的代名词
w 陈云腾的产业档案
w 侨批“富矿”的“开采”向纵深掘进
w 梅州侨批尘封的“下市话”轶事
w 品读“天一”侨批
w 可贵的开端:馆藏侨批的解读研究——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文物馆资料丛编》出版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